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卷:大逆 第二十一章 神韵
    “这么说,倒是我们赵剑炉的这么多人一直错怪了他。”

    赵策轻声叹息了一声,“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好下场,比我师尊还不好,我师尊是不信人,与世无争,但他却是信错了人。”

    师长络不置可否的看着他,没有说什么。

    和王惊梦的争斗改变了他一生的轨迹,若是这世间没有王惊梦这样一个人,或许他便是当世第一人,巴山剑场的剑痴,最强大的天才。

    然而即便当年他刺杀王惊梦不成,受创太重导致修行的进境变得缓慢,对他这一生的修行都产生了莫大的影响,但那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对王惊梦这样的敌人,他却是没有太多的恨意。

    赵策想了想,又认真的问了句,“那么平心而论,你觉得当年的王惊梦和我师尊若是一战,谁会胜出?”

    师长络摇了摇头:“若从道理上讲,我认为你师尊会胜出,王惊梦是无招不破,任何招数信手拈来,任何招数在他手中都会化腐朽为神奇,他的剑招妙如天成,每一道元气的流动都似乎应该在本来的位置。但是再精巧的剑招总是有迹可循,你师尊的剑招有时候近乎身体的直觉,是剑师身体和元气交流的自然反应。但是这种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谁的看法不代表结果本身,一名剑师的一生会经历无数个阶段,征战韩赵魏三朝时的王惊梦和最后在长陵战时的王惊梦便不同,你想想你师尊那时多少岁,王惊梦又修剑修了多久,若是大家再过个十来年,到底又是谁会胜出?”

    “你说的对,在这件事上,倒是我赵剑炉的人执念了。”

    赵策点了点头,不再多言,抬起了手中的剑,横在胸前,对着师长络道:“请。”

    当他说出这个“请”字,便意味着战斗的真正开始。

    一直在空气里澎湃扩张的恐怖热力突然消失,尽数回归他的身体和手中的长剑。

    他手中原本喷涌着红到刺眼的烈焰的长剑上火焰消隐,整柄长剑变得就像普通的凡铁,然而他的整个人却好像吞噬了所有的火焰,肌肤都散发出红玉般的光泽。

    最令人恐惧的是他的双瞳。

    他的双瞳彻底变成了赤红色,晶莹得如同宝石,完全被一种痴狂而暴戾的气息充斥。

    没有任何正常的人性,完全便是一种彻底的魔性。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如果一名修行者完全堕于自己剑意营造出的世界,神智陷入其中无法自拔,便是入魔。

    这对于修行者本身是很可怕的事情。

    然而赵策的这第一剑,便是让自己入魔。

    他的剑还未真正刺出,他和师长络身周的天地里已经都是他充满魔性的杀意。

    寻常的修行者看起来绝对空无一物的天空里,开始出现大朵大朵的灰色尘埃,如灰色的雪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

    一道黑色的涟漪像水流一般从师长络的身体周围荡漾开来,然后这涟漪化为波浪,不断的拍击着周围的虚空。

    师长络开始拔剑,他的手中空无一物,但是右手自胸前往外深处,他的右手里却出现了一个漆黑的剑柄,一端鬼气森森的浓厚焰气连接在他的胸口。

    一时间连四处攻城的声音都安静了下来。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可以算是赵剑炉和巴山剑场的一次较量,城内外所有的修行者都知道此时两人的厮杀已经在空间里展开。

    一种诡异的本命气息随着师长络的拔剑之势不断的扩张,他胸口不断涌出浓黑色的本命元气,然后不断的在师长络的手中变成剑身。

    他就像是在从身体里抽出一根漆黑的骨骼。

    他的动作很缓慢。

    此时的画面很诡异。

    看上去一个人只是在专心致志的拔剑,而另一个人只是静静的让自己入魔,然而空气里落下的大片大片的灰色尘埃却越来越多。

    当师长络手中这柄漆黑的剑终于出现剑尖时,他拔剑完成,在剑尖和他的身体脱离的瞬间,牵扯出了数百条黑线,接着有一条人影的影迹被这些黑线从他的身体里抽了出来。

    这一剑,师长络就像是抽出了自己的灵魂。

    所有空中正在飘落的灰色尘埃和已经落在地上的灰色尘埃都狂舞起来,涌向赵策的身体。

    灰色尘埃堆积如壳,瞬间堆满赵策的身体,将赵策变成了一尊灰色的石像。

    然而在下一瞬间,这尊石像的双眼便燃烧了起来,内里露出一双血红的眼睛。

    这尊石像都似乎已经入魔。

    咔嚓一声裂响,自赵策手握的剑身上响起。

    剑身上灰色石壳上产生的裂纹里飞起许多燃烧的尘粒,接着这些尘粒飞散开来,断绝了修行者的感知。

    所有人都可以清晰的看见赵策就站在那里,石壳龟裂燃烧,然而所有人的感知里却都感知不到他的存在。

    先是入魔,接着便是断识,如同灵虚剑门的至高剑意。

    师长络的感知里也感知不到赵策的存在,然而他的心情却没有丝毫波动,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先前的一击根本无法彻底战胜赵策,而现在赵策施展出的也并非是他最强的手段。

    他手中的漆黑长剑噗的一声轻响。

    有许多黑色人体般的元气往外涌动了一下。

    赵策的身前地上骤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光点,接着凝成一支黑色的笋。

    一种古怪的力量随着这支笋的生长,不断的冲击在赵策所处的那片空间。

    一片片琉璃般的晶光四散飞溅,就像是很多面镜子同时碎了。

    赵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处。

    在下一刹那出现在所有人眼中时,他已经出现在师长络的身前不到七丈处。

    轰!

    他眼中的魔光已经消失,整个身体和长剑却是前所未有的猛烈燃烧起来,往外一炸,接着随着他简单暴戾的一剑下劈,火焰再涨,围绕着他的身外形成了一座真正的火焰洪炉,然后这整座火焰洪炉就像一滴水珠一样,从他的剑尖流淌下去,空间再震,将师长络罩落在内!

    师长络手中的漆黑长剑消失,他单掌微微竖起,漆黑的本命长剑消失处有一道细微的黑烟往上飞舞。

    他的整个人从中间分为黑白二色,左边半边身体黑得看不清面目,右边半边身体却是白得耀眼,射出万道光芒,一股可怕的力量凝成了一线,将这座洪炉也从中切开!

    赵策的眉头深深的皱起,师长络不知从何处修来的阴神鬼物之法,和巴山剑场的剑经融为一体,此时力量之诡异,让他都根本无法度量。

    在这洪炉剑被破的刹那间,他只感觉到身前出现了一个无形的漩涡。

    这个无形漩涡有着至阳至阴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其中有一部分力量甚至来自于他刚刚施展出的一剑的力量。

    他无法破师长络的这一击。

    他甚至可以肯定,在今天之前任何一个刹那,他面对这样的师长络,都绝对不可能胜出。

    然而今日他却并不这么认为。

    因为就在之前他划出那一道剑痕时,他犹如身临其境,终于捕捉到了他师尊当年那一剑的神韵。

    他此时心中没有任何其余的杂念,只是很简单的,再次往前出剑,划出那道剑痕。

    火红的剑在他前方的空气里扫过。

    空气里出现了一道火红的剑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