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喂,”我接过小倩姐的电话,试探性的打着招呼,“是小倩姐吗?”

    “是我,”小倩姐柔声回道——好在杂音(孙姐的声音)不大,听得很清楚。

    “不好意思啊,刚才出了点事,没办法及时回复你……”小倩姐愧疚道。

    “没事没事,”我连声安抚,继续问道,“听说是和饭店出了点问题?”

    “是,价格有点不对,按小苗的意思是我们被‘宰了’——就去找老板理论去了,我怕他们酒劲没过,发生什么意外就跟过去了……”

    “啊?没出什么事吧?”我担心道。

    “没有,”说着说着小倩姐突然轻笑了一下,“你跟姐姐一样,胆小还爱管事——不过咱俩都白操心了!”

    “怎么?”我不解问道。

    “其实这家店的老板是孙大爷的外甥,小苗的表弟,关系特别好,以前还常来这里吃饭聚会,对这家饭店非常熟悉——原本回老家了,寻思带我特意尝试一下当地的特色……起初也没想惊动亲戚,毕竟不好意思请我这个外人吃饭还白吃白喝的……但是结账的时候,发现不仅价格高了许多,菜品菜量也减少了,和服务员讲道理还被个小孩数落了一顿,当成了吃白饭的——你孙姐那个暴脾气,你应该是知道的(我猛点头),差点就掀桌了——好在碍于是自己家人的产业,再加上我们的劝解,没有当场发作,直接去找他表弟了……”

    “后来呢?”

    “后来?你还听上瘾了?”已经准备结束这个话题的小倩姐有点出乎意料,“我还以为佛系的小胖不喜欢这类纠纷争执的话题呢?”

    “不发生在我身上还是挺有趣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我笑笑说道。

    “你这不就是幸灾乐祸吗?”

    “原来是这个成语啊?——还是姐姐厉害,我都没想起来……”

    “真的假的?”

    “假的。”我如实说道。

    虽然很不地道,但确实是实话,面对小倩姐,即使隔着话筒,我也不太想说谎……

    “唉……”小倩姐叹了口气,我现在都能想象得到她的表情——玉手轻抚前额,美丽的双眸缓缓合上,微侧臻首。

    “好吧,起码你还算诚实……后来也没怎么样,小苗的表弟虽然没在,但是店里的经理认出了他们,连连道歉并且批评了那个小服务员之后,为我们免了单——”

    “孙姐同意了?”

    “可能吗?”

    “我也感觉不可能……”

    “经理也没辙了,只好给打了个折(这不会是冷笑话吧……),折腾了十多分钟,这才从饭店出来……”

    “真不容易啊……那到底是为什么啊?真的是故意‘宰’你们吗?”

    “照那个经理的意思,今年物价涨了不少,人工费也高了许多,所以价格比以前高了一些——不过在我看来,这家店还是有问题,起码在待客的态度上,对熟客和向我们这样比较陌生看起来还像外地刚来的人之间差别非常大,明明花的都是一样的钱,服务却天差地别,我是不太认可的……”——连宅心仁厚、温文尔雅的小倩姐都这样说了,看来这家饭店的“劣行”不是一般的多……

    “好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了!”小倩姐心情一转,语气缓和了不少,“你找我还是因为银行卡的事吧?”

    “对,就是那张杀人银行卡——刚才差点把我眼睛戳到了!”我愤愤不平地向小倩姐告起了刚才险些扎到我眼睛的银行卡的状。

    “你是不是拿它玩了——躺床上用银行卡扔飞镖,结果自己没接住砸到脸上了?”——你们是在我屋里按监控了吗?怎么什么都知道:从老秦来“行刺”到我“自残”,对我这里的行动了如指掌……我不相信在这个世界有什么名侦探,悬疑小说可不是那么好展开的!

    然而小倩姐穷追不舍,还在等着我的回答,我只好硬着头皮作假(刚才还说不想说谎……)道:“……没有。”

    “你别装了!”小倩姐毫不犹豫的揭穿了我,“姐姐给你个忠告,像你这样实诚的傻小子就别勉强自己说谎了,太容易识破……下次如果还想尝试,记得说话别犹豫,连你话里的省略号我都看出来了——话说你的省略号用的是不是太多了一点?”——我,尽量吧……

    “我就实话实说了,我不需要这张卡,不需要你们的救济,我还没到活不下去的地步——就算真的混成那个样子了,也不会收下这笔无故之财。”我坚定道。

    “你想的也太多了吧?”

    “你们不就是这个意思吗?——不相信我的实力,不信任我的能力,觉得我只有在他人的帮助下才能过活,瞧不上我……”越说我越觉得自己窝囊、无助。虽然确实在我的身上看不到发光的地方,就像金矿旁的石山,毫无亮点,哪怕是一丁点的闪光,一丁点值得信任、托付的地方都没有,但是即算我烂在这里,也不希望有人给我脸上贴金,写王字装老虎,我就是个老鼠也情愿打洞过活,好过依靠别人的力量,欺瞒度日……

    说的就好像哪个有能耐的人看得上自己似的,让你当保镖站在前面挡枪子都嫌动作慢,挡不全呢——还好意思在这儿大放厥词……

    我突然对刚才情绪化的自己所说的话,做的事情感到后悔了——特别是在小倩姐的面前,还有可能伤害她的一片好心……

    “小倩姐,我说的有点过了……”

    “没事,我理解你的心情,”小倩姐沉声道,“也是姐姐们想的不周到了:其实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以为自己有足够的力量,不希望受到外界的干扰,对他人的帮助十分抵触,觉得是对自己的不信任……这很正常,年轻嘛,经历的太少,许多事情都不知道该如何看待,生怕误入歧途……”

