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哥,给你的小女友买根手链吧,一条手链手相牵,心相连呀!”

    冷雨萱先行离去了,秦古牵着方影儿的手,随意在偌大的书坊内逛着,突然一名摆地摊商贩的热情扑面而来。

    看着少男少女停下来脚步,好似被自己的话说的有些意动,筱九心里一喜,继续自卖自夸。

    “好看么,秦古哥哥。”轻轻晃动着手,冰青色的手链闪动着光泽,看上去分外的美,虽然只是街边摊头上所买的一条手链,不过因为是秦古给她买的,故而方影儿心里喜滋滋的,戴上后不由询问了一句。

    “我能说不么?”秦古明知而故问。

    “当然不能。”方影儿一口否定。

    “手链是好看,不过又怎么能比得上影儿的冰清玉洁。”情意相投的少男少女在一起,甜蜜的话语似乎还真是不嫌多,更何况秦古和方影儿都如此多年未曾见面,一路上宛如有着说不完的话语,“对了,影儿,刚才的那位摊主还真是奇怪,我不就是喊了她一声大姐么,弄得就像是我得罪了她似的,眼睛里都宛如喷火了。”

    “谁让你喊她大姐。”听着秦古说起方才的一幕,方影儿也颇觉有趣。

    “那我应该怎么称呼她?”秦同学一副虚心好学的样子。

    “当然是姐姐咯。”

    “姐姐?这和大姐有什么区别?”

    “虽只有一字之别,不过区别可大着呢。”方影儿也不知秦古是不是在装糊涂,无端的称呼女孩子大姐,那岂不是将别人给喊老了……

    与方影儿对视了几眼,不用多说,秦古似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可是这样也太没道理了吧。”

    “秦古哥哥,影儿跟你讲一个道理,那就是女孩子向来是不讲道理的。”端详着那冰青色的手链,方影儿步履轻快。

    女孩子向来不讲道理么?秦古怪怪的看了方影儿一眼,似在想要不要提醒她一句,如此来说将她自己都给包含进去了,想了想还是算了,会心一笑,又何必纠结于这些。

    万象学堂位于丽城之南,背靠万象山,学堂大门正对镜江。镜江是丽城当地人嘴里的称呼,确切的说这其实是条比较大的小溪,通俗一点便可称作大溪,只是流经万象学堂所处的一片区域之时,大溪之水不知何故变得格外的平缓,水面波光粼粼如同一面明镜,于是这一段水域又有了个雅称:镜湖。

    镜湖的这边是万象学堂,而水的另一边则是同为三大学堂之一的一间学堂,至于王霸学堂则是位于丽城之北。

    不知不觉中,方影儿和秦古来到了镜湖,看着隔岸遥遥相望的一间学堂,少女道:“秦古哥哥,听说一间学堂的书生学子大多是女子,这是不是真的?”

    “的确如此。”秦古点了点头,因为方影儿突然的提起,他倒是也突然的想起了什么,“创立一间学堂的先生乃是名女子,故而招收的学子大多都是女子,以前冷雨萱便是一间学堂的一员,后来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转而来到了万象学堂……”

    “我记得那时冷雨萱留着极短的头发,看起来像极了男孩子,导致万象学堂的许多同学最初都将她当作了男孩子,更有意思的是不知为何每次水镜先生看到冷雨萱时表情都会有些怪异。”

    水镜先生便是张一鸣,据说当初他重返丽城,便在这依山伴水的镜湖之边结庐而居,后来就有了万象学堂,再后来水的另一边多出了间一间学堂,自此以后丽城便不再是王霸学堂一家独大。

    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极快,秦古和方影儿似只看了看那湖光山色,不觉已经一天过去了。

    回到草庐,看着方影儿将书架上的书一本本的往床上搬,秦古暗觉奇怪,不知这小妮子在打着什么主意。

    “粗茶淡饭还习惯么?”小屋内只有点点烛光,搭配着夜空透过窗户洒落下来的星光,秦古看着默默不语的方影儿心里莫名竟有些忐忑,可能是他太在乎眼前的这名少女了,这名让他渐渐认同了这个世界的少女。

    汇聚出书气之页的书者已经可以做到不食五谷杂粮,因为书者学识凝聚身影可以带着书气之页进入书山海,有了书气之页,就算是学识身影不在书山海,书气之页也能够缓慢的汲取书卷之气。

    不过这样的话最好要在书山海内有个安全固定的居所,如此就会受到山海天宫的保护,否则书气之页所蕴含你的书卷之气很可能白白做了他人的嫁衣,毕竟不是人人都愿意脚踏实地苦修,若能够让实力突飞猛进,再大的风险在许多人看来也是不值一提……

    “哪有?”方影儿摇摇头,望着秦古目中有着不一样的神彩,“影儿又不是娇生惯养的小公主,怎么会如秦古说的那般习惯不了粗茶淡饭。只是想着如果能够每一天都如这般简简单单,开开心心就好了,所以我改变主意了。”

    “改变主意?”秦古有些不解。

    “我原本打算弄明白秦古哥哥的心意便回天书城,现在差不多已经明白了。”方影儿挪着板凳,渐渐地将螓首靠在了秦古的肩头,“可是影儿突然不想这么快就回天书城了,万象学堂还有两个月就迎来这一届书生的终业,我留下来陪着你好不好?”

    “那当然好!”听着方影儿这么说,秦古心里一喜,可旋即想到了她的身份,又有些犹豫,少女说是说并非娇生惯养的公主,不过来历似乎颇为不小,可是却极少和他谈起,而张一鸣也未曾多说,只知道她来自天书城的大方之家,“只是……”

    “没有什么只是。”方影儿打断了秦古的话语,“影儿能决定自己的婚约,自然也能选择自己的生活,只想知道好,还是不好,若是好,我就留下来!”

    “好。”方影儿都这般说了,秦古觉得如果还不说好,那么自己就变成傻子了。

    “好,那现在吃饭咯。”

    粗茶淡饭,烛光配着晚餐,没什么刻意而为,却是感觉分外的温馨浪漫,方影儿说是来探明秦古的心意,其实又何尝不是来表明自己的心意,她看过很多书,但从来没看过休书,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看:“秦古哥哥,你说我们现在是不是很像你以前所说的牛郎和织女。”

    “是,影儿就是我心目中的仙女。”

    用餐完毕,收拾了一下碗筷,秦古看到了床上多出来一道薄薄的用书籍砌成的墙,不用说这自然是方影儿的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