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剑王朝 > 第一卷:大逆 第两百零七章将死
    七境的力量和八境有着本质的差别。猎 文网.lieen.cc

    不管郑袖如何借助星火,如何依赖赵四的本命剑,在真元力量和引聚的天地元气前,最多只能尽可能缩短两者之间的差距,而不可能达到正面抗衡的地步。

    能够在这样的压制下,还能比他更快的出剑。

    这只能说明郑袖之前在演戏,只能说明她的真元力量虽然远不如元武,但是的强悍程度却过了元武。

    极为坚韧的意志,可以让在严重受创的情况下还能尽可能快的做出一些想要完成的动作。

    但郑袖此时的情况却显然并不只是意志的原因。

    在元武此时的感知里,郑袖身体里的许多血肉之间,就像是有钢铁绞索急旋转一般的力量在生成,在爆炸。

    这种有关肉身金刚的秘术,只可能来自东胡的那些苦行僧。

    数十道星火从郑袖手中小剑的剑锋上涌出,越过他往下砸落的剑意,落在他的胸口。

    只是数十道极细的星火,但是落在他胸口的瞬间,却是响起了无数声密集而锐利的刺耳切割声。

    星火里有许多晶尘般的剑气,就像是璀璨的宝石。

    但是这些凝聚到极点的剑气没有能够刺入元武的血肉,只是切开了他胸口的衣衫。

    十余片幽黑的鳞甲浮现在元武的肌肤之上,往外喷吐着幽黑的焰光。

    这些星火中晶莹的剑气和这些幽黑的焰光冲击着,都被挡住,然后迅化为更细的粉末。

    轰的一声巨响。

    元武的剑气砸落在水面,剑尖落处,气劲瞬间到达渭河底部,逼开了所有的水流。

    在接下来一刹那,被逼开的水流形成了一道环形的巨浪,混杂着千钧的泥沙,往外炸开。

    郑袖的身体睡着水汽的喷涌在往后倒飞。

    元武的眼睛里有一些意外。

    她此时的眼眸深处也有意外。

    浮现在元武胸前的这些鳞甲有着她熟悉的气息,这是幽龙鳞,然而却并非是百里素雪乘坐的那条幽龙的幽龙鳞。

    元武的这十几片幽龙鳞有着更古老的气息,而且气息更为深层,更为纯正,甚至有种被八境之上的气息浸染许久的感觉。

    这只可能来自昔日的幽王朝。

    大秦王朝的皇室拥有昔日幽王朝的一些遗物并不算令人惊奇的事情。

    但关键在于,即便是她,也从不知晓元武拥有这样的东西。

    胸口硬受了郑袖的一剑,元武面上的神情不变。

    他太过了解郑袖。

    从郑袖要和他决斗时开始,他就知道郑袖是想在毁灭自己的同时,也将他毁灭。

    即便最终杀不了他,郑袖也一定会逼他用尽隐匿的手段。

    只是对于他而言也是一样。

    他也想要通过郑袖,看看王惊梦和王惊梦现在身边那些人到底有多少强大的手段。

    ......

    元武胸口的黑色幽鳞消失。

    他站在巨浪之上,看着郑袖,没有追击,只是深吸了一口气,在调匀体内气血流动的同时,手中长剑挽了个剑花。

    很简单的一个剑式,然而剑身上涌动的剑气却瞬息间将他身前的天地变成了一片真空。

    有惊人的天地元气被这片真空卷吸而来,却并未聚集在他手中的剑上,而是直接出现在郑袖的身后。

    一道剑光在倒飞的郑袖身后悄然出现,落向郑袖的后颈。

    看着元武的这一剑,感受着这道剑气里独特的气息,港口外响起一阵惊呼。

    出惊呼的,大多都是身穿蓝色或是紫色袍服的修行者。

    这些修行者都来自灵虚剑门。

    灵虚剑门和岷山剑宗齐名,这些修行者自然不可能像寻常的修行者一样,容易心境剧烈的波动。

    他们此时的震惊,是因为元武的这一剑根本就是灵虚剑门的秘剑,而且是他们都领悟和掌握不了的秘剑。

    各宗门秘剑之所以称为秘剑,不是因为难以掌握,而是因为威力强大,剑意独到,是宗门各代宗师,在本门一些剑经的基础上,领悟研究出来的强大剑意,包含着本门很多修行之道,元气法则的领悟,是连一般宗门弟子都不想传授,以免为外人所知的剑法。

    任何一个宗门的秘剑,自然代表着过一般剑法的强大杀伤力。

    现在元武这看似随意的一剑,也自然如此。

    然而更令这些最快反应过来的灵虚剑门修行者震惊的是,面对这身后出现的剑气,郑袖根本未挥剑格挡。

    她手中紧握的小剑更为猛烈的燃烧起来。

    从剑胎深处涌起两股狂暴的火气,一种火焰极为凝聚紧实,就像是千锤百炼过的红铁,一种火焰却是鼓啸着罡风,就像是有人无数次的挥动巨锤,又将带起的狂风压缩在了这种火焰里。

    这两种火焰分别来自赵一和赵四的元气力量,但都是带着赵剑炉的不可一世和焚尽一切的可怕灼热。

    然而当这两股火焰涌起的刹那,郑袖身体里的无数窍位里,有许多苍白色的冷漠星光如数千条小蛇狂舞而出,融入这两种火焰之中。

    三种火焰交融,迅变冷。

    变成了一道没有温度的火焰剑气。

    这一道剑气完全没有顾她身后刺来的一剑,而是无比肃杀的直指元武的咽喉。

    元武的这一剑比她快。

    这一道剑光落在郑袖的后颈。

    空气里响起一声奇异的凄厉凤鸣。

    郑袖身上的金色凤衣上释放出一股难以想象的威压,片片金辉在这道剑气前形成,硬生生的将这道剑气逼停在空中。

    两股力量相持,金辉里出碎裂的声音。

    先是金色凤衣那些肉眼不可见的细微法阵深处出碎裂声,接着便是郑袖的颈部,乃至浑身的骨骼和血肉之间。

    在此时绝大多数修行者的感知里,即便郑袖身上这件凤衣有着令人无法想象的防御力,元武的这一剑也依旧对她造成了严重的创伤,甚至足以令她浑身震碎裂解。

    然而在这极短的时间里,郑袖体内深处有一种阴寒的死气如潮汐般扩散开来。

    其余所有修行者还没有感知出来这股气息,但是元武的眼眸深处却是出现了一丝凛冽的意味。

    他感受到了。

    这种气息他有着深刻的印象。

    这来自他在鹿山会盟中遭遇的最可怕的对手,晏婴。

    郑袖白皙的肌肤上渗透出了黑意。

    她没有死去。

    她的身体也没有瞬间裂解。

    她手中的剑也没有任何的迟缓。

    冰冷寂灭的火焰,落向元武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