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攀仙劫 > 第七十二章
    花凝被祁夜一路拉着到了半山腰,待确认确实没有人后,只见他说道:“这漫山的枯草枝丫若不处理,怕是不妥当。”

    花凝这才明白祁夜如此大费周章的将她拉下山来的目的,想来也是,此情形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若不及时修复,若是被有心人顺藤摸瓜,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

    花凝想了想说道:“我虽有让花草起死回生的本领,可是……这整座山,我怕是也有心无力啊!”

    祁夜轻声笑了笑说道:“你忘记了?女娲石已经解开了三重封印,也就意味着你的煞气已经增强了,而你的能力也在不断的提升,所以你且可以尝试着看看能不能将这漫山花草系数复活。”

    经过祁夜如此提醒,花凝这才恍然大悟,她再次借着月光仔细的看起了这座山,峨眉山被峨眉派弟子治理的委实不错,树木繁多,各种奇珍花草也是数不胜数,流水潺潺,有一些水洼里还会时不时的蹦出几条鱼来,各种动物的鸣叫声,还有那萤火虫在这山上尤其多,一闪一闪的,衬着月光当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儿!

    一阵微风吹来,乱了花凝额间的碎发,祁夜温柔的替她理了理,两人四目相对,却有说不出的深情款款。

    直到这时祁夜才发觉,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对花凝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情感,这种情感首次使他畏惧和害怕。而花凝则没有过多的顾虑,还在一心一意的看着祁夜,后者就已经猛的退出了好几步,缓了缓心神,不动声色的说道:“别犹豫了,我们时间不多。”

    花凝回过神来,面露微笑,她只认为祁夜方才其实是不好意思罢了!只见她凝神静气,催动术法,一个个印结从她的掌心纷纷飞了出去,只见瞬间便融入到了那些枯黄的花草和树木里去了!

    也不知有没有成效,就见不远处的草丛微微动了动,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藏在那里似的,祁夜心下一惊,急忙跑了过去,站在他身后的花凝也是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只见祁夜慢慢的靠近那片枯草,不一会儿就听他唤花凝过去,只见他手里此刻竟然提了一只通体黝黑的兔子,花凝一见小家伙儿就爱不释手,迅速从祁夜的手里接过了兔子,二人正逗兔子逗得开心,不料这时身后忽然有一男子说道:“我说你们两个大半夜不睡觉跑出来做什么,原来就是为了来逗兔子?”

    花凝和祁夜同时转身,却见来人正是杜松,只见他头发乱的就跟一个鸟窝似的,只穿了一件中衣就跑了出来,脚上竟然只穿了一双袜子,连鞋子都没来的及穿,花凝还从未见过杜松如此不修边幅的模样,顿时笑了起来。

    就连祁夜也忍不住弯了弯嘴角,杜松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现在的样子确实有些滑稽之后,这才不好意思的干笑了几声,试图缓解自己的窘况,只是他不笑还好,他如此一番皮笑肉不笑的模样一出来,花凝再也忍不住的捧腹大笑了起来!

    杜松不禁在心里腹诽道自己明明就是担心花凝在祁夜这里吃了亏才如此不顾一切的跑了出来的,如今确是这般冷遇。

    方才他还睡的正熟,梦里正与花凝亲亲我我好不自在时,就猛然听得一阵敲门声,本以为是祁夜,可转念一想祁夜回来睡觉哪里用的着敲门?他不耐烦的起身,心里还怨怪是谁扰了他的好梦,开门却见青漫就端端的站在门外,他本有些意外,可转念一想,深更半夜,青漫若是没有事情定然不会闲着没事儿过来串门玩的!

    于是他就问了一句:“这么晚了,过来有事儿?”

    青漫看上去有些担忧的皱着眉头说道:“祁夜和花凝说是出去走走,可是如今夜都深了,还不见回来,我担心她们会有什么不测……”

    杜松闻言,什么都没来的及想,就立刻冲出了门外,于是就有了方才那一幕。

    此时站在房间里的青漫看着窗外高高挂起的月亮,神色始终有些凝重,她知道杜松对于花凝的心思,由他去最是合适,一来祁夜不会怀疑他的动机,因为杜松对于花凝的那点心思众人皆知,二来,就算此事最后被戳破,她也只不过是担心她们忍不住去告诉了杜松罢了!

    事情发展到了现在,若是杜松最后能够和花凝在一处她绝对是乐见其成的,祁夜的心思太过深沉,越萝和芙游都只一心想要除去花凝,以绝了祁夜的心思,可她们都太高估自己了,以祁夜的睿智,怎么可能任由她们胡来?如此才会落得个不得善终的结果,她可不会那么傻。

    思及此,她不禁笑了起来!

    半山腰上,杜松见花凝如此嘲笑于她,一时间气急败坏的走到花凝身边说道:“我只知你向来没良心,今时倒是将这没良心发挥的淋漓尽致。”

    花凝勉强收了笑说道:“如今峨眉山仙气祥和,哪会有什么危险?我和祁夜也只不过是忙活了许久,出来透透气罢了!”

    杜松皱眉道:“荒山野岭的有什么气可透的?快些跟我回去,美美的睡上一觉才是正经事儿!”

    说罢,也不顾花凝的反对,拉着花凝的手就往回走,祁夜无奈的摇了摇头,眼睛看到杜松那只拉着花凝的手,眉头一皱,总觉得不舒服。

    就在他还沉浸在自己不舒服的思绪里时,却见杜松忽然转身说道:“还有你,以后夜深了不要私自带着姑娘出门。”

    说罢,竟直接拉着花凝御剑飞回了山顶,待二人离去,祁夜转身又往山下走了一段路,届时就见一身玄袍的慕白立在月光下,他走进幽幽的说道:“等了多久?”

    慕白转身挑了挑眉头道:“不算久,你与花凝含情脉脉的对视时我恰好落地。”

    祁夜装作没听到般,继续问道:“逐流峰那边可以收手了。”

    慕白扯了扯唇角,继而正色道:“已经系数撤退,只是此次我们的损伤实在太过严重,恐怕近期内无法再出兵了!”

    祁夜早就料到会有此结果了,毕竟与逐流峰四大镇派仙人正面交锋,能够全身而退已是万幸。

    慕白明白了他的心思,继而又说道:“若是只有他们四个,倒也不足为患,只是后来加上了一个白芥子事情就有些棘手了,你也知道那九黎壶的威力,岂是那些魔兵能够抵抗的?虽然最后我将他打伤,可被他那九黎壶炼化的魔兵也是不计其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