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极幻之道 > 第三百章优柔寡断
    风之队成员留在客栈修炼的几日里,林飞忽然琢磨出一个关键。

    这事情起源于吴风提供的一个关键的信息。

    当日,夜深人静,吴风找到林飞后说明了林芳芷在刺杀司马通天整个过程之中的表现。

    吴风的意思是,林芳芷这人不简单,或许可以考虑对之加深戒备。

    至于不简单的方面是什么,那便是吴风对其产生了一种同类的感觉。

    “师傅,虽然幻师也会杀人,而且多数幻师比刺客更加残忍。但是这位林芳芷给我的感觉却是不但会杀人而且很有计划,这点就很类似我们的整体状态了。”吴风当时是这么说的。

    “继续。”林飞摸了摸下巴,示意吴风说下去。

    林飞自然知道林芳芷修为不简单,但却从未想过对方与刺客行当有关。如果是这样,这事情就有些诡异了。

    毕竟,林芳芷是极天殿拍卖会的拍卖师,若她是刺客,那极天殿又处于什么位置?

    吴风见林飞沉思,继续说道“原先我们制定的计划之中,就是等陈潇长老引开司马通天之后,我们几人就以逃命为主。后来我们遭遇的情况,确实也只能这么行动。可是林芳芷却坚持要击杀所有追击我们的护卫,而且还特地抹掉了属于我们的所有痕迹。当然,大抵是人都会这么做,但是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完全是一个惯性使然。所以我猜测,这类事情她应该做过不少。”

    林飞很认同吴风的判断,惯性这种东西实在太可怕了,哪怕只是一个微小的动作都可能暴露出一个人曾经的经历。

    如果林芳芷真的如同吴风所说,那么她是一个刺客的可能性就很大。而且结合林芳芷的淡然和洒脱,甚至可以定性为她是一个得志的刺客。

    撕裂空间也不是没有刺客组织,然而从百年前就遭遇到了极天殿的强力压制,所以一直没能发展起来。

    而林芳芷却活得极致和自如,这就说明了她的身份很不简单,或许还能牵扯撕裂空间暗中的一桩桩大事。

    “这事情先保密,反正她现在对我们也无恶意。”林飞只得这般交代吴风。

    林芳芷的事情并没有给林飞带去多大的障碍,虽然他心理上有些轻微的戒备,但一如从前,见着这个柔情中带着洒脱的女子之时,林飞本能地总想靠近。

    或许这是异性相吸的一种美魅力,又或者是同类的吸引。

    但无论是什么,林飞都不想这么早就结束二人之间的往来。

    林芳芷似乎也发觉到了吴风等人对她特意的疏离,但面上一如从前,甚至连提都没有提起她在地下城的事,仿若那只是无关于己、无关于心的一个下插曲罢了。

    “阿芷,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风之队接下来就要和整个司马家族对抗了,你若是有急事,也可以先行一步,咱们之后裂城再见。”抓住一个档口,林飞朝林芳芷说了句。

    “其实我来沙城的目的和你们一样,而且还没有任何冲突,所以咱们还得继续合作下去。怎么,嫌我烦了?”林芳芷打趣。

    “怎么会?”林飞挑了挑眉,盯着林芳芷那张妩媚中透着柔情的脸,轻笑道“美女相伴,求之不得!”

    “真的这么想啊?”林芳芷痛快一笑,随后目光瞥向不远处盯着他们二人的林清绝,无辜道“可惜你的小徒弟把我当成母老虎一样,生怕我将你叼了去,你就不担心她吃醋?”

    似乎意识到林芳芷在说自己,林清绝身影一晃,即刻来到林飞身侧,嘟起嘴挽住林飞的胳膊后,撒娇道“师傅,咱们吃饭好不?饿死我了。”

    这过程,林清绝一次正眼都没有看向林芳芷,但瞥出的余光,却是夹杂着一股莫名的敌意。

    林芳芷又怎么不清楚林清绝的意思,眸光闪了闪,随后朝林飞笑道“你们继续,我出去办点事情。”

    此时正值中午,若不是因为司马家族派出无数支队伍在追击击杀司马通天的杀手,沙城应该一如往常般沉静。

    但即便司马家族之人出动,除了带给这个城市无数的躁动之外,压根就没有任何温情和热闹可言。

    这个时候出门,无疑是愚蠢的决定。

    于是林飞开腔“阿芷,一起吃吧!这个时候,可不是故意落入司马家族的圈套之中的好时机啊!”

    “既然这样,那好啊,一起吃。”林芳芷抬起的脚步落下,之后再度坐在林飞身侧。

    至于林清绝,林芳芷同样置之不理。

    这一幕落在林飞眼中,亦是使得他头痛不已。

    平心而论,林飞觉得在一支队伍之中有两位或两位以上的成员不和,一定会加剧这支队伍行事的难度。

    所以,就算是往常派遣队伍出去进行刺杀任务之时,林飞也会格外注重这一点,原因就是为了减少内部分歧以及加快完成任务的速度。

    而如今,自己的徒弟临林清绝以及友人林芳芷出现了不可逆转的矛盾,夹在其中的林飞,说真的心中一点也不好受。

    林飞这人,本性上算是一个果断之人,尤其是对待敌人之时,杀伐狠辣,根本不会为了任何理由留情。

    但偏偏,对待女人的问题上,他总是难以把控,十分优柔寡断。这也致使了他在这些年之中,没能专一于一段感情的缘故。

    面对那些为自己受伤、牺牲的女子,林飞除了感怀还是感怀,除此之外甚至连后悔都没有。

    每每想到此,林飞都是矛盾至极。

    “好在我如今身在一个格外自由的年代,若还是地球,恐怕早就被人杀上门了,地球那里可以光明正大同时与几个女子往来且不受舆论压力啊……哎……”无声一叹,林飞连忙招呼林清绝、林芳芷入席吃饭。

    这一顿饭吃得格外压抑,连同后面入座的陈潇、吴风等人,亦是感觉到了一股无言之火。

    偏偏司马亦不解风情,这个时候还特地提了一句“清绝师姐,你这么漂亮,在总部的时候应该很多人追求吧?”

    司马亦话落,林飞冷不防喷了一口酒。

    这是他吃得最难堪的一顿饭了。

    “小亦,食不言寝不语……”面对对女人一点也了解的弟子,不得已,林飞只得搬出古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