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珍贵妃被皇后气到几乎吐血,可她却毫无办法:皇宫之中等级森严,高低贵贱有别!

    人家再嚣张,再不讲道理,也是皇后!

    她再有理,再冤枉,也不过是个贵妃!

    皇后训斥,贵妃只有乖乖听从的份儿!

    珍贵妃气得直翻白眼儿,张嘴就要回击,却被身边的荷香偷偷拦住了。

    皇后一转眼看见荷香,当即发作道:“大胆!你一个奴才,在我面前也有站着的道理?珍贵妃成天左一个不服,右一句不忿,她就是这么教奴才的?来人,给我拖下去,打!”

    皇后娘娘一声令下,当即坤宁宫就有几个小太监跑了进来,跪在当地不敢动弹。

    皇后益发发怒道:“怎么,珍贵妃在宫里混了十几年,我念她年老,给她留面子!你们连一个奴才也不敢打?若是你们不听指挥,还是乖乖滚去慎刑司服役去吧!”

    珍贵妃瞠目结舌,眼睁睁看着自己身边的大宫女被人拖了出去,不一会儿功夫,就听见外头板子打在肉上的声音响起。

    荷香叫得惊天动地!

    皇后这才舒坦了,眯着眼睛靠在椅子上,满脸都是笑。

    珍贵妃真生气了!她气得发疯!

    这是打荷香么?这明明就是在打她的脸!

    往死里打!

    打不死,你们就死!

    皇后还嫌不够,扯着嗓子吩咐道。

    我……艹……

    坤宁宫上上下下都被皇后惊住了。皇后真够狠的!

    这时候还早呢!

    天气不冷不热,正是嫔妃们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时辰。

    众人到了景仁宫不见娘娘踪迹,一打听说是去了坤宁宫,众人便成群结队往坤宁宫而来。

    反正宜妃就是日后的皇后,先行结个善缘也是好的。

    众嫔妃距离坤宁宫还远,就听见一声声尖利的惨叫声传来……

    我……艹……

    有好戏?!

    这一大清早儿的,刺激啊!

    快!快!快!

    数十嫔妃个个喜逐颜开,脸上的兴奋之色藏都藏不住。

    众人不由自主加快了速度。

    快走……慢跑……中速……快速……

    众人撒开丫子一阵狂奔!

    她们也顾不上发钗散乱,顾不得鞋底跑歪,争先恐后往坤宁宫飞奔而至。

    宫门洞开,里头的惨叫声惊天动地!

    众人一拥而入!

    我的天爷!

    刺激啊!

    眼前的景象对得住众嫔妃不顾形象的一阵飞奔!

    只见坤宁宫院子里,翊坤宫的首席大宫女荷香,正被几个小太监按在春凳上,一个小太监正举着板子猛打!

    几尺厚的木板高高抬起,狠狠落下!

    噗……

    木板击打在肉上的清脆声已经不可闻了,荷香下半截儿已经是血肉模糊……

    嘶……

    众嫔妃惊得冷汗直流。

    翊坤宫珍贵妃荷香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痛击翊坤宫珍贵妃的首席大宫女荷香?

    还是往死里打?

    嘶……

    这好戏太过惊人!

    打!给我照死里打!她不死,你们就死!

    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奴才,竟然敢来坤宁宫,威胁一宫主位,企图谋害皇嗣?

    这是谁给你的胆子?

    不仅要打死她!

    她家人也要一起跟着死!

    佳和,去给我彻查!

    荷香的父母兄弟姐妹!一个也不能落下!

    传我的旨意,朝廷各部如若胆敢袒护包庇,皆以谋害皇嗣的罪名杀了!

    皇后娘娘显然是要把事情闹大!越大越好!

    她一字一句皆是石破天惊!

    院子里众嫔妃都吓傻了眼:皇后厉害!

    这一个“谋害皇嗣”的罪名下来,谁能顶得住?

    就是珍贵妃也……

    珍贵妃此刻在殿里也傻了眼。

    措不及防啊!

    这皇后秉雷霆之势,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珍贵妃此时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般。

    这是真的吗?

    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皇后就这样光明正大地剪除了自己的羽翼?

    荷香是自己最为倚重的宫女,聪明、机警、大胆、干练……就这样没了?

    临时还被扣上一个谋害皇嗣的罪名!

    这……

    自己最近实在是有些太得意忘形了,有些嚣张过头了,这才冷不防被皇后当众狠狠给了一记响亮的大耳光!

    珍贵妃迅速冷静了下来,她眯着眼睛,死死盯着地面,眼中的仇恨能把皇后千刀万剐!

    好!这次算我大意!

    皇后,你等着!

    见到珍贵妃一声不吭,呆在当地浑身战栗不止,皇后笑了,从心底里高兴。

    珍贵妃,我没多久好活了。你害死了我的孩子,你是我一辈子的仇人!

    就是死我也要拖着你一起去!

    殿内两位后宫最强势的女人沉默对抗,殿外荷香的叫声已经细不可闻了。

    可怜这位风光了多少年的大宫女,这位连各宫主位见了都要礼让三分的大宫女,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不成人形了。

    血腥!

    院子里前来看热闹的一众嫔妃脸色大变。

    虽然众人心里嫉恨珍贵妃得宠,讨厌这个狐假虎威的大宫女,但见到她居然被打成了一团肉酱相似,个个还是极惊骇的。

    皇后下手真是狠辣!

    棍棒停下,小太监战战兢兢回道:“回禀皇后娘娘,人已经杖毙了!”

    杖毙了?好!做得不错,没人十两银子,一会儿去内务府领赏!

    先叫人把这堆臭肉清理干净,一点儿痕迹不许留下!

    还有,两个时辰内,这贱人的家人必须伏法!谁放走一个,我就拿谁的脑袋来顶!

    皇后娘娘冷冰冰说道。

    众人皆惊。

    宫人犯法,累及父母兄弟,这种事情已经许多年未曾见过了,想不到今日又重现了。

    且这次居然是珍贵妃的人!

    这也太震撼了!

    珍贵妃的脸色难看到极致,她满脸的肉一直不住痉挛,面色比狰狞还要恐怖难看。

    她心里痛啊!

    这个荷香是她自小就伺候在身边的人,很对她的脾气,为人也极是机警伶俐,是自己的左膀右臂!

    可是她的臂膀生生被皇后给折断了!

    这几十年的情分啊,就这么被皇后给撕碎了!

    可这事情全由自己而起,就算是吃了大亏也无处可诉!

    是她先来坤宁宫挑衅的!

    她活该啊!

    珍贵妃锥心刺血,痛得心紧紧抽搐在一起,痛得她无法呼吸!

    “珍贵妃,你给我记着,这宫里还轮不到你横行霸道!日后你若是再敢猖狂,我就把你一样杖毙了,丢去喂狗!”

    皇后得意洋洋地说道。

    “噗……”

    珍贵妃一口鲜血喷出,眼前一黑就昏厥了过去。

    她没办法不昏,横行了十数年,如今被皇后如此打脸,她不昏,如何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