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中午,二人进了城外八水湖畔的如洗酒楼用餐,这是一家环境优雅的大酒楼,客人不多,价格也不菲。

    草草用完餐,师宝让瀛亭结好账,离开了酒楼,驭剑直奔红凋会、一溪堂掌城大比的飞雨山庄,它与如洗酒楼隔湖相望。

    此刻的飞雨山庄,除了有四品玄阵保护外,还有两群玄修守护着。大门一边站着清一色的枯黄修袍,上饰一朵盛开的红花,正是红凋会的弟子。另一边站着清一色的水色修袍,上饰一片飘动的叶子,却是一溪堂的人。

    除了那些特殊的贵宾级人物,其他进入飞雨山庄观赛的玄修,必须付费,每位一颗中品玄石,愿者入内。

    这项收费制度的实施,起到了隔离作用,那些没钱看热闹的玄修,只好站得远远的,等待比赛结果。进庄观赛的玄修,多少有些身价,也不在乎这些钱,只要欣赏到十年一次的大赛,倒也不冤枉。

    山庄的一片草地上,已经搭好了高高的赛台,巨大的防护罩闪闪发光。周围摆放了许多桌椅,师宝和瀛亭各花十颗中品玄石,买了个贵宾席,可以舒服地坐在前面,品尝一杯玄茶,近距离观看比赛。

    师宝刚入座,捧起一杯玄茶,品尝了一口玄茶,突然耳中收到一道传音:“公子,我家主人请您入内一叙!”

    比赛即将开始,有人相邀,师宝并没有吃惊。他放下茶杯,四顾一下,很快发现传音的人,站在数十丈之外的一位青年玄修,看不出是哪个门派,便点头表示同意。

    那道传音又传了过来:“请公子一人来后面的莲池阁。”

    师宝嘱咐了瀛亭几句,便起身远远跟在那位青年玄修,沿着小径向后面花园走去,一路并没有人拦阻。

    飞雨山庄表面看似不大,师宝走了一段路才感觉,山庄远比自己想象的要空阔。

    整个山庄被隔成几个区域,后庄的晓莺阁一带安排红凋会休息,兰露阁一带安排一溪堂休息,这两大区域由玄阵相隔,彼此互不相扰。

    师宝去的莲池阁,与晓莺阁、兰露阁二大区域无关,独立于庄内一处幽静的院落,也有玄阵守护。

    莲池阁内,一池莹香春水,池面烟波微卷,池中白莲荷花,一奁明镜别样红,池边清木山竹,高阁深榭,满院幽静。

    师宝进入院子,来到阁中,见到一位霓裳锦衣,雍容华贵的美妇坐在椅中,修为之高,令人乍舌。

    美妇见师宝进来,缓缓抬起头来,美丽的脸庞凝视着他,娇声说道:“公子,请坐!”

    师宝一愣,整个阁中空空荡荡,除了美妇臀下有一张椅子,并无其他座位。他微微一笑,手在空中一指,一张木椅凭空出现在自己的身后,道了声“多谢!”就一屁股坐下,也不行礼。

    “不错!”等师宝坐好,美妇凝视着师宝一会,才微启檀口,声如天籁:“公子的修为已臻玄丹境三层以上!”

    “夫人如何见得?”师宝暗吃一惊,看着美妇,轻声问道。

    美妇露出一丝微笑,娇声道:“本座听说公子凭一己之力,收服了断云门,还有些不信,现在见到公子,方信这不是虚言!”

    原来这个消息还是瞒不住有心人,师宝心中一阵感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反问道:“夫人为何对此事有兴趣?”

    “你对本座的身份是不是感兴趣?”美妇轻声问道。

    “当然!”师宝回道:“但夫人不说,在下不会主动相问!”

