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一百八十章意外突生

    桃林小阁之外。

    三个容色俊逸,气质不同的男子站在那里,神情肃穆,无人开口。

    其中一个,俊秀的白衣男子,目光轻轻放在了竹阁的二层,眼底是毫不掩饰掩饰的担忧之色。

    半晌,有风吹乱了桃林,漫天的桃花飞舞,宛如仙境。

    “吱拉——”

    小阁的门被人缓缓推开,一朵红云飘了出来,似是夕阳沉落之时,天边尽头的那抹最为醉人的颜色。

    “大人!”

    飞尘惊呼一声,眼底被一股惊惧所覆盖,他心中忽然很慌乱。

    其余几个人都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声给吓了一跳,流云和黑衣人更是将不满的眼神投向了他,眼底还有惊艳还未褪去。

    飞尘却是不在乎,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那抹风华绝代的身影。

    司渊冲着他笑了笑,上挑的眼尾微微泛红,流转间便是精绝天下的好颜色,足以动世人。

    “飞尘。”

    “大人!您,您怎能,怎能…。”飞尘眼中满是不敢置信,若是仔细看,便会发现,他的眼底微微泛红,手上青筋暴起,一副忍耐到极致的模样。

    眼前的男子,褪去了平日里常穿的白衣,披上了一袭艳绝天下的红袍,那红色,深深的灼烧着飞尘的眼睛。

    红衣的司渊,流云还是第一次看见。

    传闻,大梁国师风流不羁,一袭白衣出尘。常在花丛过,却片叶不留身。生得一副倾城绝色的面容,轻轻一笑,便可扰了天下最理智最无情之人的心湖。

    但是,从来没有人见过,也没有人传过,国师,会着红衣。

    也没有人想象过,国师司渊,在换上一袭红衣以后,会是如此的让人心动。

    是的,心动。

    就算流云自己是一个男人,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国师大人的红衣实在是太勾人了。

    不过,为何国师大人会忽然换上一袭红衣?

    这倒是让流云不由得疑惑。

    司渊站在小阁前,阳光穿过树枝与花叶,在他身上洒下斑驳的光芒。

    他微微抬起手,遮住了眼前的亮光,白皙的下巴,在阳光之下,竟显得有些憔悴。

    半晌,他终于将目光落在了一旁的飞尘身上,见他满脸怒容,微不可查的的叹了一口气,目光柔和。

    “飞尘……你,不必这样。”

    飞尘见他这样的神色,哪里还不明白司渊的心思,心脏葛然一阵绞痛,痛到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大人,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司渊微微摇头,脸上的笑意可以称得上平和甚至是温柔。就连飞尘,也从未见过司渊脸上露出过这样的神情,一时间都有些征愣。

    “飞尘,我教于你的,可都还记得?”

    飞尘按捺住自己的悲意,轻轻答道:“是,飞尘,一刻都不敢忘。”

    “很好。”司渊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这件事情解决之后,你再来这里一趟,去暗室的格子里,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

    “大人?”

    “飞尘,这件事情很重要。”

    司渊的衣袖被风微微卷起,像是一片烧透了的红云,随时都会随风消散。

    无端的,飞尘心中忽起不安。

    “走吧,进宫!”

    男子抬头瞧了瞧天色,率先迈出了步子。

    风华绝代的背影,染上了一层凉意。

    ……

    金碧辉煌的大殿上,文武百官群立,为首之人,一袭黑色蟒袍,面容俊美狂野,那眼神,让人想起了边疆大漠的孤狼。

    殿中一片沉寂。

    无人敢开口,而殿外的厮杀之声还在继续。

    半晌,忽然一道声音响起,似乎含着点点笑意,可却让人如坠冰窟。

    “放肆?臣早就不知道放肆了多少回了。还差这一回吗?”男人沉沉的笑了,眼角满是讥诮。

    “战枫!”年轻的帝王怒斥了一声,俊美温润的脸上,满是冰冷,看向战枫的眼神,已经是像看一个死人一般。

    战枫无所谓的笑了笑,看起来有些散漫随意,“陛下这样大声做什么?本王的耳朵还好着呢,不必这样。”

    到现在,他连一声“臣”都懒得自称,换上了平日里的自称。

    莫轩宇面色冰冷,可是眼中还是一片清明,显然还保持着应有的理智。

    殿上无人敢说一句话。

    忽然,一道中气十足声音响彻大殿,那声音好似还含着浓浓的怒意。

    “战枫!你这是要造反?!你可知这是什么罪?”

