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思归路 > 第503章酸山醋海
    闻言,奚江远顿时眉毛一挑,正想要问些什么,结果就听到吗,门外传来一阵声音:“太子殿下,卑职康王麾下亲卫统领宁羽,奉命前来护卫殿下周全…”

    …

    听到动静,奚江远正要脱口而出的话瞬间咽回腹中,见到一旁的那可云也已经重新调整好状态,对着自己露出一个十分迷恋的眼神,心中不由一动,却又很快的回过神来,这才朝着门外应了一声道:“恩,辛苦了,孤的安全,就劳烦宁统领了…”

    闻言,门外的宁羽朝着面前的大门抱了抱拳沉声道:“太子殿下言重了,卑职不过是奉了我家王爷的命令,前来护卫殿下您的安全,不敢让太子殿下忧心挂念…”

    “恩,宁统领,那就请你在握着屋外守着吧,孤有些累了,要休息一会儿…”房中,奚江远回到自己的榻上躺下,口中一边打哈欠,一边朝着门外吩咐道…

    听到声音,宁羽只是朝着大门又抱了抱拳,然后就转身朝前走了两步,神情严肃的如同一尊门神一般站在了门前…

    只是,他此刻脑海中又想起刚才倾鸢来找他的时候,那浑身散发着煞气的模样,心知必定是这纨绔太子又在刁难她了,所以也没说什么,就赶紧过来替班…

    说到底,这护卫南渊使团毕竟职责重大,而且,又是自己的主子领的这份差事,不管怎么样,这使团中最重要,身份最高贵的太子是不能出问题的!

    “狗日的个纨绔太子,迟早让我逮找机会把你臭揍一顿!”只不过,职责归职责,但是宁羽,其实也是对奚江远这个看上去玩世不恭的家伙没什么好感,就像现在,心中就已经在大骂奚江远了…

    “阿嚏…”随着宁羽的怨念加深,屋里还传来了一声打喷嚏的声音,顿时,将宁羽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也给打散了不少…

    而另一边的公堂之内,因为莫梓婼的到来,整个公堂的气氛都变得有些微妙起来,周羽和钟平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面前这谁都没有率先开口的三人,无奈的耸了耸肩,然后各自朝后不动声色的退了一步,似乎是想要远离这一片酸山醋海…

    实际上,想要溜之大吉的何止是周羽和钟平他们,包括陆染秋他们三个当事人,此刻也全都表情尴尬的看着对方,都想要转身离开,只是,却谁都没有真的去挪动脚步…

    也不知过了多久,最后还是陆染秋沉不住气,看着莫梓婼笑了笑说:“梓婼,刚好你来了,我们正在讨论接下来的行进路线呢,你这个鬼面玄甲军的主将也是该过来听听的…”

    闻言,莫梓婼先是一愣,随即嘴角弯了弯,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口中还啧啧有声的开口道:“呵呵,我还是鬼面玄甲军的主将吗?我都快感觉不到了呢!说起来,这次奉了陛下的旨意,领着一万人过来给你当帮工,忙帮上了多少先不说,单单是我这一万人的队伍,就已经被你们给拆的七零八落了,搞我的现在倒是像变成了个小兵一样,手上连一个人都没有…”说着,她还嗔怪的看了眼陆染秋…

    闻言,陆染秋嘿嘿一笑,他自然是明白莫梓婼话里意思的,毕竟,现在的情况确实如此,她麾下的一万鬼面玄甲军,除去之前因为与赤嗥他们作战时损失的一部分人马,三千人现在暂时归属陆建州统辖,四千人已经在鬼面玄甲军副将邓元浒的带领下,先行押送淮阳道的犯案官吏及其亲属返回京城,剩下还有两千人在之前就因为陆染秋担心瘟疫难以控制,而被他安排在出入淮阳道的各个关卡栈道上,防止最坏的情况出现,所以,现在真正跟在莫梓婼身边的鬼面玄甲军,实际上,就只剩下数百人而已了…

    想到这里,陆染秋自然不敢再去和她对着来,毕竟不管怎么说,这次看上去,莫梓婼确实是吃了不小的亏!他赶忙朝着莫梓婼抱了抱拳笑道:“哎呀,梓婼你这话说的可就太见外了,那些兵马我们也不过是暂时借过来调用,等回了京城,他们不还是你麾下的精锐嘛…等回了京城,我去奏请父皇,请他降旨恩赏兄弟们一番,多的我不敢保证,但是给每个兄弟多争取十两银子的赏银,我想,父皇还是会答应的…”

    闻言,莫梓婼只是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每人十两银子,亏你还是名满天下的靖王爷呢,难道我的兄弟们跟着我千山万水,不辞辛劳的长途跋涉到这里,就只值这十两银子?”

    陆染秋还想要再辩解些什么,结果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大笑声:“哈哈,莫将军不要嫌少,五弟能帮你多争取到十两银子,已经算是很大的能耐了!实际上,诸位可能也都有所耳闻,因为之前的北境战事,还有这次淮阳道的天灾所影响,今年朝廷国库吃紧,就连父皇今年的寿诞,都为了节省开支,而和南渊使团入京的事情搅到一起,父皇给定下了标准,寿诞连同招待使团一行,开支被限定在五十万两以内!如今,五弟还能帮你的弟兄们多争取十万两银子,这绝对算是父皇圣明,又对五弟格外恩宠的恩典了…当然,如果莫将军不嫌弃,孤也可以去试试,不敢说每人十两银子,但是每人五两,孤在父皇那里,应该还是值这些钱的…”

    …

    看到陆建州朝着自己这边缓缓的走过来,莫梓婼的脸色忍不住微微一变,似乎又想起那天在界幽谷中的事情,脚步也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见状,陆染秋赶忙站到她的身前,然后朝着对面的陆建州笑了笑说:“二皇兄,既然你也看得出父皇和朝廷如今的窘境,那最好还是不要再给父皇增添负担了吧,这件事情,不如就交给小弟来处理吧,说到底,这鬼面玄甲军之所以会离开京城那等繁华之地而到此地来受苦,还是我的过错,自然由我这个当事人来弥补,会显得更加自然一些吧…”

    说这话的时候,陆染秋还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对面的陆建州,眼神中频繁闪现的精光,似乎在说明着什么…

    闻言,陆建州倒也慢慢的停下了脚步,他当然听出陆染秋的言外之意,本来自己会接这个话题,一方面是想要冲淡公堂中有些微妙的尴尬气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也听出了陆染秋话里的另一层意思;很明显,陆染秋和自己一样,既想要借机岔开话题,又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让鬼面玄甲军对他感恩戴德,即便不会有什么特别大的作用,但是十万两银子,能够赢得这支天下骄兵的好感,已然是一件稳赚不赔的买卖了!

    所以,他才会想要趁机也插上一脚,至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陆染秋把这么大的好处给吃下去,尤其是这个好处还不用他自己多出一分钱的情况下…

    只是,他自己也没想到,莫梓婼会对自己的心意做出那样的反应,一时间,也值得看着陆染秋将她护在身后,整颗心都慢慢地沉入谷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