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红色莫斯科 > 第388章装甲列车出击

第388章装甲列车出击

    德军的偷袭,给近卫第35师造成了巨大的损失。经过刚刚那番白刃战之后,师部连格拉兹科夫在内,活着的就只剩下了十一个人,其中一半还是伤员。

    而各团得知师部遇袭,都纷纷派人赶来救援。最先赶回来的,是教导员营长伊巴鲁少校,他带来五十名战士。见到师部外面尸横遍野,不禁为格拉兹科夫的安危担心起来。等他看到格拉兹科夫一切正常时,悬着的心才重新返回肚子里。

    他见格拉兹科夫的处境有些不妙,便主动向他提出:“师长同志,我把这些战士都留下保护您吧。”

    “不用不用。”谁知格拉兹科夫听后却摆着手说:“少校同志,前沿正需要人手呢,你还是把这些战士都带回去吧。只要你们能挡住敌人的进攻,我这里就会平安无事的。”

    如今战事危急,伊巴鲁也没有和格拉兹科夫假客套,既然是师长亲自吩咐,让自己把部队带回前线,自己作为部下只能服从。于是,他答应一声,便准备往回走。谁知刚走了几步,就被格拉兹科夫叫住:“少校同志,请等一下。”

    伊巴鲁停下脚步,望着格拉兹科夫问道:“师长同志,请问您还有什么指示?”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格拉兹科夫把扎利茨曼叫过来,向伊巴鲁介绍说:“这位是捷尔任斯基工厂的副厂长扎利茨曼同志,如果刚才不是他及时率民兵赶到,我想我们已经在德国人的围攻下,全军覆灭了。”

    “您好,扎利茨曼同志。”听说眼前这位穿着便装的中年人,在不久之前救过自己师长的命,伊巴鲁连忙向对方伸出手,同时态度热情地说:“谢谢您救了我们的师长。”

    “我们都是斯大林格勒的保卫者。”扎利茨曼握着伊巴鲁的手说道:“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可惜只打死了十几个德国人,其余的都让他们逃走了。”

    格拉兹科夫等两人寒暄了几句后,对扎利茨曼说:“副厂长同志,少校他们那里需要人手,你能派两个连过去吗?”

    “没问题,”对于格拉兹科夫的请求,扎利茨曼毫不迟疑地说:“我们厂的歼击营赶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帮助你们的,我这就命令部队跟着少校去前沿。”

    伊巴鲁刚带着两个民兵连离开后,师参谋长也带着一群战士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看到格拉兹科夫安然无恙,顿时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说道:“师长同志,我听说德国人冲到了师部附近,担心您有危险,所以专门赶来增援。怎么样,您没事吧?”

    “我没事。”格拉兹科夫用手朝旁边整齐摆放的指战员遗体一指,说道:“不过师部的参谋、通讯兵和后勤人员几乎都牺牲了。”

    “师长同志。”师参谋长扭头朝自己带来的战士看了一眼,试探地问:“我把这些战士都留给你吧。”

    “前沿需要战士,你还是把他们都带回去吧。”格拉兹科夫又把对伊巴鲁所说的话重复了一遍:“你们在前沿打得越好,我这里就越安全。”

    看到师参谋长要带兵离开时,扎利茨曼不等格拉兹科夫说话,便抢先问道:“将军同志,需要我派人跟着这位上校去前沿吗?”

    见扎利茨曼主动提出去前沿,格拉兹科夫连忙使劲地点点头,说道:“副厂长同志,这真是太好了。那请您再派两个连,跟着我的参谋长一起到前沿去吧。”

    扎利茨曼从捷尔任斯基厂里带来了五个连,往第100、第102团各派出的两个连之后,只剩下了一个连。他深怕格拉兹科夫把剩下的部队也派上前沿,连忙向对方提议道:“将军同志,剩下的一百多名民兵,我看就留在这里,负责师部的保卫工作,和收敛那些牺牲的战士遗体吧。”

    按照格拉兹科夫的想法,他的确想把扎利茨曼手里剩下的一个连,也派上支援第101团,但是听到对方说想让这些民兵留下收敛自己部下的遗体,便临时改变了主意。他冲扎利茨曼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副厂长同志,您和您的部下就留在这里吧。”

    …………

    就在近卫第35师和捷尔任斯基的民兵顽强阻击德军时,第30独立装甲列车营的装甲列车出动了。这列编号为74的装甲列车,在八月的战斗中,曾经帮着马马耶夫岗的守军,歼灭了德军的一个快速纵队。今天他们接到近卫第35师形势危急的电报后,又紧急出动了。

