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卷:大逆 第六十四章 天载难逢

第六十四章 天载难逢

    任何完美的事物建立起来最终就是用来毁灭的么?

    厉侯告辞转身,他想着这句话,想着过往的无数年里,那些典籍里记载着的名将和美人,便觉得这句话分外的有道理。

    那些曾经号令天下的王朝最终又如何?

    “我要的不会太多。”

    所以在登上自己的小船之后,他虽然没有转身再看郑袖,却是又轻淡的说了一句:“我的侯位是很多兄弟的性命堆起来的,我不会贪心,但至少要对得住那些埋在地下的白骨。” &————nbsp;“你明白就好。”

    郑袖有些倦了,不太想说话,但却还是语气平和的回了这一句。

    她看着厉侯站立舟上的孤独背影,知道对方和其余那些王侯最大的区别,是他是一头真正的独狼。

    在很多年前她就已经看清,很多王侯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他们的身边有着诸多强大的门客,而厉侯的强大,是因为那些跟着他南征北战还活下来的人,已经自然成长为很强大的人物。

    独狼带着的部属,也都是那种可怕的独狼。

    除了悍不畏死之外,这些人还有一种疯意,就如厉侯离开时所说,他们需要显赫的名声和地位,并非一定是为了自己,而是要对得起那些垫着他们,爬到今日地位的那些白骨。

    ……

    月上枝头。

    赵高缓步从胡亥的寝宫走出。

    这座寝殿前有两株很高大的月桂,这两株月桂是从长陵外的某座山里搬来,不知已经生长了多少岁月,枝叶丛影如华盖遮住了殿前的道路。

    长陵皇宫里自有侍弄花草的高手,甚至布置了法阵导来适宜的天地元气,令这两株月桂一年的花期要比寻常的桂花树的花期长出数倍。

    此时正常的月桂树还未开花,这两株老树却已是浓香绽放,一簇簇花金黄如铸。

    幽香迷人的气味使得黑夜都变得柔软温暖而更加恬静。

    赵高用了韩遇春的身份入长陵皇宫,已经自废了修为,自此却依旧无法适应身体的沉重,脑海里修行者的种种感觉依旧在身体里萦绕,但身体却已经不受控制的疲惫。

    他的脚步声在这静谧之中有些突兀,太过响亮。

    一股柔和的元气悄然涌向他,当接触他的身体,让他发酸的双腿一松时,他才醒觉前方的树下阴影里站着长陵皇宫里的另外一名医师圣手穆云烬。

    医者仁心,相由心生,所以往往名医便面善。

    穆云烬也是如此。

    他早些年是大秦王朝的苦役出身,在大秦王朝未变法之前,所谓的苦役往往来自于犯人、战俘、还有一些受连坐的罪人。

    苦役一般都是发配至背井离乡之地,开河挖山,十停之中往往只有两三停活得下来。

    他早年便是受家族之罪牵连的罪人,在苦役之中行医,不知见了多少悲凉,到了现时,诸多过往,却都变成了他脸上慈悲的皱纹。

    他知道韩遇春也是韩地战俘出身,最终能在长陵获赦行医,也有着和他近似的往事,所以当赵高入宫之后,他本身便多有照拂。

    今日里看着赵高,他充满着善意的目光里,更是多了一分尊敬。

    “先前胡亥皇子受了太多惊吓,我施展手段却不见起效,韩先生你只是这数日用药,便让胡亥皇子得以安眠,真是让我等佩服。”在月桂树下互相行了一礼之后,他也不太过客套,而是虚心请教道,“我观韩先生药方也似乎没有特别灵药,不知是何故?”

    “安神花。”赵高看着这名医师,说道。

    穆云烬怔了怔,在所有安神宁神的药物之中,安神花只是最寻常的一种,药效并不惊人,他不知赵高此时专提这一味是什么意思。

    赵高看着他,轻声解释道:“申玄在对他施刑之时,用了大量安神花炼制的药液,所以他的梦魇丛生,惊惶难安而内气失调,不只是因为不断行刑对他心理造成的创伤,还有本身嗜药的反应,这是关键症结所在。”

    穆云烬心中瞬间一寒,面色微微发白,马上反应过来。

    安神花药效原本低微,但是申玄用了不知多少剂量…这安神花本身有镇定安神作用,在大量使用之后,再用刑让赵高到达恐怖的极限,一边要让人崩溃,一边却不断用这种药。过量的药物镇定神魂的情况下,还要让赵高周而复始的再处于那种状态之中,这种手段,只能用变态和可怖才能形容。

    “所以你先前数日对胡亥小剂量用了无数种药,只是感觉出这点,需要判断出申玄对他用的是何种药物?”他控制着体内不断涌出的寒意,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赵高问道。

    赵高点了点头:“先用一定量的安神花,让胡亥皇子身体内对这种药物的瘾不变得如此强烈,再用其余药物慢慢拔除这种药瘾,同时慢慢调理五气,等睡眠和五脏调和,其余症状便不是问题。”

    “韩先生果然是圣手,令人敬服。”穆云烬敬叹了一声,又接着道,“只是韩先生还要守夜观变化,只怕先生身体吃不住。”

    “无妨,再过两日便可放心。”

    赵高和穆云烬又说了数句,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心中便知道从今日开始,这长陵皇宫里便再没有任何一名医师对自己有质疑。

    韩遇春和穆云烬这样的医师都是各有所长,事实上韩遇春的手段自然也不可能高过穆云烬许多,然而他和韩遇春的这个计划里,申玄本身便是起始的一环。

    从一开始,安神花以及其它药物,便是韩遇春所设。

    自己出题,自己解题,这自然没有什么难度。

    在那数个月里,赵高不分昼夜的学习药理,然而他依旧担心在这些方面的知识会露出马脚,这可能是他唯一的破绽。

    所以和这穆云烬短短数句的对话,在他看来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凶险。

    但是穆云烬对自己的医术不再有任何疑虑,转而敬服,这一关过了,接下来又已经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对于赵高而言,前方已经是一片坦途。

    最为关键的是,此时元武不在长陵,郑袖也不在长陵。

    这便是天载难逢的时机。

    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转身,再走回胡亥的寝宫。

    在胡亥沉重的鼾声里,他走回到胡亥的榻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