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二十四章现在和将来

第二十四章现在和将来

    “丁宁,你怎么样?”

    一眼看到丁宁吐血,扶苏顿时惊骇的叫出了声来。

    丁宁没有先回答他的话,而是尽可能的调匀了呼吸,然后弯下腰来,抓了一把干土,然后用力的朝着前方飞扬过去。

    尘土在前方阵门里的水雾中散开,然而又化为绝对的静止,一粒粒微小的尘土表面被水汽包裹,在阵门里也变成了无数和下方草木一样的线条,然后尽数反冲回来,冲在丁宁的身上。

    丁宁的衣衫上全是泥水,混杂着他的鲜血,显得异常的脏。

    “乱丛生?”

    周家老祖并未管丁宁的伤势如何,在那些尘土在前方水雾里绝对静止,形成和下方草木一样杂乱无章的线条时,他就已经联想到了一些东西。

    丁宁一时沉默不语。

    天地万物都有自身的元气,但万物的本源气息都流淌于内,不可能放肆的往外喷吐。

    但此时阵门里所有的这些草木,一但接触到和平时阵门里不一样的气息,便顿时放肆的喷吐出内里的本源气息,这使得这阵门里无数的草木,就像是无数桀骜的剑客,他们的修为虽然极其低微,但是无比纷杂的放肆喷吐的气息,却组成了一个庞大的乱阵。

    这的确就是传说中“乱丛生”的阵意。

    昔日幽帝之后的那个王朝,至强的“剑冢”的阵意,就是出自这“乱丛生”,只是这种阵意即便是七境之上都难理解,所以早已失传,就连他都没有见过,想不到会在这里出现。

    “如何破法?”

    周家老祖转头看向并不像是在沉思,也不见任何后继动作的丁宁,冷笑道:“既然你已受这阵门内气息的冲击,口吐鲜血。那一定是已然感觉出了这阵门的真意,所以不要告诉我你想不出任何的破法。”

    “真正的乱丛生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找得到破解的方法。”

    丁宁调匀了呼吸,平静的看着他,说道:“但这个乱丛生只是依靠整个大阵的力量维系…当年布置这阵的人想要这阵无数年的存在下去,所以便也有致命的缺陷。”

    周家老祖的眼睛里瞬间燃起狂热的火焰,“什么缺陷?”

    丁宁平静道:“它的力量来源于太阳真火,你不可能有阻隔整个大阵太阳真火的能力,但要阻隔这个阵门的太阳真火,恐怕勉强可以做到。”

    周家老祖的眉头顿时深深皱起,寒声道:“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

    扶苏也明白了周家老祖的意思,看着丁宁摇了摇头,道: “整个大阵都像一个盛水的碗,一个碗中一处的水少掉了,别处的水自然会汇聚过来,而且带着冲击之势,水少掉的地方反而会遭受整个大阵力量的冲击。

    “这我明白。”丁宁点了点头,转头又看向周家老祖:“所以你一定要很快。”

    周家老祖一怔,眼睛里却是光焰闪动。明白了什么。

    “碗中一处的水缺少了一块,别处的水自然汇聚而来,但只要动作够快,却可以乘着别处的水还没有流淌而来之前通过。”丁宁缓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要令我们足够快的通过,还需要疏导,你要尽可能快的打开一些通道,将里面的元气倾泻出来。”

    “丁宁。我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是真正的天才。”周家老祖深深的凝视着丁宁,嘴角浮现出一丝狞笑。

    他抬起头来。眼睛微眯着看着高空里那些金色的光柱,身体里的寒煞元气开始缓释出来。

    近乎冻结的气海已经几乎难以承接剧烈的战斗,然而缓慢的释放出体内寒煞元气遮挡住落入这阵门的金光,对于他而言却并不算困难。

    一缕缕黑色的气焰如一条条冷血的毒蛇从他的指尖流淌出来,往上升腾。

    他心中的丝丝快意也在如这些气焰升腾。

    他已等待了三十年,而且身体和修为的状况决定他已经不可能和三十年前一样强行从阵门突入,今日这酒铺少年令人震惊的表现却让他枯木即将逢春,一切的等待都有了价值。

    然而也就在此时,他感觉到了某种异乎寻常的意味。

    他霍然转头,有些漆黑的面目骤然变得无比苍白。

    发生了什么事情?

