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王牌企划师 > 第874章聚会一更
    “老江,这里!”

    我和瑶馨走进餐厅,老远的,就见赵笠冲我俩招手。

    我应着,快步走过去,发现已经有三个人坐在那里,两男一女。

    方磊、赵笠以及一个画着淡妆的清秀女子。

    我愣了一下,从三人座位排列,我立即猜到这个年轻女孩应该是小画,赵笠的未婚妻。

    “嘿,老赵,你丫的不够意思啊!怎么着,结交上权贵就把我这个平头小百姓忘了!”

    我跟赵笠开了句玩笑,转向女孩问,“这位是?”

    “小画,我老婆,你知道的!小画,来,给你引荐一下,江潮,我大学死党,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赵笠拉着小画站起身,我连忙伸手和对方碰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

    这时候,瑶馨走过来,笑着说,“方磊,赵哥,我不请自来不影响你们吧?”

    他们俩都和瑶馨认识,尤其是方磊,在我住院那段时间,这厮已经和瑶馨混得倍儿熟,因此见了面立马开玩笑。

    “哟,这不是瑶馨小姐吗?我前两天才知道你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扶摇啊!我说呢,那次在文艺沙龙看着怎么那么眼熟,啧啧,瞅瞅,一换衣服又变成办公室诱惑了,怪不得我们江潮被你迷得三魂六魄都丢了呢!”

    瑶馨笑骂,“方少,怎么着,你们方氏控股和我们还没打够啊,现在咱俩也要来来吗?”

    “我可不敢!”

    方磊连忙摇头,做出一付极为害怕的样子,身子甚至躲到赵笠身后,说,“老赵,你快为哥们出头啊,没看见泼妇来了吗?”

    赵笠就笑,说,“你们俩还能不能正经点?谁是泼妇?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还有,就算要管教瑶馨,那也不是我赵笠,你小子得找对人!”

    几人说说笑笑,一瞬间,气氛变得热烈起来。

    我微笑着看他们,同时却主要到小画脸上的笑容似乎有些僵硬,就像对我们这种说话方式并不感冒。

    我忙道,“行了,行了,你们几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咋滴,让我俩站着吃饭是吧!”

    方磊就喊,“瑶馨,来,坐哥身边,离江潮这货远点,丫不是个玩儿,就喜欢骗小姑娘。”

    瑶馨大大方方走过去,挨着方磊坐下,甚至身体斜倚过去,说,“江大哥,来,给我和方少拍张照片!”

    “哟!”

    方磊一脸大惊小怪的样子,伸手虚搂着瑶馨肩膀,喊,“来啊,谁怕谁,不拍得亲密点哥们跟你急!”

    瑶馨附和着,“对,必须亲密点,最好来个错位接吻,然后…江大哥,你那里有越凝歌的微信吧?”

    越凝歌三个字一出口,立马,方磊怂了。

    就像被螃蟹夹了脚一样,蹭地从凳子窜起身,转着坐到另一端,躲瑶馨远远的。

    方磊甚至还装作心有余悸的样子,苦笑,“妹子,我算是知道你们出来的没一个好惹的主儿!晕死,千万别拍,哥们还想活到明年今天呢!”

    我们几个放声大笑,纷纷冲瑶馨伸出大拇哥,表示这下算是抓住方磊痛脚了,以后我们也这么治丫的。

    …

    吃饭的时候,方磊殷勤地当起服务员,给我、赵笠、瑶馨还有他自己都倒上啤酒,问小画,“弟妹,你要不要来点?”

    小画还没开口,赵笠直接拦住,说,“方哥,我媳妇有了,嘿嘿,喝不了。”

    “真的?”

    其实我和方磊早知道这事,但我不明白,为何方磊非要明知故问。

    “我骗你干嘛!”

    赵笠有些不满,“方哥,是不是要我拿超单子给你看啊!”

    “不用,别啊!”

    方磊笑笑,“我这人没脑仁,弟妹啊,千万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嘿嘿,不然,指定会拉低你的层次。”

    瑶馨便道,“就是,只要跟方磊吃顿饭,我回去就会傻三天,哎,这可是经过验证的,是真理呢!”

    我笑了,亲自给小画倒上一杯温开水,高举手里酒杯,“各位,今天是新年后我们几个好朋友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更是第一次见到赵笠老婆,我呢,想说两句,你们…哎倒是拍手欢迎啊!”

    于是,掌声响起,不过起哄声更响亮。

    “我和赵笠是大学同学,我们一屋六个人,在一起住了四年,感情没得说,比亲兄弟还亲!”

    说到这里,我脑海中回忆起司马、老蔡、老龙还有君临几个人的样子,想到好长时间都没和哥几个见面,顿时不胜唏嘘。

    “那时候都是学生娃,家里条件也很一般,天天混食堂,经常还没到月底就花完一个月生活费,于是开始互相蹭饭。”

    赵笠插了一句,“我可从来都有富余,就你小子不够揍,花钱大手大脚,哪个月不蹭我几天饭!”

    我讪笑着,“就是,就是!当年我和赵笠关系最好,我可没少沾他的光…”

    想到大学往事,我忽然有些感慨,对小画道,“我们屋是全班最调皮捣蛋的宿舍了,除了赵笠,没一个学习成绩能排进前十名的。混了四年,就老赵一个上了硕士,这不很快会继续读博…还别说,这一点我特佩服赵笠,老赵是个人才,能静下心来看书,我们真比不了。”

    赵笠笑笑,摇摇头,不过并没说什么。

    瑶馨插了一句,“江大哥,我觉得你也很出色啊,敢作敢当业务能力出众,我想你以后肯定能成大器!”

    方磊笑道,“这就叫情人眼里出西施,不过瑶馨说的对,江潮是牛逼,天生就是干企划的料。”

    我叹口气,“别说我了…来,咱们把这杯酒干了,我呢,还有几句话想和小画说。”

    几个杯子碰在一起,我咽下酒,抹了抹嘴唇,又单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着转向小画。

    “今天咱们大家坐一起吃饭,我代表没在场的几个兄弟表个态!小画,我们赵笠可就交给你了,我希望你们能够和睦相处相亲相爱,希望你们彼此尊重忠贞不渝!”

    说完,我一扬脖灌下,心里却没来由的有些苦涩。

    这一幕,和当年我与简约确立关系时哥几个凑钱为我们庆祝何等相似,只是现在,被祝福的人变成赵笠和小画,而简约很可能终生不能生育。

    我看见,小画的手放在微微隆起的小腹上,一脸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