    战枫回过头,一个鬓间已有白发的武将站了出来,不怒自威的脸上,满是滔天的怒火。

    “高将军?”

    “看来你还认得老夫!”高将军冷哼一声,目光炯炯,宛如闪电,“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这可是诛连九族的大罪!还不赶紧回头!”

    “筑连九族?”战枫笑了笑,那笑无端的让人心中生寒,“要诛,也要有那个命株才对。”

    “你!”高将军面色一僵,随后怒火冲天,“你这个乱臣贼子!你……”

    话还未说完,只见一道寒光闪过,脸憋的通红的高将军话语一滞,眼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恐惧,口中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不过一息之间,高将军竟然已经身首异处!

    他的头落在地上,“咕噜噜”的滚出了好远,头身分离的瞬间,鲜血溅出了数丈高,站在高将军身边的一些官员,被溅了满头满脸。一些胆小的文官和宫人,已经吓得腿软,瘫倒在地上,更甚者干呕不止。

    一时间,整个大殿上的众人情况十分精彩。

    战枫撩起衣袍,坐在了手下搬来的椅子上,脸上笑意未见丝毫消失。

    这时,其余尚且还能站稳的人才看见,在战枫的身侧,站着一名面容冷峻的男子,男子手中的剑还滴滴答答的淌着血。

    “把剑擦干净,这剑可是把好剑。”战枫懒懒的笑了,眼神里的凶意不减丝毫。

    被他看到的人,不由得脊椎骨发凉,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寒意。

    那男人听了,微微欠身,果然拿了一方手帕,将剑上的血迹擦了个干干净净。

    战枫看了一眼,满意道:“不错,顺眼多了。”

    他这话说的,让殿上的不由得遍体生寒。

    在他眼中,一条人命,不过是剑上沾上的血迹,擦干净了,剑还是一把好剑,而人命,不过是一个污了剑身的东西罢了。

    莫轩宇目光冷凝,脸上不见半点笑容,“战枫,高将军是你的同僚,而且,曾经在朕面前多次赞你。”

    他这话,不但没有让战枫眼中出现一丝一毫的愧意,反而一脸平淡。

    “那又如何?”

    一条人命,被他这么四个字,淡淡的抹去了。

    在场的文武百官,不由得心中都涌上了几分怒意和悲凉。

    “不愧是摄政王,此等心性,实在难得。”忽然,站在莫轩宇身侧的曲清幽开口了,她的脸上依旧是温婉动人的笑意,头顶的凤冠,衬得她高贵而不可侵犯。

    浑身禀然的气质,让人不由得对她生出三分敬意。

    战枫的目光缓缓地落在了身穿凤袍的女子身上,神情难测。

    半晌,他忽然笑道:“曲小姐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慧。”

    曲清幽脸上笑容丝毫未减,她紧紧握着身侧男子的手,神情淡然,“摄政王也是一如既往的狠辣。”

    “呵。”战枫冷笑了一声,看向曲清幽的目光里,似乎有火花闪动,这幅神情,看得莫轩宇心下微紧。

    “曲小姐,本王说过的话,永远作数。”

    这句话,无疑是一颗炸弹,炸的在场的人头晕转向。

    皇后娘娘何时与摄政王牵上了关系?!

