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三百一十五章静待

    别的门派是否会倒霉无人可以预知,只不过此时的顾炎却已经倒霉了。带着小妮刚刚从空间裂缝回到魔域的顾炎迎头便撞上了站在黑塔之中的魔帅。

    一脸虬髯的魔帅双眼微眯,看着从空间裂缝里一步踏出,身上还带着未散去的怒火的人影,无意识地转了转有些发痒的手掌。

    “看来我给你的任务你应该完成的不错啊!”魔帅的声音很愉快,但他的样子却让顾炎心头一凛。

    这次私自从魔域开启空间裂缝跑到人间和上一次可不一样,上一次把那个曹郎拽进来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魔域中不引人注目的小喽罗,可是这次,魔帅显然已经将目光放在了他身上,再想跟以前一样悄无声息地出入魔域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感觉自己后背滑下了一道冷汗的顾炎二话不说单膝跪在了地上,低头向魔帅请罪道:“顾炎知错!请魔帅责罚。”

    小妮无所谓地站在顾炎旁边,对魔帅的威压视而不见,她还在为方才那道李初华的身影而和顾炎生着气,他的死活,小妮根本没有兴趣去管,也许,他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才是更好的结果。

    想到这一点的小妮,看向魔帅的眼光反而带上了一些嗜血的兴奋和期待。

    魔帅的眼光在顾炎和小妮身上转了两转,冰山一般冷凝的气息突然爆发了出来,将半跪着的顾炎顿时压得趴在了地上,艰难地维持着自己的呼吸,却不敢有丝毫地反抗。

    “不要再有下一次!”魔帅的声音冷冷的,下一刻,他单手成爪,在小妮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她的脖子瞬间抓在了手中,冷得像刀一样的呼吸刮过小妮的脸。

    “你们两个人的花样我没有兴趣知道,顾炎!我要你在十日之内,将第一批魔物从血池之中带出来。每一个都要有这个小丫头一半的实力!不要以为我在开玩笑!把你那些满是仇恨的小心思给我放下!魔族的事才是大事!”

    顾炎趴在地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的脖子上下点了两下,小妮瞪着眼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大胡子,眼底闪过一抹戾气,手中的青螭剑微微一晃,眼看出鞘在即。

    魔帅狠狠一个甩手,小妮纤巧的身形像是一只断线的风筝一样撞上了石墙,贴在墙面缓缓滑坐了下来,青螭剑仍握在她摔得变了形的右手中,没有来得及刺出去。

    “别试图挑战我!你们还太弱!”魔帅不屑地看了一眼两人,厉声喝道:“滚!”

    顾炎从地上狼狈地爬起来,看也不敢看魔帅的样子,两步跑到小妮跟前,将她拦腰夹了起来,半扶半抱着出了黑塔。

    就在两人离开后不过半刻钟的时间,石墙上刚刚被小妮砸中的位置渐渐浮出了一张脸,一张与早已化为了飞灰的魔欲一模一样的脸。

    这张脸缓缓地睁开眼睛,幸灾乐祸地看着魔帅,似乎对于他的打算被人打断十分高兴。

    “早就跟你说过这些外来的人族魔修靠不住!这还不过是个半吊子呢!就迫不及待地跑去人间界报仇!”看到魔帅被他念叨得不耐,魔欲连忙换了个口气:

    “对!人族的**确实是魔族最好的养分,看看我!不就又活过来了吗?但是这种家伙实在是不够聪明!你真得不担心他坏你的大事吗?”

    魔帅看着墙上游走在石墙中,像个壁虎一样四处乱窜的魔欲,强忍着一巴掌将它拍平的冲动,甩了甩手,转身不再理它,径直走出了黑塔。

    作为魔族的原生魔,魔欲这种魔是无法真正杀死的,它们扎根在万物的**之中,只要有**存在的一天,它就不会彻底死亡,而人族的**是最无穷尽的,这也是它能这么快就恢复的原因之一。

    但这并不表示它就会对杀过它一次的小妮既往不咎,如果有机会,它不介意推波助澜或者落井下石一把,要它自己直接扛上它也十分乐意。

    魔帅就是太明白它的德性,这才将它暂时困在了黑塔之中。顾炎和小妮,还有很大的用处,现在可不是闹内乱的时候。

    陶孟楚在闭关的石洞里找到了上山来的顾瑶磐。跟父亲一起安置好了张盛,他才终于空出自己的时间,看着坐在石洞里翻看着他留下的修炼笔记的女人,陶孟楚的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笑意。

    从京城离开也没多久的日子,不知怎么就觉得好像过了很久一样。

    “在龙虎山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吗?”陶孟楚走到顾瑶磐身边坐下,问道。

    龙虎山的事情荣文圭虽然在电话里说得不是很详细,但重要的事都说得差不多了,听到跟小妮有关,陶孟楚就知道顾瑶磐肯定会去。果然,在来茅山的车上就有她一个。

    “嗯。”顾瑶磐放下了手里的笔记,转头看向陶孟楚。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变化最大的除了释德静,恐怕就要数陶孟楚了。她至今还记得当时第一次看到陶孟楚时,他笑起来满脸阳光的样子。现在他仍然很阳光,只是平常行事中更多了许多稳重,比刚见到时多了些可以依靠的感觉。

    “你去魔域里是见过小妮的,你觉得这次她的出现会是因为顾炎已经将她完成祭炼了吗?”

    陶孟楚看了看顾瑶磐的手腕处,那里只剩下了一条细细的红痕。他忍不住伸手过去拉过她的手,指尖在红痕上摩过,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温热。

    “恐怕是的。”

    顾瑶磐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腕上,被陶孟楚摩挲着的红痕显出漂亮的粉色,她觉得那红痕似乎微微有些发热,下意识地想要收回手,却在一缩的同时感觉到了陶孟楚固执地拉力。

    不重,但是很坚持。

    “那你有什么打算?”陶孟楚似若未觉一般地问着。

    心里偷偷地笑了笑,没错!他是耍赖了!他不想放手。这次离开,他才发现之前一直想要跟在她身边的感觉那么真实,他再也不想分开。

    似乎是放弃了抽回手的打算,顾瑶磐只是略作沉吟便答道:

    “等!”

    “等?”陶孟楚有些不解。

    “等顾炎的下一次进攻!”顾瑶磐抬起头看向了陶孟楚。

    她总觉得顾炎不会这样只是扫平了一个龙虎山就收手,他一定还有什么打算,而她要做的就是等着他出手。

    石洞外的青松在冬日里依然繁茂,站在树后的荣文圭看着顾瑶磐和陶孟楚相依而坐,两手交握,良久之后,才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