    “不是说你们是在害我,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极力反驳道。不希望被小倩姐误会了,毕竟我对她是很——

    “明白,你放心,姐姐经历了这么多,虽然说不上懂了多少,但是你的心思我还是清楚的……你放心,姐姐没有误会你的意思。”小倩姐安慰我道。

    ——好吧,看来还是我想的不周到了……

    “其实小胖你不用有什么负担的,这些钱并不是说我们可怜你或者看不起你才留下的。”

    “那是什么意思?”听着小倩姐温柔的话语,我心里的反感情绪稍显缓解,轻声问道。

    “你还记得自己的理想吗?”——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的理想?现在的我别说理想了,就连每天应该做什么都犹豫不决。理想,那是义务教育时代老师用来蛊惑孩子听话的把戏,就连高中老师都会劝我们,尤其是在报志愿的时候:“现实点吧,考不上可就完了……”

    等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幻灭开始了,你以为大学就像偶像剧、欢乐向漫画、校园小说里描绘得那么美好吗?整天只需要修好学分,几乎就不受约束,可以放肆被压抑了十余年的青春,尽情的欢乐、游玩,参加不同的社团,定期到舞会寻觅真爱,直到毕业前再彻底安定下来,找一个合适的岗位就职……如果这么简单就好了——真正的大学不过是社会的缩影,争名夺利,互相倾轧,在学校军事化的管理下,每个人都失去了自由,大家一个盯着一个,都希望在他人受损的情况下得到点利益,而且还不得不参加讨厌的活动,选择不感兴趣的学科,什么社团活动、学生会部,都是在给一小撮掌握了权利的人卖命,考试时,为了学分考题对老师溜须拍马,送礼请客,等混到了毕业还要为了得到更好的面试机会,巴结学校与用人单位……

    这样的人生,谈何理想?我不知该怎么回答……

    “理想可能有些说大了——下一步,你的下一步是要做什么还记得吗?”

    “你是说——什么?”

    “你忘了是怎么答应你孙姐的吗?”

    “考研?”

    “对!”小倩姐开心地笑了,“好在你还记得,不然我旁边站着的满眼喷火的小苗又要给老秦打电话了!”——好险……

    “可是这和钱有什么关系?”

    “你上学时参加过社团吗?”

    “没有。”

    “这——好吧,你就把这笔钱就是你的活动经费,为了保障你在考研是不会受到金钱的制约……”

    “考研很贵吗?”——不是说成本很低吗?

    “考试是很便宜,甚至说低廉的,但是学习却很烧钱,毕竟文化是值钱的!”小倩姐正色道,“比如说最简单的历年真题与讲解这一类的习题资料,虽然看是网上到处都能搜到,但是效率实在太低,还不能保证准确性,等你收集完毕了,别人都做一遍了!这时候就显现出各类教育机构的厉害之处了,他们早已把这一对纷杂繁复的信息整理完毕,装订成册或书本了。然而你想要获得就需要花钱了,毕竟没有服务是免费的……这还是最基本的一类,有些东西,比如答题技巧和经验这一类无法单纯从书本中获得信息,就必须要报班——不管是现场授课还是网络自学,这又是一大笔钱……还有种种其他方面的费用,比如学校指定教材、拓展书籍,到报考点和学校的路费等等,杂七杂八的算上去,又是一大笔钱……”

    “这么多吗……”我有点傻了,事到如今还一头雾水的自己,真的有考研的意思吗?

    “那可不是,我这还是怕吓到你特意简化了呢——考研是最简单的事情,只要功夫够,就会有成功的机会,但也是最难的,因为很有可能坐上歪路,做了许多无用功……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在与其他人争夺,稍有不慎就会被无数人碾压而过,没有这点觉悟是不行的……”

    “其实,姐姐们很对不起你……”

    “为什么道歉?”

    “我们明明知道你没什么经验,本应该留在你身边帮助的,但是……”

    “别别别,千万别这么说,”我挠着头愧疚道,“这些都应该是我自己主动去了解、认识的,结果因为我太——懒惰了,把许多事情都推给了别人……你们能这么上心,教导我就已经足够了,更何况,姐姐们还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忙,我就更不应该耽误了……”

    “这么说你不怪我们?”

    “怎么会能,我感激还来不及呢!”

    “真的?”

    “当然!”我由衷道,“不信我给你们磕个头!”

    “算了,你还是别打手机了——这么老的梗过时了!”——居然被识破了……

    “你相信就好了……”

    “我相信,如果你能留下这笔钱我们就更相信了!”

    “啊……”我又有些犹豫了,“真的要收下吗?”

    “这些是我们的心意,你连一点心意都不能收下,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可是……”

    “这样吧,你就把这笔钱当做是基金,只要在考研期间,无论你需要什么,哪怕取钱喂给天马吃了,都可以,随你支配,只要你认真学习就行——当然你也可以不用,就留下来,当做以后的保障——毕竟今年不行还可以明年再试……这样可以吗?”

    “不花也可以?”

    “对。”

    “那好吧……”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好再反驳了。而且现在相对于这不算太多的“基金”,自己更需要的是真正开始着手了,毕竟已经九月末了,没有多少时间了……

    接下来因为小倩姐他们要去别的地方观光,我也不好一直打电话占时间——误会解除也没什么好说的——问了一下银行卡的密码等信息后,我和小倩姐互相勉励祝福了一下未来之后,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放下,也没有了玩游戏的心思,就干脆揣进了口袋里,省的总在手里忍不住打开看一看。躺在床上,看着发霉的天花板上,因掉皮形成的一块块空白印记——有的像……

    如果是小时候的自己应该很快就会联想到许多天马行空的奇异物件吧——失去了想象力,又没有对现实足够认知的迷茫青年,究竟何去何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