    众人又惊又怒。

    可殿中的声音又没了。

    战枫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目光悠悠的随意扫视,被他扫过一眼的人,无论是文武百官,还是世族高门,无一不低下了头,惶惶不安。

    而高台之上的帝后,则是一同坐在了龙椅上,莫轩宇一手紧紧搂着曲清幽,面色冰冷,只有在看向怀中女子之时,才会有了几分温度。

    今日之事,是他大意了。

    虽然早有线报,战枫进来试图谋反,但是没想到,他会挑在今日!

    他怎敢?!

    原本的布局被彻底打乱,如果要等到援军到来,至少还要一日时间。

    可是……

    莫轩宇眉头微皱,恐怕等不得了。

    就算他们还有时间,就算战枫暂时不杀他们,但是,一日之后,整个皇宫恐怕都会被战枫所控制,到时候,恐怕是已经无力回天。

    而且,他不相信战枫除了这些,就没有后手了。

    年轻的帝王,目光沉沉,眸底宛如深渊。

    殿外的厮杀声似乎有了渐歇之势,不少人的眉宇间都染上了一丝不安。

    要是摄政王篡位成功,那他们这些臣子,又该如何?

    叛于新主?还是忠于旧朝?

    生机各半。

    但是显然,战枫的胜算更大。

    不少人的脸上,露出了沉思。

    大殿之中,气氛诡异。

    终于,殿外的厮杀之声已经停止,殿外静的可怕。

    “报——”

    “皇城守卫军已经全数剿灭!”

    “御林军已经全书剿灭!”

    “试图反抗者已经全数剿灭!”

    “共计——三万七千八百一十四人!”

    一声比一声高的声音,无比清晰的传入了大殿之中的每一个人的耳中,不少人脸上已经露出了绝望的神情,更甚者已经脚一软,瘫软在地。

    莫轩宇搂着曲清幽,眸光沉沉,眼底满是彻骨的寒意。

    他知道,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想他绸缪蛰伏十几载,没想到,还是输在了战枫的手上。

    曲清幽静静的靠在身侧男子的怀中,眸光柔和,未见一丝一毫的恐惧。

    她不怕。

    只要与他在一起,她便什么也不害怕。

    即便会死,那也无所谓。

    战枫坐在椅子上,听完捷报,眼底也未曾显露过半点得意,反而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那眼神,让人不禁想起了边疆大漠上的狼王。

    “很好。”半晌,战枫微微点头,“吩咐下去,打扫战场,如果见到活口,一个不留。”

    “是。”站在他身侧的男子听了,恭敬的行过一礼,便拿着剑,出了大殿。

    殿上重新恢复了寂静。

    战枫坐在玉台的下首,此刻,他微微抬头,一双眸子直视玉台上的帝王。

    帝王亦是微微俯首,垂眸看向他。

    两个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猛然撞裂,空中仿佛绽放出了无数的火花。

    “你输了。”

    忽然,战枫开口,语气平静,仿佛只是在述说一个事实。

    莫轩宇也不否认,却也不回答。

    战枫忽然一笑,也不再纠缠与他,反而将目光投向了他怀中的女子。

    他道:“曲小姐,本王说过,本王的话,在何时都是有效的。”

    曲清幽闻言,并未气恼,一双灵动的眼睛依旧如初见时流光溢彩,美目盼兮。

    “摄政王,我依旧还是那个答案,无论在何时,都不会变。”

    女子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中。

    战枫的一双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她,他试图在她的脸上,眼中,看到一丝丝的后悔与退缩。

    可是,什么都没有。

    一片坦荡。

    忽然,战枫笑了,那笑容不知为何,落在其他人的眼中,无端的多了几分悲凉和孤寂。

    “好!不愧是曲小姐。”

    他深深的望了她一眼,忽然招手道:“来人将他们带走,押去天牢!”

