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卷:大逆 第六章 从来不是普通人

第六章 从来不是普通人

    在长陵的绝大多数年轻人都知道谢家谢长胜最会花钱,以至于谢家为了节制他,让谢柔负责监管。

    说到花钱,恐怕谢长胜说第二,无人敢说第一。

    在这冷彻心骨的白毛风里,谢长胜沉默下来。

    他想到了第一次见到丁宁的时候,那时候他便是在乱花钱。

    “如果传出他死了,千万不要相信…让我把他钱袋里的钱花光?”

    一名酒铺少年能有多少金钱?br ====小说===/>

    谢长胜微眯起眼睛,缓缓抬头,看着手中握了个钱袋的沈奕,并不伸手去接:“说实话真是他特意留了这些话,不是我父亲让你来的?故意用让我挥霍的手段,去忘记他已经死了这件事?”

    “风故的意思是风中故人来。”

    沈奕看着谢长胜,有些莫名的说了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谢长胜怔住,身体肉眼难见的微微颤抖起来。

    在最后一次和他通信时,丁宁在落款处留下了风故二字,他始终不得其解,然而现在,沈奕站在风里,看着他,告诉他丁宁留下的这两个字的意思。

    沈奕看着他,说道:“师兄让我告诉你这句话,我先前也根本不明白什么意思。然而我今天在这里见你…难道师兄他在长陵出发前,就已经料定了我会在这时候来见你?”

    没有人能够真正的洞察天机。

    只有可能他料定自己会忍不住来这东胡边境,至于风中故人来…这东胡边境,一到冬季便是白毛风不停,不算是天机。

    若是丁宁早就有所设计,那这个钱袋里会是什么?

    谢长胜不再说话,伸手接过沈奕手中紧握着的钱袋,打开。

    钱袋里面没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钱币,或者等同于钱币的明珠宝石等物,只有一些很古旧的玉片、牛皮或者绢纸等物,上面都加盖着独特的印记,或者加以漆封,铅封。

    只是看清其中几件东西的同时,谢长胜便剧烈的喘息了一声。

    因为这白毛风里气温太低,剧烈的吸气使得他顿时猛烈的咳嗽起来,使得他的面孔都有些扭曲。

    这些东西,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全无价值,因为绝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然而身为关中第一巨富谢家的独子,他却是知道,这些是凭证。

    钱庄、赌坊,是最古老的生意之一。

    很多见不得光的钱庄和赌坊并不出名,但是十分古老,绝对保密的存积着大量的财富。

    尤其是有些钱庄,自身并无惊人财富,只是替人保管一些东西,为了严格保密,连自己都不知道主顾存在自己库房里的是何种宝物。

    因为生意上的一些往来,谢长胜知道几乎所有的明面钱庄和地下钱庄,但是有些钱庄,就连谢家都没有合作过。

    并非是那些钱庄不够档次,而是因为,那些钱庄不接一般的生意,只有钱财数目达到一定程度,每一年支付的金额分外惊人,那些钱庄才会代为管理和保存。

    也就是说,谢家虽然巨富…但是依旧承受不起这种代价。

    所以即便没有那一句风中故人来,光是看到这里面的东西,他都可以肯定,绝对不是自己的父亲为了安抚自己想出的手段。

    这钱袋里面的每一件凭证,都代表着惊人的财富。

    这里面的财富,或许会比整个谢家还要惊人许多。

    谢长胜剧烈的咳嗽着,将被风吹得冰冷的钱袋贴身放在胸口。

    在这个过程之中他的动作很慢,始终没有说话,但是心中却是惊涛骇浪。

    当昔日变法完成,元武皇帝登基之后,任何商贾巨富都已经不可能累积得出这样惊人的财富。

    只有昔日变法前的旧权贵门阀,才拥有甚至比一个王朝的宝库还要惊人的财富,而且那些旧权贵门阀最擅长分割藏匿财富的手段。

    所以这只可能来自于昔日的旧权贵门阀。

    “长陵旧权贵?”

    “原来你从来就不是普通人。”

    谢长胜感受着钱袋上沁到肌肤上的寒意,微自嘲的摇了摇头,在心中缓缓说道。

    然后他抬起头,面目也有些发冷的看着沈奕,认真的问道:“不是只有我的所为关乎整个谢家,你沈家也不小,你先前问我的问题,我倒是也想听听你怎么答。”

    极度的寒冷让人的思维有些迟钝,沈奕怔了片刻才想起是什么问题,他出声道:“师兄在出发前也让叶帧楠来问过我这样的问题,我的回答是一日是师兄,便一生是师兄,不论他还是张仪大师兄。”

    “一日是师兄,一生便是师兄,也是和我一样帮亲不帮理么?”谢长胜微讽的笑了笑,道:“你便真的不怕拖累你父亲?”

    “他们大人自然会有自己的选择,若是不赞同我的所为,早在我做出什么事情之前,家里便应该会断绝和我的关系。”沈奕看着他说道:“所以我只需考虑我自己的想法。”

    谢长胜微讽的笑容彻底消失,他在风里凝视了沈奕很久,然后对着沈奕行了一礼,说道:“我一直认为你一无可取,至少很平庸,再加上你又喜欢我姐,我认为你根本配不上我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所以我便一直看你生厌,但今日却知道你并非一无是处,也有好生令人生敬的地方。怪不得薛洞主要收你为关门弟子,现在想来,倒是我愚钝,早知道拜他门下,也不知道他会收是不收。”

    沈奕下意识的慌忙回礼,想到薛忘虚,想到丁宁和张仪,却是莫名哽咽,说不出话来。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

    谢长胜理了理衣衫,用黑巾将领口缠得更紧实些,然后缓缓说道,“不管别人怎么确定,我之前便不怎么相信他已经死了,尤其是听到他这些安排过后,我便更不会觉得他已经死了。”

    沈奕心中莫名一暖,但是眼神却依旧黯然。

    “快出鱼了,凑得巧,你能凑上一顿大宴。”

    谢长胜转过头去,迎面的狂风让他眯起了眼睛。

    他最擅长的便是花钱,他也从不觉得如流水一般花钱是什么不对的事情,但要花这样惊人的一笔大钱,如何来花,却是个问题。

    “如果连郑袖都觉得你已经死了,但你却偏偏未死,那你去了哪里?”

    他在心中,缓缓的说道。

    ……

    “你从来就不是普通人,世上的人都以为你死了,却没有一个人会想到你在我这里。”

    一顶空旷的营帐里,一名正在精心煮着酥油茶的老妇人抬起头,看着安静坐在她对面等着喝茶的年轻人说道。

    这顶营帐一切陈设都很简单,单独放在荒原中任何一处都显得十分普通,然而这顶营帐的外围,此时的寒风暴雪之中,却是矗立着无数营帐,她这顶营帐便是外面无数营帐的中心。

    这名老妇人便是乌氏国的太后,乌氏国的真正掌权者。

    “祖山的剑谱和你的到来,的确显示了你们的诚意,只是丁宁,你为什么不担心我杀了你?”

    老妇人和蔼的微笑着,倒了一杯调好的热茶在对面年轻人的碗里。

    坐在她对面的年轻人,正是丁宁。

    “是什么让你觉得这些条件我都会答应,让你确定我可以配合你演一场戏,尤其是在你不对我隐瞒你是九死蚕传人的身份之后?”

    在丁宁开口说话之前,她又补充问了一句。

    “因为一些当年的事情。”

    丁宁端起微咸苦的热茶,慢慢的喝着,认真的回道。

    “当年的事情?”老妇人微微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