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五十七章孤寂
    “果然是幽远星辰寒煞元气。”

    这一片薄薄黑色晶片一凝成,嵌在那窍位之中,有微微的刺痛感,丁宁心念一动,就此脱离识念内观,睁眼醒来。

    天地之间有无数种元气存在,草木枯荣、木薪燃火、风雷雨电…其中不知道有多少元气在活动,但这人世间的诸多元气,都不脱一些本源的天地元气的结合和变化。

    然而这方天地间,还存在着外来的日月星辰的元气 ”小说巴士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尤其是从极幽远星空远道而来的星辰元气,不知道要穿越多少没有光线,寒冷净寂到了极点的空间。那随便一片空间的寒冷和区域大小,连修行者都根本无法想象。

    穿越了无垠寂寒空间落到这方天地之间的星辰元气,往往浸染了极阴煞的元气,和修行者的身体皆不相容。

    然而又有大能耐者,却偏偏能够加以利用,悟出吸纳和运用这些寒煞星辰元气的手段。

    这写意残卷最关键一角上,记录的便是这样的手段。

    纳寒寂元气凝煞成剑,此时丁宁感觉得出来,只要心念一动,体内那刚刚凝聚的一片晶剑就会顿时如飞剑般飞出。

    虽无法像真正的飞剑一样由心变化,诡异莫测,然而因为这星辰寒煞元气凝聚之物威力十分惊人,再加上对敌之时突然施展出来,对手也是极其难防。

    这十二条经络之中,一共可以吸纳凝结二十四柄这样的凝煞小剑,存纳在二十四窍位之中。

    按照那轮寒月的盈亏真意,真正正确的手段,便是吸纳凝满这二十四小剑之后,便将这二十四小剑再按照独特符线打出,在体内二十窍空虚的一瞬间,再大量吸纳对修行者身体有益的天地元气。融合五气。

    这是修行典籍中有记载的虚塘吸水的手段,真正的盈亏之道,然而这周家老祖见识和理解终究有限,只是悟懂了对敌的手段,却未能理解到修行真意。

    “怪不得是创下长陵最新修行纪录的天才,竟然能如此之快的领悟我告诉你的方法,如此快的凝煞成功。”

    当丁宁眼睛睁开的一瞬间,周家老祖一点真元悄然探入丁宁体内,一感觉到沉积在那窍位中的寂寒小剑,他便顿时一声感叹。

    “能凝成这样一柄。其余二十三柄自然也没有什么问题,你是已然掌握了真诀。你此刻应该感觉得到这寂寒小剑对于你的身体有诸多不利,但维续体内半年应该绝无任何问题,足以让你应付岷山剑会了。”感叹过后,他温和的看着丁宁说道。

    半年绝无问题?

    感觉着那片真正如冰片嵌在窍位之中的晶片,丁宁可以肯定,差不多恰好就在半年之数。

    若是真按周家老祖这种错谬手段,只需半年的时间,这些凝煞小剑的元气浸染之下。他气海中的玉宫便会冻结起来。

    到时他对敌之时,玉宫、天窍流动不畅,恐怕最多只能发挥数分之一的真元力量。

    那时正好是岷山剑会开端,只能依靠这二十四柄凝煞小剑和数分之一修为对敌的话。凄惨境况可想而知。

    心中虽如此想着,但丁宁面上却是一副真挚感谢的神容,他深深躬身,道:“多谢老祖赠经。他日若有想用,我必尽全力。”

    这是真正的各怀鬼胎,周家老祖心中阴霾至极。面上却是笑容和蔼灿烂,和声道:“小友客气,以小友天人之姿,他日我周家墨园便要以你为荣。”

    ……

    昔日旧权贵门阀在饮食上亦是奢靡至极,今日周家虽然没落,菜蔬用料虽然普通,但精细程度依旧不是寻常人所能想象。

    即便是见惯了大酒楼名厨菜式的谢长胜,见到每一道菜式都是色相味调和得如美丽图画一般,都不免觉得今日的许多豪门在寻常生活的追求上面,和昔日的旧门阀相比,还是少了一份精致和文雅之气。

    一直在想着丁宁不知道有什么际遇的张仪却是有些心不在焉,尤其夹了一块茄子入口,品尝出鸡汤和虾汁的鲜美,却根本尝不出茄子的味道时,他便忍不住想,茄子便是茄子,要鸡和虾的鲜美,便吃鸡虾便是,又何必费这么多功夫,这么浅浅一盆茄子,对于长陵寻常农夫而言,根本下不了两碗米饭,可是制作过程中,又要浪费多少东西?

