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尽管弟弟叶兴达信誓旦旦,叶兴盛对这种染指经济利益的事儿向来反感,市三中教学楼那可是投资超越千万元的大项目,这简直就是一块儿肥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他要是跟人打招呼,传到市委市政府领导耳朵里,问题可就有点严重。

    如果别人也盯上这块肥肉,他跟别人“抢食”,把对方给惹毛,对方跟他硬杠,他也不好收场!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事真要是能瞒天过海,其带来的收入还是很可观的。而且,就像叶兴达所说,工程给别人做,别人要是偷工减料导致楼房出现质量问题,他这个分管教育局的副市长估计多少会受到影响。

    以前在京海市任职的时候,有个退休老领导就说过,但凡是跟基建有关的生意,商人都能赚到钱,而且利润很丰厚。任凭商人很随意地中标,然后攫取走巨额利润,而作为为项目付出很多努力的官员,他们却领着微薄的工资,这公平吗?

    导致领导染指基建项目的原因之一是,但凡是经手基建项目的领导,哪怕不染指基建项目,别人也会怀疑你染指基建项目。

    这也是很多领导把持不住自己的原因之一,既然不染指基建项目也要经受别人狐疑的目光,那干脆就染指得了!

    对于弟弟叶兴达的请求,叶兴盛思考了很久,最终下定决心,不染指基建项目,别人怎么样是别人的事儿,他自己必须把持住自己。只有身正了,才不怕流言蜚语,也不怕别人的胡乱举报!

    叶兴达和赵广军对叶兴盛的决定十分失望,尤其叶兴达,恨不得跟叶兴盛断绝兄弟关系。可叶兴盛就这脾气,他也没办法。

    后来,叶兴达跟赵广军商量之后,对叶兴盛提出了一个非常合情合理的要求:要叶兴盛保证招标的公平!只要是公平招标,没有内幕,他和赵广军的中标机会也会提高很多。

    “哥,既然你想洁身自爱,那成,我答应你。但是,你必须保证招标的透明,确保别的官员不染指该项目,我和赵叔叔也能有很大的信心中标的!”叶兴达说。

    叶兴达的要求很合理,叶兴盛却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基建项目是犯罪率极高的领域,很多大领导落马,均因染指基建项目,攫取巨额经济利益。

    市三中盖教学楼,肯定会有领导想染指该项目,想要确保别人不染指该项目,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不过,总比自己染指该项目好。

    “成,我答应你,我会努力确保别人不染指该项目!”叶兴盛终于抬起头,语气十分坚定。

    叶兴达没再说什么,却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说是这么说,叶兴达很快通过自己的关系打听到,市三中教学楼的建设项目,招标权并没有落在市三中,而是交由天元市教育局来负责,市教育局局长周智安亲自主抓这个项目。

    赵广军有一天跟朋友吃饭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周智安和一建筑商走进饭店,便意识到,他和叶兴达想要中标市三中的基建项目有点悬。

    “又是周智安!”得知消息,叶兴盛顿时火大,天元市教育水平一直很落后,原本希望新上任的教育局局长能抓好教育,把天元市教育水平提高上去,哪里料到,这厮才刚一上台便大有要染指基建项目之势,胆子可不是一般大!

    “哥,你还是分管教育局的副市长呢,都被手下给骑到头上了,我看你就是一怂蛋!”叶兴达讥讽道。

    叶兴盛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咂咂嘴:“你懂什么?你哥我真要是那么容易被人欺负,还能当上副市长?”

    “那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问题不是你该问的!”叶兴盛摸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喷出一团烟雾。

    缭绕的烟雾中,叶兴盛的目光渐渐地变得寒冷。

    对于叶兴盛来说,想要给周智安和他的后台市委副书记、市长郑振东一个强有力的威慑,光他自己是无能为力的。甚至,找市委书记关仕豪给他撑腰,其作用也不大。

    最有效的方法,莫过于找他自己的后台!

    叶兴盛的后台有两个,一个是省委副书记、省长陈海光,另外一个便是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龙振国。

    陈海光这个后台太强大,而且,来往也不是很密切,如此小事还用不上这层关系,龙振国是寻求支持的最好人选。

    恰好有千年人参要送给龙振国,叶兴盛挑了个好日子,独自出发前往省城。

    出发之前,叶兴盛原本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龙振国约好第二天去龙振国家的,当天到了省城,龙振国妻子邹云英却打来电话,她家里有点事,要到第三天才能见面。

    叶兴盛没办法,只好在省城多停留一天。

    这天上午,叶兴盛在酒店自助餐厅吃过早餐,闲着无聊便戴上墨镜在街上闲逛。

    正走着,身边开过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司机是一名年纪大概二十多岁的女孩,长发披肩,长得很漂亮。

    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宝马车后座,叶兴盛猛然一愣,后座上端坐着的人明明就是心爱的女人章子梅!

