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四百五十一章线索

    邱秋看着那堆东西,背过身,忍不住抽噎起来。

    看上去不正经的老五,那么细心,那么无私的老五,照亮她黑暗的老五,为了给她生还机会把人引开的老五。就这么离开了,除了这点东西,什么都没有留下。

    “为什么不公开他的身份,这不公平。”

    “不是所有英雄都能得到自己应得的殊荣,他既然选择当卧底,应该就已经想到了。”冷宴只能这样安慰她。

    两人从殡仪馆出来,邱秋哭的眼睛有些红肿。

    “如果你没意见的话,后天就下葬,我看了那是个好日子,墓地那边已经联系好了。”

    邱秋没什么好反驳的,点头。

    “听你的安排,但是我想去他住的地方看看。”

    冷宴没有拒绝让杜力开车带两人去。

    老五的家在郊区的一个老旧小区里,楼有些灰败,门口有几个大爷大妈坐在树荫下乘凉。

    看到冷宴几个陌生人,都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他。

    冷宴有老五的钥匙,拿着钥匙轻而易举的把门打开。屋子里陈设很简单,家具一应俱全,工工整整地摆在那里。

    也许是很久没有人回来过,屋里落了一层灰。

    客厅的正中央挂着一个一家三口的全家福,上面的老五有些稚嫩,大概十五六的样子。

    邱秋走进一间卧室,里面只有一张空床,上面连被子都没有。床头的位置挂着一个婚纱照,应该是老五父母的房间。

    邱秋又打开另一个卧室的门,里面放着一个双人床。屋子里摆着一张桌子,桌子有些大,而且有些年头了,上面的漆有些斑驳。

    “这就是老五的房间。”冷宴说了一句。

    邱秋进去。

    书桌上摆着很多书,多是商务类的和礼仪类的。笔筒里插着几支笔,旁边摞着几个本子。

    邱秋的手从那些东西上一一划过。

    “其实他是一个看上去很流氓的人,放荡不羁,很难想象他竟然会看这些书。”

    “我之前调查的时候,他的很多老师都对他赞不绝口,是一个懂礼貌又好学的人。”冷宴说道。

    “他大学学的是工商管理,大三的时候突然报名参军。”

    “突然?”邱秋疑问的看着他,“没有原因吗?”

    冷宴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也不是没有,这些查到的不是很准确。我们查到大二那年,他的经济学老师注射毒品过量死亡,后来他就去参军。”

    见邱秋还有些懵懂,冷宴接着解释:“他大学从未处过任何女朋友,后来和经济学老师走的很近,那个老师也一直单身,所以有人说他们……”

    冷宴说到这里没再说下去,但是邱秋已经懂了他的意思。

    同性恋在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禁忌话题,而且国家虽然不允许结婚,但是社会对这种现象已经很包容。

    “在部队他表现很好,士兵身份就立了二等军功,他的上级找人把他调到警校,毕业了就直接进的警局。”

    邱秋静静听着。

    “可惜了这么好的青年。”冷宴说到最后感叹道。

    “警局的人不肯给他应有的荣誉,那关于英皇夜总会呢?查出来多少?”

    “英皇夜总会的老板在监狱意外死亡,警局已经宣布结案。”

    看到邱秋有些吃惊的神色,冷宴只能摸着她的肩膀安慰:“这是警局最后公布的结果。娱乐圈毒品就算告一段落了。”

    “可是毒品哪里来的,他们不查了吗?”邱秋有些激动地问。

    “这件事牵扯太多,他们查不出来,也不想趟这趟浑水。”

    邱秋气得有些发抖:“那就不查了?”

    “警察不肯彻查,我也没查到什么蛛丝马迹,英皇夜总会的老板死的太仓促。”

    邱秋打断他:“他死了,那英皇的财务人员呢?”

    “什么意思?”

    “老五说夜总会的一个财务姓蔡的是老板的情人,关系已经好几年了。我想有些问题她应该知道。”

    冷宴脸上闪过惊喜:“我这就让人去查。”

    “等一下。”邱秋拉着要走的冷宴,手因为着急,不小心碰倒了桌子上的一摞书本。

    邱秋连忙蹲下把东西捡起来。

    “冷宴,你看这是什么?”邱秋拿着一沓a4纸问道。

    “怎么了?”

    冷宴蹲下身,接过她手中的纸,上面用黑笔标的密密麻麻的。

    周一周二周三依次往下排开。

    冷宴数了数一共十张,最中间的是英皇夜总会的老板,往外辐射,标记着很多名字。冷宴看了很久才看明白这是英皇夜总会老板每天接触的人。

    “他竟然做了这些。”冷宴感叹,拿着几张纸反反复复地看。

    虽然这些不能说明什么,但是接触这么多人,一定有一个有古怪,或者说至少有一个是和他们的毒品有关。

    “这个很重要?”

