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余默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阁主的攻击竟然烟消云散,一点也没伤害到他。

    两人分明相距并不远。

    阁主歇斯底里地咆哮,一溜烟冲到了过来。

    “余默,我一定要杀了你。”

    余默心跳加剧,他的功力正在一点点恢复,却不足以挡下阁主。

    突然,余默瞳孔一缩,不可思议,惊呼道:“这是怎么回事?”

    阁主一直在狂奔,这么短的距离,呼吸之间,他就会杀到,但过了半天,阁主还在奔跑,但和余默的距离还是那么远。阁主也发现了苗头,及时停下来,左看看,右瞧瞧,脸色唰的一下变的铁青,喃喃自语:“诡异,这肯定是空间如意门的作用,这地方的空间和外面不一样,看似近在咫尺

    ,实则远在天涯,或者根本不在同一个世界中。”

    余默竖起耳朵,听清楚了阁主的话,心中凛然,记住了空间如意门五个字。

    “空间如意门,听起来好像一件法宝。莫非这件法宝就藏在死亡海域,阁主就是冲着它来的?”

    余默渐渐明悟。

    “呵呵,如今看来我还要感谢空间如意门,这件法宝太过于神奇,让这片海域发生了变化。没准死亡海域的由来也与它有关。”

    阁主心有不甘,唯有暂时放弃余默,指着余默,叫嚣道:“余默,这次算你好运,但你死期已至,等下我再来收拾你。”

    轰轰轰!

    话音一落,惊涛骇浪又吞噬掉了阁主,阁主的身影消失。

    余默怔怔地看着前方的惊涛骇浪,虽然相距不远,但余默已经清楚自己暂时没了危险。

    他所处的地方风平浪静,前方又是惊涛骇浪,让人产生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

    “阁主还说我和他甚至可能不在同一世界中,这句话透露出太多信息。”余默一边恢复功力,一边琢磨起来。突然,他鲤鱼打挺一般跳了起来,眼中精光闪闪:“我知道了,空间如意门乃是一件空间法宝。它导致这片死亡海域中出现了许多不同的世界,这些世界很小,我和阁主先

    后脚踏入死亡海域,却根本没在同一个世界。虽然看着近在咫尺,阁主却威胁不到我。”

    余默神采奕奕,眼神中也难掩骇然之色。

    “只是有点奇怪,若是我和他都处于不同的世界,但为什么我们可以看见彼此,也可以听见彼此的声音呢?人间和酆都世界之间可没这样。”

    余默知道一点,空间之间彼此隔绝,不可能像他和阁主这样既能看见,又能听到。

    他摇摇头,暂时想不通。

    但一种危机感油然而生。

    “阁主撂下狠话,等下就要来杀我,他从哪里来的这份自信?”

    余默脑海中闪过一抹灵光,失声叫道:“空间如意门!只有他掌控了空间如意门,这些不同世界才任由他操控,他自然就可以来杀我了。”

    嘶!

    余默倒吸凉气,被自己的这个猜测给吓了一大跳。

    “不行,我不能让他得到空间如意门。”

    余默虽然不清楚空间如意门究竟有多大作用,但阁主不惜以身犯险,肯定是有大用处。

    “有点不对,他是从什么地方得知空间如意门的呢?若是他一直就知道,何必等到现在才来,那只有一种可能,他是最近才知道的。”

    余默眼中闪烁精光,心思缜密地推理下去。

    “他才从酆都回来,肯定是从酆都得知的这个消息?空间如意门与空间有关,酆都城主一直想来人间,说不定他就是把希望寄托在了空间如意门上。”

    想通了这一点,一股寒气直冲天余默的灵盖。

    酆都入主人间,这比他和阁主之间的恩怨更重要,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酆都城主得逞。

    “阁主,你和黑袍老祖一样,都和酆都城主沆瀣一气,不顾天下人的死活,你是死有余辜。”

    余默心中杀意汹涌澎湃。

    呼!

    他深吸口气,站了起来,真元又在经脉中游走,终于恢复了几分功力。

    他等不及完全恢复,风风火火地行动起来。

    踏波而行,他也不知走了多远,但这片海域仿佛没有尽头,任由他如何狂奔,都找不到出口。

    他猛然记起阁主先前那一幕,心中一动,凛然道:“这个空间看似不大,但可以无限延伸,根本不是我凭借蛮力能冲出去的,只能取巧。”

    他若是知道空间法则,这小小的障碍自然难不住他。

    但那是美好的奢望而已。

    他静下心来,闭上了眼睛,天地间只剩下一片死寂,没有一点声音。

    “无论怎么变化,这地方还是大海,而我脚下也是海水,从天上无路可走,那就只有入海。”

    “这海有多深,我也不知,但我有龙族能量,入海反而对我没多大危险。”

    他想通这一点后,不再犹豫,仿佛是一尾鱼儿,噗通一声,一头就扎进了大海之中。

    龙族能量激发,化作一块块金色的鳞甲,遍布余默周身。

    他觉得自己和海水融为了一体,自由自在的呼吸前行。

    他迅速下潜,不知下潜了多少米,但他清晰感觉到四周的压力逐渐增大,仿佛可以压碎任何东西。

    但当这些压力传来时,碰到他周身的鳞甲,又烟消云散,对他没有丝毫伤害。

    眼前越来越黑,除了他身上的鳞甲所散发的金光,大海中再没有了其他光线。

    突然!

    余默撞在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

    他吓了一跳,神经绷的笔直,惊呼道:“什么东西?”

    定睛一瞧,借助微弱的金光,他看清楚了,并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前方就是海水。

    他伸手摸了下,手却没办法从海水中探过去。

    海水中仿佛蕴藏了一股神秘的力量,挡住了他的手。

    “这是一层障碍,难道我到底了?”

    “不过,这海底竟然没有泥沙,依旧是海水,怪哉。”

    他目光如炬地盯着前面的海水,那层无形的障碍阻挡了他的去路,他环顾四周,这地方只有他一人,安静的有些可怕。

    “一路走来,我都没看到空间如意门的影子,没准我突破这一层障碍,会有一点线索。”

    他不假思索,立刻运转功力,这一路下潜耗费了不少时间,他的功力恢复的七七八八了。登时,他身上的鳞甲金光大作,他像是一条金龙,摇头摆尾,冲向那无形的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