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最新章节 第七十八章选剑
    能够站立在岷山剑宗禁地静静观看这场剑会的,自然都说不是岷山剑宗内的寻常人物。?

    这名少女身旁的年轻男子气态恬静,但连发丝里却都似乎有剑意流淌出来,似乎随便飞出一根发丝都能杀人。

    听着这名少女的话语,他安静的思索片刻,然后转头看着这名少女认真的问道:“若换了你,能否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挑选出这样一部剑经,然后参悟出如此破法?”

    “不能。”少女很干脆的摇了摇头,说道。

    年轻男子也摇了摇头,感慨的轻声说道:“竟然连你都不能。”

    “除非…”少女眉头微蹙,眉心中像出现了数道剑痕。

    年轻男子微怔,想要说话,但是她却马上又摇了摇头,道:“还是不能。”

    她想到了一种可能。

    除非亲眼见过云水宫的强大修行者施展过这门剑经,见过里面的许多剑招,而且那些剑招是生死相斗,以极快的速度在施展,她才或许能够产生联想,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到和这酒铺少年一样的事情。

    只是这酒铺少年才多大年纪?

    魏云水宫在他出生之前就早已灭亡,且云水宫残留的那几名大逆根本就没有修行这种剑经。

    在她看来,这名酒铺少年当然不可能见过这种剑招,更不用说见过有人用这种剑招生死相斗。

    所以不如就是不如,她不屑于为自己的不如而找借口。

    “此次剑会比试全部由你操办,如果说前面第一柄剑胎你是考校他们的基础,第二柄剑胎是考校他们的领悟,这接下来的第三柄剑胎你想要考校的是什么?”

    年轻男子看着她,有些好奇的问道:“第三柄剑胎上,你放了什么?”

    在这名年轻男子看来,有些东西比基础和领悟更为重要,比如说意志力,比如说成熟的心智,比如说大量战斗的经验。

    然而让他未曾想到的是,少女却回答道:“我让他们选剑。”

    “选剑?”

    “身为一名剑师,首先就要对自己有清晰的认知,知道自己的长处和不足。”少女年纪虽轻,但说话间却如同已经教了许多弟子的师长,语气沉静而带着一种不容人质疑的笃定,“若是连一柄可以弥补自己缺点,大大提升自己实力的剑都选择不出来,那这样的人便也不配进入岷山剑宗学习。”

    听着少女这样的解释,年轻男子却是苦笑了起来,道:“看来你是想这比试变得更为公平一些。”

    各修行地选生的出身不同,所用佩剑的品阶自然也有所不同,例如叶浩然所用的寒螭剑是用真正的螭龙晶打磨制成,光是剑体本身的力量就足以对大部分选生造成威胁。

    若是能够得到和这寒螭剑同等品阶的佩剑,至少不会在外物上吃亏。

    “接下来的比试会更好看一些。”少女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淡淡道:“利用所能得的一切,让自己尽可能快的变强,这才是修行者最需具备的品质。”

    年轻男子微微一怔,接着却是有些可惜道:“只可惜白羊洞这些人似乎都只参悟了这一部剑经。”

    “所有人都放弃自身,只为这酒铺少年能够最终胜出。”

    少女的面容严肃了起来,认真道:“不管最后的结果到底如何,这些人,他们想做的这件事情本身,便已足够值得尊敬。”

    ……

    有剑在飞旋坠落,有剑悬浮于道间,然而不再有剑光斩来。

    丁宁就此通过了这关,他看着就在面前不远处的第三柄剑胎,停顿下脚步,沉默了一会。

    他知道此时自己的表现已经足够让人震惊,甚至足以让某人感到有些难堪,前面这两关的设置也让他有足够的时间补充真元,虽然此刻体内的真元并不算充盈,但在他看来,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

    就如此刻,黑夜已经过去,清晨的阳光已经洒遍整座岷山。

    然而不管他表现得如何出色,表现得如何完美,薛忘虚已经看不到了。

    他已经不在了。

    每个人都要面对生死。

    人的一生都会遭遇自己的亲朋好友离开世间。

    他承受过很多次。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难过。

    “师弟…”

    张仪感知到了他的沉默,他明白丁宁为什么会突然沉默,于是他的鼻子也酸了起来,但他还是想出声安慰丁宁。

    但是丁宁没有让他有机会说出任何安慰的话。

    “走吧。”

    他低声说了这一句,然后微仰起头,走向前方的剑胎。

    谢长胜提着剑气喘不已。

    体内的伤势让他的肺腑之间一阵阵的发烫,气血很不正常的翻涌,但是他很兴奋,很骄傲。

    他确定后方那三百余名选生里,最终能够通过这关的,恐怕不足三分之一。

    这样一来,自己至少也进入岷山剑会的百名之内了。

    他不由得想到,自己的父亲知道这样的消息后,会是何等的欣喜。

    “什么意思?”