    装甲列车沿着铁路线,来到了第101团防御阵地的后方,车厢顶部的火炮,开始炮击正冲向阵地的德军坦克。四挺马克西姆重机枪的枪口从射击孔伸出,随着车内的指挥员一声令下,便同时发出了怒吼,长长的焰口,如同四条暗红色的鞭子,狠狠地抽向密集的德军步兵,把他们成片成片地打倒。

    看到进攻自己的德军步兵,被来自后方装甲列车的机枪火力打倒让自己头疼不已的坦克,也被装甲列车上方的火炮击毁之时,憋屈的第101团指战员们不禁扬眉吐气,他们不顾战斗还没有结束,便纷纷转身冲着装甲列车的方向高喊“乌拉”!

    进攻第101团阵地的是德军的一个步兵营,以及一个拥有六辆坦克的坦克连。但在装甲列车强大的火力打击下,敌人的攻势被迅速地瓦解,六辆坦克全部被炮火击毁,而负责进攻的步兵,也扔下了上百具尸体狼狈而逃。

    见进攻第100团阵地的敌人撤退了,装甲列车又继续前行,来到了第100团的防御地带,用炮弹和机枪子弹,粉碎了德军在这一地区的进攻。可是就在装甲列车营的营长命令部下继续朝第102团的防区前进时,一名上尉向他报告说:“营长同志,我们的弹药消耗得差不多了,需要立即返回驻地补给。”

    “什么,弹药消耗得差不多了?”营长听到部下这么说,不禁皱着眉头问:“按照规定,不是每门火炮备弹200发,重机枪备弹30000发吗?怎么,这么快就打光了?”

    “营长同志,”听到营长这么说,上尉有些哭笑不得地说:“我们昨天沿着环城铁路巡逻时,已经将半数的弹药,将城南方向的守军。原本说今天给我们补充弹药的,甚至补充的弹药还没来,我们就接到了出击的命令。刚刚连续击退了两路敌人的进攻,弹药也几乎消耗殆尽了,假如再不回去补充的话,德国人再进攻时,我们就只能干瞪眼了。”

    装甲列车在战场上的表现,格拉兹科夫和扎利茨曼都在指挥部里看到了。看见随着装甲列车的出场,进攻第101和第100团阵地的敌人被击退了,阵地前方只剩下燃烧的坦克和成片的德军尸体时,两人都激动了起来。

    格拉兹科夫对扎利茨曼说:“副厂长同志,您都看到了吗?我们的装甲列车一出场,德国人就被打得落花流水。等他们到了第102团的防区,击退了进攻那里的敌人,我想今天的战斗就该告一段落了吧。”

    扎利茨曼虽说曾多次见过这列装甲列车,但看到它开火还是第一次,他没有想到威力居然会如此巨大,轻而易举地粉碎了德军的进攻。他等格拉兹科夫一说完,便点着头说:“没错,将军同志,假如我们能多几列这样的装甲列车,那么德国人根本没有机会靠近城市。”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看到被自己寄予众望的装甲列车,居然由南向北,轰隆隆地从自己面前驶过。看到这种情形,扎利茨曼不禁有些意外地问:“将军同志,按理说,装甲列车不是应该赶到您的左翼,去支援在那里作战的第102团吗?怎么调头朝北面开了呢?”

    别说扎利茨曼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格拉兹科夫照样是一头雾水。他连忙拿起电话,接通了第102团的团指挥所,找到了在那里指挥作战的副师长,开门见山地问:“杜比扬斯基上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装甲列车不是开去支援你们吗?为什么一炮不发就直接退回来了?”

    “我也不知道啊,师长同志。”由于第102团所在地段,依旧在进行激烈的交火,杜比扬斯基和格拉兹科夫通话时,不得不扯着嗓子喊道:“我们这里战况正激烈呢,我还想着等装甲列车过来给我们解围。谁知他们在半路上停留了一段时间后,就径直调头离开了。”

    见杜比扬斯基也不知怎么回事,格拉兹科夫有心打电话给装甲列车营的指挥员,问问他究竟出了什么事情,眼看就要到达第102团的防区,谁知去调头回来了。

    装甲列车一回到驻地,营长就拉开车门从车厢里跳到了月台之上,冲等在那里的后勤人员喊道:“快点弹药搬上车,我们还需要再去支援友军作战。还有,司机,立即给列车的锅炉加水加煤,我们待会儿还有更远的路要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