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说着副院长就把会诊报告递给了宛麟,宛麟看着上面五位主治医生的签名敲章,还有五个相同的结果,心里的石头“咯噔”一下放下了。

    原来是误诊!

    “这是向您表示歉意的信,对不起!希望您能够原谅按我们的失误。”女院长又鞠了一个躬,双手奉上致歉信。

    “另外,我们院方将赔偿100万,作为您精神损失费用的赔偿!”院长继续说道。

    医院主动承认错误,并赔偿,是因为病者不是一般人,是首富的孙女。人家未婚先孕,这个玩笑岂不是开大了?

    本来院方还是不知道的,这件事情就梅仪和急诊医生两个人在急诊室里面秘密商谈的,这出戏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可是梅仪的怀孕,关系到古亦天和宛若灵的感情问题,古亦天怎么会坐视不理?

    他的探子一回来报告梅仪在医院大哭大闹,古亦天就知道这里不对劲了。

    在家里的花园摔倒,这件事情本就有蹊跷。现在梅仪流产,恨不得把这件事情怪在秦蓁儿头上。

    聪明的古亦天一下子感觉梅仪会出什么幺蛾子了!

    他到医院找了院长,将梅仪放在医生那里的诊断书一扔,说道,“宛家大小姐可是没有出嫁呢,你们的诊断要是有错误,我就会让你们的医院永远关门。”

    院长一听,着急了,立刻对他说,“公爵大人,您别发火,我这就去重新会诊。”

    “一个人没有用,把你们产科所有的主治医生一起叫来会诊。看看有没有真的怀孕。”

    梅仪的尿液,血液都被做了化验,结果没有怀孕!

    她本来还在想着爷爷和妹妹回去,会和古亦天怎样吵闹呢,没想到医院的一些医生冲进来强行给她抽血做尿检。

    她还没来得及喊那个和她串通好的医生,就被带走了检查样本。结果出来了,五位专家一致确诊,她没有怀孕!

    梅仪感到事情不妙!

    她正要起来的时候,宛嗣福已经来到病房了。

    宛嗣福是在郑瑁汇报了宛家的事情后,听到梅仪怀孕的事情,就急匆匆赶到病房的。

    他知道,梅仪要是怀孕,那孩子肯定他自己的。因为时间差不多。而且他知道古亦天那么高冷的人是绝对不会和梅仪有什么的。

    因为,梅仪在皇宫多年,要有什么早就有了!

    他刚进病房,就冷着脸说,“你真的流产了?”

    梅仪很不愿意看见这个二叔,可是她现在和二叔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她今后继承财产还要靠二叔呢!

    梅仪还没有想好和宛嗣福说什么,他又问了一句,“你怎么不知道服用事后避孕药呢?这点常识都没有?还是有什么阴谋?”

    “阴谋?我会有什么阴谋?”梅仪对着二叔冷笑,“要不是你那一天那么下流,我怎么会怀孕?”声音凄惨!

    梅仪其实想到这件第一次被剥夺的事情,就抑制不住想要发疯,可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的时候,门外进来一个人,正是急诊室里她买通的医生。

    那个医生也没注意当时的场合,不过注意了也没有用,他首先要保住自己的职位,他焦急地说道,“宛小姐,医院出动了五位产科主治医生帮您做了检查,结果都是您没怀孕!现在是纸包不住火了,您千万不要把我们的交易说出去啊,您不说,我还只是误诊,受点处分。你要是把我们串通的事情说了,我可能就连工作都不保了,说不定这饭碗再也捧不上了。”

    是呀,他如果只是误诊,那么他可以向医院说明自己一时搞错了,顶多扣点奖金挨个处分,不至于饭碗不保。

    可是,要是受贿的事情被捅破,那么他的职业操守就没有了,整个行业都不会再聘用他了。他将永远不能做医生。

    梅仪还没有回答,宛嗣福一下叫了起来,“好啊!你个臭丫头,原来你根本没有怀孕,吓唬人啊?”

    这一下,宛嗣福的脸更黑了。

    比他知道怀孕的消息还有要黑!

    那个医生这一下才关注到病房的这个人会不会对他说的话有什么反感,不过他看见宛嗣福的脸色,就知道,自己肯定是非常地被反感了。

    他后悔自己没有顾及场合,现在多了一个人知道。他赶紧对着宛嗣福磕起了头,“求求您,千万别说出去,我的一家全靠我糊口呢!求求你!”

    “滚!”宛嗣福不会和这样的人纠缠什么,他都懒得理他。

    倒是梅仪,他现在趁病房没人,一把过去揪住梅仪的头发说道,“该死!你这个贱货,原来你根本没有怀孕?想吓唬人是吗?”

    说着,他的拳头就揍向了她的身体。

    梅仪自然不是宛嗣福的对手,才挨了两拳,就被打翻下病床。

    宛嗣福所有的愤懑汇集,他意识到了什么,立马去把病房的房门从里面锁死,然后****着走向了地上的梅仪。

    “好久没有开荤了,上回滋味还不错。这次既然让我着急了,总得有补偿。”说着他已经压在了梅仪的身上。

    梅仪虽然不愿意,可是没有了第一次歇斯底里的挣扎。

    “病号服我倒还是第一次碰!嘿嘿!这种感觉不错。”宛嗣福骑马驰骋,冷笑道。

    他玩得还会少吗?什么职业装、海军服、女佣装他常常要求被他玩乐的女人患者不同的花样来取悦他。

    这穿着病号服的场景,他还是第一次碰。

    自然心旌摇曳!

    刚才的怒火全然消失。

    梅仪没想到自己作死要诬陷秦蓁儿和古亦天的,要宛若灵和古亦天有隔阂的,没想到又把这头狼引来了。

    她的抱怨,她的哀嚎,只能化作两行清泪。

    她知道,自己叫救命也没有用。外面也都是二叔的人。他只能忍受着凌辱。

    古亦天拿到五位专家的会诊报告,就拉着他们的负责人回宛家了。医院知道这尊大佛不可以得罪,特意派了很会交际公关的女副院长出面,协调这件事情。

    到了宛家,就发生了刚才的那一幕。

    宛麟自然是不会要医院的一百万赔偿款,他不想这件事传出去,因为他的大孙女毕竟和古亦天同居过。如果人们顺着线索深挖下去

    那可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是息事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