    但当他定神看向前方剑胎,看清这柄剑胎的瞬间,他就愣住了。

    “至剑谷,自取一剑。”

    这第三柄剑胎上也有剑痕,但是剑痕却只是连成这简单至极的一句话。

    这些字迹的下方,便是剑痕刻出的一副地图。

    “就此离开这青玉山道,不从这继续往上?”

    张仪也是怔住,他看到按照这地图所示,他们就必须离开这青玉山道,走向这柄剑胎旁的一条岔路。

    他不能确定这里面到底是否还有什么深层次的意思。

    是否这剑痕和地图之中还隐藏着什么独特的考校,并非只是字面上和图案所示的浅层意思。

    “很有意思。”

    就在此时,丁宁平冷的吐出了四个字。

    他开始动步,直接朝着地图上所示的那条岔路走去,然后接着说道:“布置的人很有意思,胸怀比百里素雪大得多。”

    丁宁此时所说的百里素雪,还有一个更响亮的称呼,那就是岷山剑宗宗主。

    “在这里直接这么说岷山剑宗宗主,会不会不太好?”

    谢长胜觉得自己平时也算是够胆大妄为的了,但是在岷山剑宗里,如此平静的评述岷山剑宗的宗主,自己却是怎么都做不到。

    “还有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还是不太明白。”他看着丁宁,轻咳着接着问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让我们自己去挑一柄剑而已。”丁宁转头看了他一眼,道:“岷山剑宗随意丢出些剑经都比大多数修行地的镇派之宝还要精妙,他们随便丢出来的一些剑自然也比外面的绝大多数剑好。”

    谢长胜震惊了,道:“白送?”

    丁宁摇了摇头,“也不可能如此财大气粗,最多只是在这剑会之中借用。”

    谢长胜顿时鄙夷起来,道:“那有什么意思,若是我有这么多好剑,白送也无不可。”

    “若是你做了岷山剑宗宗主,恐怕十个岷山剑宗的东西都会被你送光。”谢柔嘲讽道。

    谢长胜自然不敢和她斗嘴,马上转移了话题,问道:“那这让我们自己去挑一柄剑做什么?到底什么想法?”

    丁宁用简单的话语轻声回答道:“让接下来的比试更加公平和精彩一些。有些人手中的剑并不如意,陡然多出一柄满意的剑,又可能带有些独特功用的剑,那便生出很多可能,战斗起来也会有更多的变化.”

    丁宁的解释十分清晰,谢长胜顿时悚然一惊,道:“也就是说,接下来便应该是选生之间的战斗了?”

    丁宁点了点头,“岷山剑宗借出剑,当然是要用于战斗,当然不可能是用于切萝卜。”

    没有人觉得丁宁这句玩笑话好笑。

    如果接下来就是一场场的战斗,那就再也没有任何取巧的成分。

    而且他们此刻已经进入了一片山谷。

    这片山谷很荒芜,没有任何的树林,到处都是长满了杂乱的荒草,但是山谷的中心,却是有一座青色殿宇。

    那青色殿宇的样式很普通,就像最寻常的道观大殿,但是很大,而且气息很森冷。

    按照地图所示,岷山剑宗准备的,任凭他们挑选的剑,就应该在那座青色殿宇里。

    “既然是自取一剑,就应该是单独进去自取。”

    丁宁的眉头突然深深的皱了起来,他感知到了什么,停了下来。

    “有法阵?”

    在丁宁停顿下来之后,张仪才有所感知,眼中瞬间出现震惊的光华,“此时所见并非为实?”

    谢长胜和南宫采菽互望了一眼,他们此时还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但是听丁宁和张仪的对话…前面是有什么独特的法阵存在?

    “我不能确定是什么样的法阵,此时我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剑。”

    丁宁想了想,然后转头看着张仪,轻声道:“如果里面有赵剑炉的剑,你可以选一柄赵剑炉的剑。”

    张仪愣了愣,其余所有人也都愣住。

    “你可以选一柄特别沉重的剑…但是里面如果有一柄剑身是淡白色,剑柄是银色的弯曲小剑,或者有一柄是古铜色,剑身上有很多方孔铜钱般花纹的宽剑,你就一定要选这两柄剑的其中之一。”丁宁没有解释,转头看着南宫采菽,轻声的说道。

    “沈师弟,有一柄通体墨玉雕刻而成的小剑,剑柄上有缠枝符文,符文暗青色,有的话一定要选这柄。”没有任何的停留,他又转过身看着沈奕,接着说了下去,“若是没有这柄剑,你就选一柄轻薄一些,可以让你的出剑变得更快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