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第一侯 > 第二十二章题难总有解

第二十二章题难总有解

    怎么杀项云一直都是一个难题。

    这并不是因为李明楼是个弱女子,她一声令下,剑南道有千军万马上刀山下火海所向披靡。

    难题不是杀人这件事,而是杀的这个人。

    项云与剑南道的牵绊太深,他一直是李奉安的左膀右臂,是剑南道兵将们信赖的同伴,对她这么多骇人听闻的决定毫无疑问的元吉,在听到她说要杀项云时,也跪下发出了疑问。

    不用说中五的震惊,更不用说剑南道兵将们听到的话多震惊,就连她自己,那一世直到死去的前一刻还对项云信任无比。

    如果是她动手杀项云,或者杀项云跟剑南道有关系的话,剑南道必然震动哗然人心涣散,元吉说的对,没有足够服众的证据,这件事太冒险,结果会反噬了她们姐弟二人。

    她要杀项云是为了让她们姐弟活下去,不是与他同归于尽。

    现在向虬髯站出来了,他是一个游侠儿,一个侠客,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最关键的是他不是她的旧人,没有人知道他跟她的关系。

    这样一个刺客突然出现在剑南道杀了项云,引发的猜测很多,这猜测与李明楼就无关了,知道的人会很少很少,不会引发剑南道内动。

    就算向虬髯身份泄露,与他有关的是振武军武鸦儿的妻子。

    李明楼握着红梅笑了。

    向虬髯微微矮身歪头,便可以看到李明楼罩在斗篷里的脸,脸虽然被布裹住,露出的双眼在日光下闪亮。

    “少夫人忧伤解了。”他亦是一笑,站直身子一拍腰里华丽的宝刀,一语双关,“少夫人的这把宝刀可不仅仅是好看。”

    李明楼将项云的个人信息告诉他,说的非常详细,尤其是一些个人习惯,能知道这么详细,必然是很熟悉的人。

    武鸦儿的妻子为什么跟项云熟悉,一个漠北振武军,一个西南陇右节度使,李明楼没有为了隐瞒这个疑点而省略介绍项云,向虬髯俊美的脸上也没有浮现疑问。

    “少夫人只需要告诉我他是谁就可以。”他笑道,“不过,多谢少夫人。”

    谢的是她的坦诚。

    说罢转身就要走,李明楼唤住他:“此一去千里远,你多保重。”

    向虬髯哈哈笑:“我不惧千里远万里险,惧的是天下有千里之大,而茫然无处可去,少夫人请放心,向虬髯此一去,事不成不苟活。”

    李明楼摇头;“那我看错你了。”

    向虬髯一怔:“少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我为什么留你做门客,就是因为你说你能不惧艰难,又能在艰险中全身而退。”李明楼道,“我要你去做这件事,除了你能杀人,还能全身而退,而且这件事,能杀最好,杀不了让他知道有人要杀他也足够了,并不是要你舍命。”

    向虬髯再次哈哈笑一言不发,对李明楼抱拳一礼转身大步而去。

    李明楼看着消失在视线里的年轻侠客,反而有些恍惚,这件事直到开口的那一刻她都没有想过,也没有想过要用向虬髯做什么。

    虽然她给了他金钱宝刀,也任他招摇自称门客,聚集了一群游侠儿。

    这只不过是花些钱而已,花些钱她高兴,这些人也玩的高兴,高兴就好,这么简单容易的高兴何乐不为。

    她并没有真把他们当门客,更没有想让他们为自己千里杀人。

    这件事,行不行呢?向虬髯这个人,她其实一点也不了解,这就叫病急乱投医吧。

    到了傍晚的时候,元吉来了,说向虬髯和那群游侠儿跑了:“向虬髯说要大家为武少夫人召天下豪杰。”

    他看着李明楼神情几分探究,李明楼适才去了县衙,又在门外见了向虬髯他是知道的,小姐没有叫人他便没有跟随,知道小姐心情不好想一个人走走。

    向虬髯和这些游侠儿一直在窦县从没说过要走,这样突然离开,小姐和向虬髯说了什么?

    李明楼耍了个小聪明:“我说要他为我做事。”

    这样啊,游侠儿能做什么,进军营受束缚不肯,小姐身边又不用他们真的来做护卫,所以他们就跑出去宣扬大小姐,这种事倒是适合游侠儿,元吉释然又黯然,严茂的死让大小姐真的很伤心,所以才想要做更多的事。

    向虬髯这群游侠儿的离开窦县的事民众很快也知道了,主簿大人很高兴,这群无所事事只会打架斗殴的浪荡子们终于离开了。

    游侠儿们为什么跑了主簿原本不在意,管他们因为什么跑了呢,真的为武少夫人做事也好,出去骗更多傻子也好,但文吏们不安的来报民众们认为游侠儿跑是因为宣武道兵乱。

    窦县距离宣武道近,兵乱烧了一座城,很多百姓遭殃,让这边的百姓很害怕。

    兵乱比土匪更可怕,游侠儿们是吓跑了。

    游侠儿这些人有功夫有本事还吓的跑了,他们这些普通民众怎么办?

    “少夫人,你看是不是安抚一下民众。”主簿对李明楼说道,“宣武道的事跟咱们可没关系,让大家不要惊慌。”

    李明楼说了声好,主簿大人满意的走了,虽然一直以来武少夫人行事铺张浪费有些难以理解,但对县衙的事和他们的要求都是很听从的。

    看着主簿大人离开,李明楼对元吉道:“传令全县戒严,停止集市,围墙外驻兵。”

    这可不是安抚民众,这是肯定了民众们的猜测,戒严和停止集市能让窦县陷入惊恐。

    元吉毫不犹豫的应声是转身出去了。

    李明楼站在舆图前看着标出的窦县,如果不出预料,下一个兵乱就是窦县,虽然老天一次又一次将命运拨回来,但她还是要继续做。

    她做了这么多事,不相信真的一点用也没有。

    新年正月的剑南道没有半点喜庆,李敏坐在府衙的大厅里,身姿优雅的握着笔,但却没有严茂握笔如握刀那般轻松,面前堆积的文书如山。

    他的眼圈有些发红,薄唇咬紧,神情空洞。

    外边脚步声响,道府的几个官吏走进来,看到李敏坐在这里,他们的神情有些复杂。

    “李敏啊。”一个年长的官吏说道,“这些文书先麻烦项大人处置一下吧。”

    李敏,称名唤姓,无官无职,李奉安的一个奴仆,他的主人可以坐在府衙大堂上,他可以陪同站着,但他永远不能坐下来。

    出了这么大的事,项云留在剑南道,他是陇右节度使,他有官身有旌节,他是李奉安一手提拔的下属,他是李奉安的儿女亲家,他接替严茂代替李明玉掌管剑南道天经地义。

    李敏握着笔的手松开,人也慢慢的站起来,年长的官吏示意几个随从去请项大人。

    “等一下。”李敏站在了高大的官案旁唤住他们,站直了身子,“还是请李三老爷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