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女鬼请留步 > 第150章 十美图
    地下室越走越窄,僵尸格格吊在后面,楼梯蹦起来很有挑战,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踩空。

    “要不要我扶着你?”东方好心道。

    “本格格要自强。”

    倔强格格有一股傻劲,不撞南墙不知道墙比头硬。

    “哎呦!”

    突然一声响,二人回头,只见僵尸格格很有规律的滚下楼梯,两人的头跟着一点一点,充满了节奏感。

    砰的一声,尘土飞扬,格格摔了一个**的姿势。

    “起!”

    爱凤直挺挺站起来,老脸羞红,本格格又丢人了,好羞耻。

    不一会,她又蹦了上去。

    快到出口,实在没法蹦了,她只好妥协,让两位抬她出去。

    僵尸格格像个人棍一样躺着,高德抬腿,东方抬腰。

    咦,咋软绵绵的?

    “啊~大胆奴才,居然敢摸本格格!”爱凤横躺着愤怒吼叫。

    东方不可思议道:“这是胸?”

    “废话,难道是大白馒头!”僵尸格格很不要脸,大和白两个字说的很重,好像刻意强调一样。

    我擦,这是一只僵尸啊,不应该浑身僵硬,平平玉立,做一个坚硬的飞机场吗,这位的居然是软的,还很大。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僵尸。

    “你不是僵硬了吗,那里为何不按套路出牌?”东方一脸疑惑,好像又发现了世界未解之谜一样好奇。

    格格虽然听不太懂,但也不妨碍理解,她脸上带着一丝得意,“本格格天生丽质,哪怕做僵尸也是与众不同。”

    “我看也没啥区别。”

    “瞎啊,你看本格格的面容,肤如凝脂,吹弹可破,看这里,看这里,简直难以相信,世间竟有如此水嫩的僵尸。”

    僵尸格格迷之自信,都已经迷失了自我,简直有张刀枪不入的脸,这货到底是不是僵尸,太自恋了吧。

    “好吧,你厉害,果然是与众不同。”

    “你是不是想死,赶紧把手移开!”

    “不好意思,聊天太投入了。”

    一旁的高德都凌乱了,我是不是被电影骗了,这僵尸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啊,林道长,咱们能好好聊聊吗?

    还有这货,居然卡女僵尸的油,那种胸能摸吗,不怕得口腔溃疡和病毒性脚气吗。

    呵,男人。

    咦,为什么要呵,我好像也是男人啊。

    终于离开地下室,回到了别墅内,僵尸格格哪里见过如此富丽堂皇的装饰,好奇的伸着手来回蹦哒。

    让人无语的是,这货蹦一下,颤抖一下,两个男人都忍不住偷偷瞄几眼,这样的僵尸简直就是行走的福利。

    “大湿,她明显不是那个鬼,你看?”高德脸色一直不好看,宝物没挖到,连鬼都找错了。

    东方装模作样算了一会,伸手一指,“鬼在楼上,这次一定对!”

    “哇,你们找鬼吗,本格格也要去,还没见过妖怪呢。”

    爱凤砰砰的蹦了过来,满脸的好奇。

    二人玩味的望着她,你照照镜子,不就看到妖怪了吗,你估计是僵尸里面最幽默的吧。

    “看啥看,没见过美女啊。”

    “爱凤啊,现在你自由了,想去哪去哪,咱们有缘再见。”东方指着门口,好像送瘟神一样。

    “负心人!臭流氓!不要脸!”

    僵尸格格突然暴躁了,两只铁臂指着东方,“你摸了本格格,就要对我负责,况且你是把我挖出来的,我哪也不去,死也要跟着你。”

    东方一脸黑线,照你这么说,我摸一个女明星,就对她负责,天下哪有这种好事,那我这手不就成金手指了吗,你让系统的脸往哪搁。

    “真的不走?”

    “不走,你挖的格格含泪也要负责。”

    “靠,老子走!”

    东方和高德朝楼上走去,后面屁颠屁颠跟着一个跳跳尸,这位格格好像和楼梯八字不合,一不小心又踩空了,噼里啪啦滚了下去。

    二楼有间书房,里面还挺讲究,摆了不少好东西,根据手机提示,鬼物就在这里。

    “高老板也有收藏的字画和文物的喜好?”东方看着墙上挂的,桌上摆的,地上放的,这家伙很骚包啊。

    高德老脸一下乐了,得意的介绍,“高某不才,喜欢收集文物古玩,这些件件都是真品。”

    东方笑笑,我这人俗,只能认出金子的真假,这些东西鬼知道是不是真的,你又不给我。

    “吹牛,本格格一眼就看见一件赝品。”爱凤不知何时跳到了门口。

    “哦,格格不妨指点一二。”高德笑了,本人可是这方面行家,你个傻格格懂个屁。

    搜索功能还在冷却,东方也不知道鬼在房间那旮旯,看看热闹也无所谓。

    “就是那幅十美图。”

    爱凤撇撇嘴,示意书桌后方那幅最大最张扬的字画。

    那是一副彩色绘画,上面有十个形态各异的女人,或巧笑嫣然,或翩翩起舞,或回眸一笑,环肥燕瘦,各有各的韵味。

    高德脸上的笑容消失,不悦道:“格格你要说其他的,本人倒也相信,可这副十美图绝不可能。”

    东方好奇,这家伙这么自信,他望着那幅画,看不出所以然。

    里面的女人实话说,长得真是一言难尽,完全不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身材倒是不错,好像还有一个f啊。

    古人的审美有点重口,现代人欣赏不来,不过有一个还挺不错,瓜子脸,小蛮腰,就是胸太小了。

    “你再看看,其中有一个女人不正常。”爱凤自信道。

    “不正常,我知道了。”

    东方眼睛一亮,指着那个大的出奇的,“这个女人不正常,古人哪有这么大的。”

    “大湿,古人真的有,还很多呢,我研究过。”高德露出你懂得的笑容。

    “那是你见识少,皇宫里的奶妈子,个顶个的大。”爱凤白了他一眼。

    原来皇帝死的早是有原因的,个顶个的大,龙体肯定受不了,不着急驾崩等菜啊。

    “格格,高某眼拙,请你指出来。”

    “是啊,我也看不出来,说说看哪个不正常。”

    二位老司机翻车了,终日流连花丛,却找不出来那朵是假花,实在愧对手里的方向盘。

    “就是左边数第四个,假的太离谱了。”爱凤两只胳膊一抬,指了指。

    “居然是她。”

    东方眨巴眼,这不是那个瓜子脸吗,怎么会是个赝品,哥眼光这么差。

    “不可能,她体态轻盈,魅惑天成,这样标致的女人,哪里有问题?”高德不愿相信,这可是十美里面,他唯一一个对着撸过的女人。

    “看她的脚。”

    爱凤很是无语,臭男人就会看脸和胸,你们咋不娶一个头和两坨肉呢,鄙视之。

    二人看了过去,女子穿着一件蓝色丝绸衣服,拖在地上,将脚面遮了起来,并没有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