    莫轩宇握着曲清幽的手,葛然收紧。

    天牢……

    他不惧,可是幽儿……

    似乎是感受到他的心情,曲清幽抬起头,冲着莫轩宇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意。

    莫轩宇心中忽然一暖。

    幽儿……

    所有人屏气凝神的等待着殿外之人走进来,将玉台上的帝后二人拉下带走。

    可是半晌,殿外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众人眼中不由得染上了几分疑色。

    战枫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玉台上,莫轩宇与曲清幽两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丝丝疑惑。

    忽然,门口传来一声巨响,原本好好合着的殿门,被人狠狠的从殿外撞开,一个身影从门外砸了进来。

    “砰——”

    那人被狠狠的砸到了地上,顿时吐出一口血来,鲜血染红了他身下的地面,看起来破为渗人。

    “月杀?!”

    “主,主子……”

    众人往地上看去,果不其然,被砸进店内的,正是站在战枫身侧的那个黑衣男子。

    “是谁?”战枫一双剑眉紧紧的皱在了一起,眼底渐渐浮现出了丝丝戾气。

    月杀还未回答,殿门外忽然传来一声轻笑,那笑声似乎染了江南三月的春色,叫人听了,便觉得心头微动。

    殿内有不少人露出了痴迷的神情,反倒是战枫,脸上猛然一变,眼中似有刀光剑影。

    门外忽然飘来一朵红云,有人缓步进了大殿。

    众人看清楚来人之时,均都一愣。

    眉目如画,唇角含笑,如瀑的墨发被人用一红绸束起,只一眼,仿佛看见了这人间的绝色倾城色。

    叫人,再也移不开眼来。

    “数月不见,不知摄政王可还好?”

    “司渊!果真是你!”

    战枫狠声道。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来人竟然会是从一开始就投到自己阵营的司渊。

    这种被人背叛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战枫的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墨来。

    司渊微微一笑,如云的华袖无风自动,恍惚间,众人仿佛闻见了淡淡的桃花香。

    “摄政王何必如此,久别重逢,还是和颜悦色些比较好。”

    “你到底做了什么?!”司渊谈笑风生,可是战枫却全然没有这个心思。

    “做了什么?”司渊微微一笑,身后涌出来了一批身穿精甲的侍卫,每一个人脸上都十分严肃,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沾染了许多的血迹。

    “不如,你问问他们。”

    “御林军?!”

    战枫瞳孔一缩,这怎么可能?!

    御林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是应该被他的人剿灭了吗?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司渊似乎是看穿了他心中所想,微微一笑,“虽然来晚了一些,但是好歹赶上了。”

    御林军一开始确实被战枫的人所围剿,处于下风。

    但是,司渊却让飞尘先带着自己所培养的三百位精锐部下,火速赶到了皇宫。

    虽然人数少,但是他们每一个人都足以抵得上百人之力,倒是可以弥补人数的不足。

    成功地将所有叛军全数剿灭,而刚刚在殿门外之人,并不是战枫的手下,而是他的精锐之一。

    说完来龙去脉以之后,战枫的脸色,已经可以成的滴出墨来了。

    好!

    很好!

    战枫忽然一笑,“司渊,你机关算计我,可你别忘了,你中了什么!”

    司渊嘴角的笑意未曾变过,对于他的这句话,并没有什么感情波动。

    “放心,从未忘过。”

    “你!”

    战枫恨恨的看着他,忽然,一道银光自殿中一角落飞射而出,划破了空气,发出一道刺耳的锐利之声。

    司渊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肃杀之色,一股杀意自他眼中流露。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司渊已经拔出了离他最近一位御林军的佩剑,在半空中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随后,举剑!

    “喀——”

    那银光直直的撞在了剑身上,磨出一道尖锐火花。

    “咔——!”

    “江黎!你到底在干什么?!”

    ------题外话------

    国庆节奖励

    公布一下,在国庆节上架七天内,打赏加更的小可爱。

    巴黎天空7章

    郦慧芬4章

    桌子说它缺条腿2章

    丁涛我老公2章

    娑罗紫木木2章

    以上几位小可爱,恭喜获得加更,景景会在本月月底之前,完成所有加更,请注意领取哦~

    感谢各位所有看书的小可爱的支持,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