    旧权贵门阀在昔日最终无法阻止变法,太过穷奢极欲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最著名的故事,便是一家门阀每日都将吃不完的白米饭冲洗入阴沟,旁边一家寺庙里的僧人每日便将这些白米淘洗出来,晒干储存,待这家门阀没落之时,寺庙里存积的白米干都足以让一户人家吃上数年之久。

    真正的清贵高远,又岂是要用这种精致来展现?

    只是略微出神之间,一些真正清贵高远的气息从他身上不自觉的散发出去,正合今日里他在写意残卷上领悟的那些符线。

    整个墨园的高空里,便又骤然有了些湿意。

    “师兄,怎么,还想将我淋一身雨不成?你是大师兄,又不是大湿兄。”

    正在此时,一声戏谑调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张仪一震,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无意中又触碰了天地间那些线路,他下意识的收敛了身上所有的气息,天空里的湿意消失无踪,同时他也看着出现在门口的那人,惊喜呼出声音:“丁宁师弟,你回来了?”

    看着出现在门口的丁宁,谢长胜等人也顿时兴奋起来。

    “丁宁师兄,你有悟到了什么么?”沈奕第一时间抢着出声,问道。

    丁宁点了点头。

    张仪呆住,却是太过惊喜而呆住。

    “那真是极好!”

    在接下来的一瞬间,他由衷高兴的说道。

    ……

    就在这个夜里,长陵皇宫深处的一间书房里,坐着一名和他们差不多年纪的少年。

    他的面容俊秀,温和而又自然散发着宽厚仁和之意。

    帝王家的少年,这样单独处于静室,显露本真时自然流露的温润仁和,便更加可贵。

    在元武皇帝所有的皇子里,唯有一名皇子有这样的性情。

    所以他便是扶苏。

    此刻他的面前,摊开着一本薄薄的小册子。

    这本薄薄的小册子正是弘养书院编制的岷山剑会才俊册。

    只是此刻他面前的这本才俊册和日间的相比已经有了改变,此时在他这本摊开的小册子上,战胜了范无缺的陈柳枫已经排到了三十五位,而战胜了周写意的丁宁,此时已经悄然上升到了六十一位。

    只是一日之间,这本才俊册上很多人的位置便都出现了变动,这些变动,甚至是接下来的岷山剑会,和扶苏原本没有任何的关系。

    长陵皇宫中典藏的一些修行秘典不会输于岷山剑宗的典藏,且他的母亲大秦皇后和他的父亲元武皇帝,都是天下最强的修行者。他们自已安排好了一条修行之路让他前行。

    即便他真的还有兴趣去岷山剑宗一观,以他至为尊贵的身份,也不需要参加任何的入试。

    他的一切,都是长陵任何的年轻才俊嫉妒不来。

    然而他很寂寞。

    就如此刻和丁宁等人一样,许多少年才俊的身边都有朋友聚集,而他却是一个人。

    似乎始终都是一个人。

    尤其是在年初那场大宴,那名平时侍奉他的宫女直接消失在空气里,宛如从来没有存在过之后,即便一切都似乎没有什么改变,然而聪慧无比的他却感觉出了身边所有人对他的刻意疏远。

    这种对他的疏远不是来自于对他的厌恶和揣测,而是来自于对他的父母,皇后和皇帝的敬畏和戒备。

    谁都不愿意无端惹上事非,谁都不愿意变成微尘消失在空气里。

    当必须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绝大多数人都怀着这样的敬畏和戒备时,他便感到更加的孤独和寂寞。

    面前的这本薄薄的小册子虽然似乎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上面风云变化,却让他觉得热闹而精彩。

    他想和正常的少年一样有朋友,也想要和正常的少年一样热闹和精彩。

    他的目光离开这本小册子,抬起头来。

    窗外四四方方的威严建筑,看上去就像是冰冷的枷锁。

    他的身体未动,心却是飞了出去。

    “或许我该做出些什么改变。”

    “否则拘泥于其间,抑郁不得脱,自然也会影响我的修为进境。”

    他自言自语,说服自己一般,发出这样的声音。

    一缕温润而阳光的微笑,出现在他的嘴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