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燕扶然背后会是域外大能者吗?

    董雨遥陷入沉思,董落雪却没有想那么多,和燕扶然攀谈:“对于域外,道友如何看待?”

    域外?

    燕扶然的眼里闪过一抹思索,他这一生至此,大多受困于燕国,对瑶台域都了解不深,何况是域外。

    不过,域外之人他也见过,还和神劫境的大能者间接交过手,虽然完败,失去了龙脉之灵,但燕扶然却从不气馁。

    而他也从欧阳迟口中多多少少了解到了一些域外的事情。

    但了解不深,因为以前他认为,域外离燕国还很遥远,但现在,北地冰晶圣地意外出世,域外年轻一代的英杰极有可能被域外大能者送进瑶台域。

    也因此,开放了一些结界,瑶台域的环境逐渐变好,变得适合修炼。以此来换取瑶台域大能者在结界中留下的后手不再过度压制之外之人。

    可是,真要让燕扶然说对域外之人有什么看法,燕扶然还真没有什么看法。

    这个世界本就是强者为尊,曾经瑶台域盛极一时的时候,不要掠夺诸域么?

    瑶台域遭难了,难道还不允许诸域对瑶台域落井下石?

    念及此处,燕扶然摇摇头,说道:“看法没有,不管是域外的人还是瑶台域本土,只要不招惹我燕国,做朋友都可以,可若是招惹我燕国,管他域内域外,一律斩杀。”

    说到后来,燕扶然的语气变得森然,杀气很重。

    闻言,董落雪心念一句:这燕扶然,好强的杀性!

    说真的,就在刚才,燕扶然说这句话的时候,她都被燕扶然突如其来的杀意吓到了。

    “燕道友?”

    被燕扶然那浓烈的杀念惊醒的董雨遥诧异的看向燕扶然,不知道他怎么突然爆发出这么恐怖的杀念。

    皇宫,东极殿。

    斯!

    玉真子许游柏以及玉真门一众高层突然打了一个战栗!

    “杀意,这是谁的杀气,竟然这么浓烈……”

    许游柏内心颤抖,这么浓烈的杀气,这是要杀多少人才堆积起来的啊,燕国,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存在。

    “父皇,他怎么突然爆发出这般浓烈的杀气,难道是威慑许游柏?”

    燕青玄凝眉思索,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他倒是没有被这杀意吓到,因为他也可以爆发出这般浓烈的杀机。

    杀人算什么,他从十二岁起就从军,从入伍的那一天开始燕青玄就已经学会了杀人,虽然此后吐了几天,可是后来,随着边境战事渐起,他杀的人就多了,也就习惯了,麻木了。

    所有,这种程度的杀气,他还能承受,不过,在场的人,可就未必了,不是真心实意归顺燕国的玉真门高层,在这股一瞬即逝的杀机之下开始瑟瑟发抖,若非还要些颜面,恐怕都已经跪下求饶了。

    ……

    武安山。

    董落雪凝眉说道:“燕道友的杀性未免太重了。”她这般说着,心里却在思忖:这些年瑶台域也不乱啊,燕扶然这浓烈的杀气究竟是怎么凝炼出来的,怪哉。

    她这是不了解燕国的成长史,若她真正了解燕扶然,就不会这么想了,燕扶然可是从战火中走出来的雄主,燕国如今的成就,也是用无数人命推积出来的,是燕扶然一点一点打出来的。

    纵观燕扶然的青年时代,几乎都在杀戮中度过,燕扶然没有这么浓烈的杀气那才叫怪事。

    “重么?”

    燕扶然用着略带反问的口吻说道,说着他自己却摇了摇头,他并不觉得自己杀性很重。

    每个人都有自己看重的东西,燕扶然看重燕国的一切,就不允许别人碰燕国一丝一毫。

    至于燕国晋级,关乎他这一身修为,他能不紧张么?

    虽说是方面嘴贱落下的把柄,可是这几年,若没有这个压着,他未必能成长这么迅速。

    就是为了能够五年达成帝国,他才那么拼,也才会有短短几年的修炼就从真元达到了入神的传奇。

    他那么努力拼,有人不让他晋级帝国,你说他能不拼命吗?

    良久,燕扶然叹了口气,掐断这个话题:“罢了,不说这些,还不知两位到燕国来所为何事?”

    其实,这才是燕扶然想问的,不论是董雨遥还是董落雪,都非常神秘,就像一下子冒出来一样,而且实力高的吓人。

    就比如董雨遥,上次见面的时候,还是化婴圆满,最多半步入神,可是现在给他的感觉,已经无限接近入神境了,只需一个月,董雨遥必定踏入入神境。

    这等速度,就是燕扶然自己都没有,他在半步入神这个关卡可是被困了足足八个月,知道了见了凌峰,他有所感悟,成就入神境。

    “说出来道友可能不信。”董雨遥浅笑一声,妩媚的眼神勾人心魄,“我们姐妹到燕国来,并没有什么事,只是前来拜会燕道友……”

    是么?

    燕扶然笑了笑,没有继续纠缠,随后又问了一些问题,和董家姐妹交流一下修炼心得。

    东极殿,燕青玄接见许游柏等玉真门人也进入尾声,只听燕青玄说道:“好了,许卿你退下吧。”

    “是。”许游柏躬身施礼,“臣告退。”

    许游柏的声音落下,那些玉真门高层也跟着道了一句:臣告退。

    自刚才那一股恐怖的杀念闪过后,他们就吓坏了,变得老实了,人啊,就是这么贱。

    “宇文爱卿。”这时燕扶然看向宇文轲,说道:“就有劳代朕接待许卿许诸玉真门的各位贵客了。”

    “臣遵旨。”

    宇文轲领旨,缓缓的退出东极殿,这时,一个内侍走进来,在燕青玄耳边低语几声,燕扶然当即站了起来,走向东极殿门口,“侄儿见过皇叔,让皇叔久等,还望勿怪。”

    燕伏灵是随着许游柏等人进来的,不过并没有立即去见燕青玄,也没让内侍通传,一直到燕青玄接见玉真门一众结束,才有内侍告知燕青玄。

    燕青玄不敢怠慢,连忙出来迎接燕伏灵,同时告罪。

    燕伏灵连忙说道:“都是一家人,休要再说这些生分的话。”

    其实,燕伏灵自己原本就把地位尊卑看得很重,不过上次他和燕青玄两人都被燕扶然给训斥了,所以没敢搞那些虚礼。

    燕青玄询问:“皇叔来见父皇?”

    燕伏灵点了点头,燕青玄想想也是,除了此事,燕伏灵一般不会主动进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