    美妇的脸上露出欣慰之色,看着师宝,柔声道:“公子有个性!实不相瞒,本座是鹊州碧秋宗的梦越长老,不瞒公子,碧秋宗与红凋会有联盟关系,这次掌城大比,红凋会必败无疑,碧秋宗如果出手,恐怕招来更大事端,就想请公子出手相帮。”

    “哦!”师宝面露惊讶,问道:“夫人何出此言?在下何德何能,有资格出手相帮红凋会?”

    美妇反应很平静,早就料到师宝如此反应,道:“公子,你年纪轻轻,能轻松打败二位玄丹境二层修师,修为至少在玄丹境三层高段,不愧是八极阴煞堂堂主,你的实力足以横扫一溪堂的所有选手。”

    师宝面露惊色:“夫人对在下如此关心,真是大出在下的意料!”

    美妇抛出诱饵:“公子,事成之后,八极阴煞堂不但能安然立足八水城,而且本座还有一物相谢!”

    “不知夫人有何物令在下动心?”师宝微笑问道,对美妇的话已有兴趣。

    美妇盈盈一笑,道:“公子,这件宝物,相信你会喜欢的。来人!”

    阁外,两位少女小心翼翼,捧着一个紫金木盒,走了进来,到了师宝身边,打开木盒,道:“公子请看!”

    紫金木盒内只有一枚色泽乌黑,灵气缭绕的玄牌,正面刻着“素虬境”三个字。

    师宝不敢动用天妖元识查看,他对这位碧秋宗的梦越长老心存忌惮,而是用眼睛扫了一下玄牌,看了美妇一眼,微笑问道:“这是何物?”

    美妇莞尔一笑,娇声道:“素虬玄牌,每位雨霓界青年才俊梦寐以求的宝物,公子怎么可能不知道?”

    素虬境究竟是类似比赛的碧峤秘境,还是类似修炼的蟾华秘境,或者只是一个藏宝秘境?

    “请夫人赐教!”师宝对素虬境一无所知,只好虚心求教道。

    美妇误会了,她以为师宝想知道获得这枚素虬玄牌的对价,就娇笑一声,玄牌从木盒中飞了起来,悬在师宝的面前。

    玄牌正面刻着“素虬境”三个字。反面却是雕刻着瀛峤浮烟,沧波挂月,一叶扁舟夜渡的景象。

    美妇轻声道:“任何玄丹境三层以上的年轻玄修凭此素虬玄牌,都可以在三月一日进入素虬境,争夺素虬天士称号,前百名素虬天士成为遐荒天士,就可以参加四月一日开幕的玄元大战,有机会被超级玄门录为嫡系弟子。”

    师宝瞬间明白,目光看着美妇,立即以退为进,笑道:“夫人,这等宝物岂是在下胆敢擅占的!夫人为何不留给自己的弟子使用?”

    美妇一怔,苦笑一声:“公子,实不相瞒,本座膝下的一群弟子,如果有公子这样出类拔萃,这枚素虬玄牌怎么会让给公子!”

    “既然如此,”师宝笑笑,答道:“夫人更应该好好珍藏,留给有缘人。”

    “公子,本座看来,公子就是有缘人。”美妇看着师宝,信心满满,柔声道:“公子想要得到这枚玄牌并不难,只要答应帮红凋会出手,打败一溪堂,这枚素虬玄牌现在就归公子。”

    “如何帮?”师宝思忖一下,似乎有些心动。

    “越樽俎,以代庖!”美妇显得胸有成竹,动人的笑容浮上她的面庞。

    “冒名顶替?”师宝已知其意,但不知具体操作。

    “公子请听!”美妇改用传音,如此这般,将代战计划告诉师宝。

    “夫人,现在比赛是不是已经开始了?”师宝担心自己来了这么长时间,计划出现问题。

    “比赛早已开始,代战计划也已经实施,公子就放心收好玄牌!”

    “恭敬不如从命!”师宝不再客气,收好了那枚素虬玄牌。

    师宝走后没几口茶的时间,瀛亭站起身,急急心忙跟着一位少女走向庄内。过了没多久,一位极似师宝的人和瀛亭就一同回来,坐在原位,品着茶,安然等待比赛开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