    这到底怎么回事?

    章子梅为何坐在宝马车上?

    “子梅!”叶兴盛脱口大叫,惹来行人讶异的目光,方觉失态,却也顾不上那么多,拔腿便朝那白色的宝马车追去。

    宝马车起初开的不疾不徐,饶是如此,叶兴盛一路狂奔,竟也能渐渐地缩短和宝马车的距离。

    只是,宝马车开出行人较多的街道之后,车速骤然加大,叶兴盛瞬间远远被甩在后面。

    “子梅,子梅”叶兴盛大声吼叫,希望能引起章子梅的注意,好让司机停车。

    吼了一阵,车子渐渐消失在前方拐弯处。

    叶兴盛方觉刚才的吼叫是徒劳,宝马车车窗是紧闭着的,哪怕他吼叫的声音再大,隔音效果极好的车窗也会将他的声音挡在外面。

    转身拦了辆出租车,叶兴盛指着宝马车消失的方向,气喘吁吁地对中年男司机说:“师傅,往那方向开,看到一辆宝马车就追上去!”

    中年男司机十分不满:“帅哥,路上宝马车多的是,你到底让我追那辆?”

    “别问那么多,赶快开,见到宝马车,你追上去就是了!该给的钱,我一分不会少你!”

    “你还是下车吧,我可不想为了这点钱,冒这个险!”出租车下了逐客令。

    叶兴盛重新拦了一辆,吸取教训,不再提追赶宝马车之事,之事让司机往宝马车消失的方向开,司机驱车开了几个公里,却哪里还能见到宝马车的踪影?

    走在熙熙攘攘大街上,叶兴盛怅然若失,他并没有无名道姑的电话,想不明白,章子梅为何下山,便给京海市市委副书记、市长赵德厚打了个电话。

    赵德厚也很惊讶和不解:“有这事?我一点都不知道!”

    叶兴盛却是不信:“赵书记,把子梅送到普罗山,可是您的主意,子梅下山,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赵德厚有些生气:“胡扯,我平时忙得跟什么似的,哪有心思监管子梅的一举一动?”突然想到叶兴盛是副市长,身份地位也不低,便换了缓和的语气:“这么着,你先等一会儿,我给无名道姑打个电话!”

    过了一会儿,赵德厚来电称,无名道姑手机关机,他联系不上她。至于章子梅是否下山以及到哪里去,他一概不知。“小叶,你先别着急,等无名道姑开机,事情就会水落石出,无名道姑是个极其负责任的人,她答应别人的事儿,一定会做得很好。她不会随便放任子梅下山不管的,其中可能有隐情,也有可能你看错人了!”

    叶兴盛哪里会看错人?他还没老眼昏花到那个地步,宝马车上的人确实是章子梅!

    街边有共享自行车,叶兴盛拿了辆共享单车,在附近转了一圈,却没找到那辆宝马车,他心里难过极了,章子梅是他最心爱的女人,日思夜想都想见到她,她到省城做什么?开车的年轻美女又是她什么人?

    叶兴盛所处的位置是一处颇为繁华的商圈,转了一圈没找到章子梅,正十分失望,突见那辆锃亮的宝马车靠边停下。司机仍然是那个十分漂亮的年轻女孩,只是,车上已经没有章子梅。

    停好车,年轻女子下车朝附近一家豪华商场走去,从后面看,她长发披肩,身材亭亭玉立,曲线相当动人。

    叶兴盛赶紧将手中的共享单车丢到路边,拔腿朝那年轻女子追去。

    那女子所在的位置很靠近商场,叶兴盛走到商场门口,年轻女子已经进入商场,正朝商场深处走去。旁边有了洗手间提示牌,很明显,年轻女子想去洗手间。

    急于知道章子梅的下落,叶兴盛迟疑了片刻,举步继续追赶年轻女子。

    这家商场很热闹,哪怕是洗手间附近都人来人往,等叶兴盛走近洗手间,却已经没了年轻女子的身影。

    叶兴盛在女厕门前止步,心想,年轻女子可能进了洗手间,要不了多久就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