    丁宁和扶苏也同时感觉到了那种异乎寻常的气息,同时转过身去。

    他们和周家老祖所看的天空之上,飘着数朵白云,数朵白云的边缘被周围落下的金色光柱镀得一片金黄,然而此刻,这些白云的下方,正在升起一个幽黑的光球。

    一道道落下的金色光柱落在幽黑的光球上,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也没有任何的光线从幽黑光球的下方透出,唯有金色光柱和幽黑光球接触的地方,不断散发出寒冷的黑色光幕,一层层的往外扩散开来。

    那一片天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黑,越来越像一张浓黑的符纸。

    这不像是黑夜,因为黑夜也有星光和月光闪耀。

    这浓重的黑色压得人越来越喘不过气来,扶苏终于反应过来,看着几乎遮掩住小半个山谷的黑色天空,看着金色光柱和浓厚黑色相交的边缘,他震惊的说道:“还有别人?”

    丁宁没有说话。

    周家老祖也没有说话。

    也就在此时,轰的一声闷响,就像是有人搬来了一座巨山,毫无道理的硬生生砸如一方平静的湖面。

    在声音传来的同时,三人脚下的地面已经震动了起来。

    然后卷起了狂风。

    整个山谷里的元气和水雾如潮水一般往两侧分开。

    丁宁的衣衫猎猎作响。

    他瘦弱的身体几乎要被狂风和用来的水雾吹飞出去。

    但是他还是努力的眯着眼睛,朝着那个幽黑光球升腾而起的地方看去。

    黑色的天空下有光亮。

    他看到了一条苍老的身影,整个身体就像是在燃烧一样,散发着无数洁白的光焰。

    这条苍老的身影前方出现了一条宽阔的道路。

    道路上所有的杂草和树木全部折断,铺开在道路两旁。

    周家老祖的浑身被冷汗浸透。

    这是和丁宁所说的完全一致的破解方法。

    然而这人的破解却更为暴戾,不只是疏导,而是乘着阵门的力量衰竭,硬生生的破门。

    这样的方式,便只能说明这人的力量远在他之上。

    到底是谁,拥有这样的力量?

    到底是谁,竟然也发现了这里的法阵,在今日想要破阵而入?

    山谷内的云雾被一瞬间爆发的强大力量排空,虽然隔着数里的路途,但是在丁宁等人看到那名老人时,那名老人也看到了周家老祖和丁宁、扶苏的存在。

    老人的眼眸中也升腾起一丝意外的情绪。

    这名老人自然就是楚皇,鹿山会盟之所以定在鹿山,定在这个时候,只是出于他的安排和计算,在得到这里的东西之后,他将会重返鹿山,和这世上最强的数人相互印证,他当然没有想到也会有人发现了此处的秘密,而且似乎和他一样曾经进入过这个法阵的内里,也在今日来到这里准备破阵而入。

    但即便有无数人发现这里的秘密,能够得到内里东西的人,自然还是第一个入阵的人。

    先来后到,只差一步,便是命运。

    所以楚皇没有丝毫杀气和戾气的朝着远处的丁宁、扶苏和周家老祖温和一笑,便开始动步,朝着前方已然出现的宽阔道路一步跨出。

    狂风再起。

    往山谷两侧分开的云雾已经重新聚拢回来,而且力量更为惊人,带起的狂风更加迅疾。

    ……

    “是谁?”

    狂风呼啸的天空之中,某朵白云之上,那如鱼如禽的灵兽背上,宫装丽人的面色凝重到了极点。

    “楚皇。”

    白发如参须的老人,大秦王朝的帝师摇了摇头,感慨般轻声道:“怪不得会在鹿山,怪不得会在此时。”

    宫装丽人看着动步的楚皇,寒声道:“我们怎么做?”

    帝师平和道:“阻止他入阵。”

    宫装丽人说道:“你阻止楚皇,我去应付周家老祖。”

    帝师摇了摇头,看着她美丽的双眸,道:“你应该明白,我一个人无法阻止楚皇。”

    宫装丽人的呼吸微顿。

    她知道对方说的是事实,但是这样的选择,便意味着放弃扶苏和丁宁。

    这便意味着扶苏和丁宁会死去。

    “鹿山会盟是我们大秦王朝的现在,太子是我们大秦王朝的将来。一边是现在,一边是将来。没有现在,何来将来。”白发如参须的老人转头看向动步踏入阵门的楚皇,道:“不管是圣上,还是皇后,都会选择现在。我们别无选择。”

    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极为清净淡薄的气息。

    他的身体好像无限制的膨胀了起来。

    天地之间,好像出现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看得分外长远。

    天地之外,许多颗星辰似乎突然暗了一暗。

    天空里,一道庞大的气息骤然升成,落下。

    楚帝猛然抬头。

    在他抬头的瞬间,那道庞大的气息已经落在了天空中那颗幽黑的光球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