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鲛人老师求放过 > 第七百一十八章重获新生

第七百一十八章重获新生

    ,最快更新鲛人老师求放过最新章节!

    此时夏夏已经回到了寒冷彦为她准备的别墅,看着空无一人的别墅,心里面感慨万千,或许这个别墅再也不会有欢声笑语了,她瘫坐在沙发上。

    她的目光转移到了手上,这时候她的心仿佛就像缺少了一根手指一般,变得那么的寒冷,已经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温暖她的心了。

    脑海中回荡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刚才在林风家还不觉得那么的悲伤,现在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才觉得原来自己是世界上最傻的那个人,为什么还要再伤害自己呢?他们的过错,为什么要她来承担?

    小雪不是很讨厌她戴那个戒指的吗?为什么刚才要砍断在林风家,这不就是顺了小雪的意吗?但是如果再给夏夏选择一次的机会,还是会把手指砍掉在那里,因为她对林风真的太失望了。

    她用手轻轻地抚摸已经无名指的伤口,嘴角上露出不屑的笑容。呵,多么的可笑,就算林风把她忘记了,林风也没有忘记站在小雪的那一边,说来也是,不是有一句俗话是这样说的吗?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她对于林峰来说只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

    想明白了这一点夏夏的目光变得凶狠起来,刚才已经跟林风他们说的很清楚了,只要谁敢拦着她就是她的敌人,在仇恨面前,爱情永远是排在最后面的,为了给家人报仇,就算她再爱林风又怎么样,只要林风敢拦着她,她一样会拿起剑对抗林风。

    就在这时候夏夏感觉手指一阵瘙痒,特别是砍掉的无名指上面的伤口,这种骚痒就是从无名指伤口传出来的。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她忍不住用手在伤口上面抓,原本她并没有用力,但是也没有什么效果,手指还是一样很痒,没有办法,她只能大力的用指甲往伤口上面抓,不一会儿伤口就已经变红,可惜的是骚痒感并没有减弱,反而愈加强烈。

    没有办法夏夏只能把手放在嘴里啃咬,以前还没有变成鲛人的时候,被蚊子叮咬到就是用嘴巴咬了一下就不那么痛的,现在那么痒,她也没有办法了,只能下意识的做出这个动作。

    口中传来一股血腥味,夏夏的眉毛皱了起来。想要把手指拿出来,但实在是因为太过于痒了,还是忍住没有拿出来。

    并不是因为夏夏把手指给咬伤了才会有血腥味,而是因为刚才砍手指的时候手上沾了鲜血还没有清洗干净,从踏出林风家大门的时候,就感觉整个身体被掏空了,也就没有什么心情清洗干净手,所以上面还有血迹的残留。

    也就过了那么几秒钟,瘙痒感慢慢的消失了。夏夏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就知道这个方法有效,果真没有让她失望。

    她把手拿了出来,眼睛直直的注视着这个伤口,这时才发现伤口已经被咬红了,但好在已经不痒了,心里面还是挺满足的。

    就在夏夏以为一切都要截止的时候,突然发现无名指上面的伤口裂开了,并伴随着一阵阵的瘙痒,但是这种程度的烧痒,和刚才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对于她这种鲛人来说并不算什么,还是可以承受的。

    她也就没有采取行动,而是定定的看着伤口,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伤口上面结的巴完全裂开了,奇怪的是还可以看到上面流动的鲜血,奇怪的是鲜血只是来回的流动,并没有滴落到地面。

    看到这种情况,夏夏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她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难不成因为她是鲛人体质的问题?还未等她反应过来,无名指竟然慢慢的长出来。

    夏夏的嘴巴都睁大了,用手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叫喊出来。无名指就像雨后春笋一般,逐渐的变长,生长速度如此之快,也就那么几秒钟,一直全新的无名指就已经长好了。

    一直捂着嘴巴的手放了下来,慢慢的把手放在右手上,轻轻的捏着刚长出的无名指,感受到无名指真的存在,她脸上写满了惊讶。

    这时她尝试着用力动了动无名指,而无名指也像她预想了一样动了。这一刻,竟有些不相信眼前的是事实。

    由于夏夏是坐着的,她很顺手地伸出手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捏的那一刻,她大声叫了一句:“啊,疼,疼。”

    感受到大腿疼痛的存在,她再次把目光转移到手指上面,看到无名指还好好的长在她手指上的那一刻,这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不是在做梦,原本被她砍掉的无名指又重新长了出来,只是原本佩戴上面的戒指不见了。

    夏夏嘴里喃喃道:“戒指不见了也好,和林风这种人带同样的戒指就觉得恶心。”

    实际上,夏夏很讨厌林风认妹妹,如果是亲生的也就算了,但是并不是,这种认妹妹感觉就像是在搞暧昧,把她这个正牌女友放在哪里?不过现在说再多也没有用了,林风已经忘记她了。

    而她也不需要林风记住,刚才她已经和林风说的很清楚了,他们两个人之间已经恩断义绝了,从此再也没有在一起的可能。

    夏夏看着重新长出来的无名指,心情也变得沉重了。或许这是寒冷彦和家人在天之灵保佑她,她才会重新长出手指,但是离他们死去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而她还没有帮他们报仇,想到这一点,她就高兴不起来。

    夏夏坐直了身体,用手拍了拍脸颊,想让自己打起精神。不能够再继续这样下去了,一天不报仇,就一天也过的不好,感觉她的头顶每天都有一团乌云一般,一直在笼罩着她,让她喘不过气,更加开心不起来

    夏夏的大脑在飞速的思考着,眼睛直直的看着手指。今天她手上所受的伤虽然已经复合了,但是心灵上面的伤痛却无法愈合。今天她所受了伤痛,一定会让小雪加倍奉还。

    夏夏的大脑在合计着应该怎么报仇,应该是什么样的局样让小雪上钩?这些都是要想的,然而也就想了那么几分钟,就已经想不下去了,现实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到时候只能靠随机应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