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乱晋我为王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乱战四起三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乱战四起三

    日落黄昏时,平阳郡守赵东俞的攻城军士也是缓缓的退回到了临时搭建的营帐内。

    而此时的靳城却是处于一种十分微妙的境地。一方面,如果他们不能够继续坚守,留给他们的将是城破人亡的局面。而另一方面,如果他们能够等到靳商钰的大军归来。也许到那时,就是平阳军的败亡之日。

    当然了,此时面对李肇的疑虑,逢洛云也是缓缓的讲出了一些最新得到的讯息。

    “哦,如此说来,咱们还要苦守三天!可刚刚不是收到消息了吗,羯人已然入城,而且那图龙还率领着七万大军堪堪而至!”

    “唉!是啊!今天的战斗,也不知道莫将军损失的大不大!为了咱们能够减轻一些压力,他竟然主动攻击羯族大军!”

    “莫将军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为了靳城,看来他是准备拼了!不过,如果真的拼光了,商钰将是最难受的那个人!毕竟对于莫将军,商钰的心境还是不一样的!”

    “李大哥说的是!为了莫将军,老大费了太多的心思!其情,其心都是没法子用言语来表述的!”就在他们提到白日里的平阳城之战,二人也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靳城之夜越发的冷清,但这里的军民却是没有一丝的放弃之心,在这里,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如果城破,自己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也许是为了自己的梦想不被击破,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就有数万老百姓自发的来到城防之地。

    “唉,其实这些天给咱们的感触也是很深的,比如那些什么也不要的老百姓!他们过来为了什么,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份安稳的生活!也许商钰的优势就在这里吧!”

    “李大哥说的极是!这些年里跟着他也走了很多的地方,从最初的皇家农苑到现在的靳城,可以说是一步一个脚印。”

    “算啦,还是睡一会儿吧!明天的攻城人数应该还会增加,不过他们尝到了苦头儿,应该会想其它的招法!咱们也不能够一点法子也不想啊!”说话间,那李肇也是缓缓的走出了作战指挥中心。

    当然了,此时的逢洛云也是有些睡意,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趴在了一张桌子上。

    之所以没有回屋睡觉,原因很简单,毕竟那赵东俞随时随地都可能发起攻击。

    一夜无事,当翌日拂晓之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也是叫醒了沉睡的逢洛云。

    “报,将军,他们开始攻城了!这一回用的是非常特殊的云梯,应该可以搭到咱们的城墙之上!”

    “哦,竟然这么快就换了攻击方法!也罢,既然如此,那就将护城河水再抬高一些吧!告诉兄弟们,可以放水了!”

    “将军,这样做,咱们刚刚试种的稻田就会被冲走,有的将可能面临无水可用的地步!”

    “算啦,那里毕竟是魏宇搞的试验田,虽然数量也是很可观!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守城!别说只是减产,就算是绝收也没有办法了!”

    “末将领命!”说话间,那名小将军已然知晓了逢洛云的心意。

    就这样,因为逢洛云决定将城内的一处大型水库放开,引其水到护城河中,所以在一阵阵呐喊声中,那些刚刚涉水靠近城墙的平阳军也是被打个措手不及。

    “不好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这里的水面突然间变宽了!不对,你们看,那条白亮的东西是什么!”

    “说什么呢!还不快跑,那是水浪!怎么可能平白的出现水浪!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某一刻,就在护城河中的水浪一浪推过一浪时,那些攻城的军士早就吓的不轻。

    毕竟当年三国名将关云长水淹七军的故事,他们都知晓。

    一时间,不用下命令,整个攻击大军也是瞬间被瓦解。毕竟谁也不想在大水中丧命。

    “不得后退!不得后退!再敢后退者,杀不赦!”

    “好啦,别喊了!你们没有看见吗,他们用上了水阵!估计在靳城之内一定有大型的储水池!算啦,先退回来吧!本官就不信了,他们会有无穷无尽的水,总有放完水的时候!告诉兄弟们,只要他们的护城河归于平静,就给本官攻击!”

    “是!末将领命!传令下去,停止攻城!全部收缩!”说话间,一道命令也是在平阳军中传递着。

    当然了,那些个军士在这一次的攻城中,不仅没有碰到城墙,就连护城河也没有过去。可伤亡还是不小的。

    “大人,靳商钰太狡猾了!竟然还有这种下三滥的招法!看来此人也就是一个阴险之人!”

    “好啦,不管他用什么方法,咱们都要在两天内拿下此城!刚刚收到消息,羯人已然入城了!不过却遭到了莫惊天的强烈攻击!”

    “什么,羯人被莫惊天攻击了!这,这怎么可能呢!他莫惊天在城北没事儿干了,非要得罪这羯人!”

    “你不懂,其实从莫惊天的行动中也是可以印证一点,那就是他已然是靳军中人!”说到最后,平阳郡守赵东俞也是露出了一抹担忧之色。

    面对这样的结果,其手下大将都是没有想到,毕竟羯人的战斗力在他们眼里是最为强悍的。也许他们遇到羯人,恐怕根本不敢主动攻击。

    “大人,您之所以这样急的攻城,是不是靳商钰快回来了!”

    “司马贤侄!你猜的不错!按照地理位置,他靳商钰最快也要两天后到达!如果在他回来之前,咱们攻下靳城,恐怕到时候,他就算再厉害也要望城兴叹了!”

    “大人说的极是!这小子上一次害的小侄太惨了!我恨不得现在就将其碎尸万段!不过,他的手中可是拥兵十万之众,这,这可是一支生力军啊!咱们到时候苦战一番,攻下靳城,会不会遭到他的重创啊!”

    “好啦,让靳商钰死的很难看,这一天会来的,当然了,他的人就是再多,也没有用处!其实,有些事儿,你还不知道!到时候,你就知道好戏该怎么演了!”说话间,那平阳郡守赵东俞也是再度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这边赵东俞与司马正联手攻击靳城,而此时的莫惊天已然率军开始行动了。

    毕竟就在今日里,羯族的主力大军就要来到平阳城。而如何阻羯族大军与平阳军联手,则是莫惊天眼下最为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