    冷宴深吸一口气,把东西交给一边的杜力:“把这里的人和频数都标出来,然后分别暗中调查,看哪个有问题。”

    “明白。”杜力接过那些纸。

    “如果这样还找不到他的上家,那估计就找不到了。”冷宴揽着邱秋,“走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夜总会的财务因为做假账都在监狱里。”

    两人来到监狱,有冷宴在,两人没怎么等就见到了那位蔡小姐。

    她扎着马尾,身上穿着一件女士囚服,身材窈窕。瓜子脸,眼睛很大,皮肤白皙,就是不化妆也很漂亮。

    蔡小姐不认识冷宴和邱秋,看到他们转身就想走。但是,狱警拦住她,让她坐下。

    她只能不甘心地坐下,拿起电话:“你们是谁?”

    “你不用知道我们是谁,我们只是想问蔡小姐一些问题。”冷宴开口。

    “问吧。”

    “英皇夜总会的老板的老板是谁?”

    “英皇夜总会老板就是老板,哪来的别的老板。”蔡小姐装傻。

    “听说你和夜总会的老板地下恋情已经三年,不知道你男朋友知不知道。”

    邱秋的话音一落,蔡小姐脸色微变:“你们想干什么?”

    “我们已经说了,只想知道他平时接触哪些人,他的老板是谁?”冷宴看着她目光冷冽。

    “我承认我和他有不正当的关系,但是对他我知道的很少。他基本不告诉我夜总会的事,如果不信,这个你们可以问他。”

    冷宴看着她笃定的样子,开口:“你不知道吗?他已经死了。”

    对面的人猛然站起来:“死了?不可能!”

    看见邱秋和冷宴都是平静的神色,蔡小姐的眼泪从眼眶中溢出:“他怎么可能死呢?”

    反反复复就重复一句话,捂着脸泣不成声。

    邱秋和冷宴对视一眼:“他死于狱中,所以我们怀疑是有人要杀他灭口,如果你真的爱他,就应该告诉我们关于他的一切。”

    “我不知道,我和他除了**的关系,没有别的联系。”蔡小姐摇头。

    有的人即使哭也哭的很漂亮,蔡小姐就是那种人。

    “蔡小姐,有些事情你隐瞒不说,对你没有好处。”邱秋劝道。

    “我真的不知道,如果我要知道早就说了。我就是一个算账的财务,平时做做报表。”

    见蔡小姐不配合,两人只能离开。

    出了警局,邱秋看向冷宴:“你相信她说的话吗?”

    “不信。”

    “哎,我也不信。”当演员当那么久了,对方是真哭还是假哭,邱秋基本一眼就能看穿。这位蔡小姐哭的实在是太假了。

    “她不说也没关系,看看杜力那边能不能查到什么吧。”冷宴宽慰。

    下午冷宴回公司,邱秋打算去公司转一圈。

    之前的那个真人秀才拍了一期邱秋就失踪了,因为节目赶进度,所以只能换了另一个嘉宾,对外就说邱秋生病了,退出拍摄。

    刚开始网上还闹了几天,后来在公司的公关下,这件事很快就被人遗忘在脑后。

    邱秋走到公司大楼门口,对面商场的屏幕上正在播放一段采访视频。视频中的人物她并不陌生,正是恒宇集团的董事长,江恒宇。

    “江董事长你好,您迄今为止为贫困山区捐赠了百所学校,帮助无数贫困孩童上学,请问您为什么这么做呢?”采访者问。

    画面中的男人脸上带着微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只是尽自己所能,为社会做一点贡献而已。慈善事业是社会公益事业,需要我们全社会贡献自己的力量……”

    屏幕上的人对着镜头侃侃而谈。

    邱秋不想看他虚伪的嘴脸,转身进了公司。

    临进门前还听到身后的人感叹,这人真是好人啊。

    好人吗?邱秋嗤笑,那是没看到他的其他嘴脸。捐这些学校,比起他赚的那些简直是九牛一毛。

    “邱小姐你回来了,身体好些了吗?”

    一进门就有很多人问,不管是熟悉的还是不熟悉的。

    面对众人关心,或者虚伪的询问,邱秋一律都回答好多了。

    邱秋虽然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但是一般不插手公司的经营,这次来也就是听李丹说一些公司的情况,了解最近的通告安排。

    快到下班的时间,邱秋拿着手机发呆,犹豫着要不要给冷宴回个电话接他下班,冷宴已经先把电话打过来了。

    “喂。”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起,邱秋愉快的声音响起来。

    “这么快。”冷宴轻笑。

    “你来的巧了,我正打算给你打电话呢。”

    “还在公司吗?我下班正好去接你。”冷宴温柔地问。

    “那我在公司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