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从裴佳宁的第二人格所述来看,她早就给自己准备好了身体,因为林雾插了一脚,所以她才会出现阻止。

    想知道真相,那就只能继续这样逼佳宁的第二人格出来了。

    裴佳宁的小脸上愣了一下,似乎很是意动,眨巴了一下眼睛,慢吞吞地问道:“……生……孩……子?”

    “对。”林雾笑了,“优等品的僵尸之体是可以生孩子的哦。”

    裴佳宁犹豫了一下,正准备点头答应时,她懵懂的眼睛却是忽然变了,那遮蔽心智的迷雾再次散去,再次变成了之前那幽深平静犹如寒潭般的双眸。

    与此同时,她身上的血迹也消失一空,仿佛已经恢复了正常。

    或许是之前没注意,林雾这才发现,裴佳宁的模样似乎长大了几岁,仿佛从十七岁变成了二十岁出头一般,成熟了几分。

    她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就这么坐在林雾的腿上,裙摆下原本扭曲变形的小腿也已经恢复了。

    果然有第二人格……林雾心中暗惊,轻声问道:“出来了?”

    裴佳宁坐在他的怀里,默默地注视着他,忽然一抬头,两片唇瓣已经贴上了林雾的嘴唇,然后两排整齐的贝齿和小虎牙在他的嘴唇上狠狠咬了一口。

    “嘶……”

    林雾感觉嘴唇上一疼,裴佳宁就已经松口了,他正要说话,却是发现裴佳宁趴在他的肩头,近乎哀求地低声道:“别闹了,好吗?”

    “……”

    林雾怔了怔,轻声问道:“不能告诉我真相吗?”

    裴佳宁沉默了半晌,低声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第一次重生时分裂出的人格而已,之后的重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并不清楚。”

    林雾恍然,难怪这个裴佳宁年纪明显大了几岁。

    第一次重生的裴佳宁,改变了两人车祸死亡的命运,还差点和他结婚,只可惜在结婚前死亡了。

    “你是第一次重生出现的……”

    林雾喃喃一声,问道:“那你是怎么重生的?”

    “不知道。”裴佳宁摇摇头,“我的大部分记忆也都让邢婉儿消除了。”

    林雾回忆起了那段记忆碎片里,裴佳宁的确是让邢婉儿消除了她和另一个人的记忆。

    “你为什么阻止我给你找一具新的身体?”林雾疑惑道。

    裴佳宁叹了口气,无奈道:“我有自己的身体啊。”

    “你有自己的身体?”

    林雾微微一怔,“你的身体不是车祸死亡了吗?应该已经被火化下葬了吧?”

    裴佳宁沉默了一下,说道:“我的身体没有被火化……而是逃走了。”

    “逃走了?”林雾愕然,“逃走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我死后,我的尸体自动发生了尸变,我当时还在头七,灵魂还没有化为鬼,在守在我的尸体旁边,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尸体变成了僵尸,伤势也都完全修复,然后我的身体就自己离开了。”裴佳宁说道。

    “你的身体变成僵尸了?”林雾难以置信地问道:“好好的为什么会变成僵尸?”

    一旁安静听着的萧秦,却是忽然开口道:“你车祸的伤势那么严重,居然也能完全修复……你的身体是纯血僵尸?”

    “嗯,应该是。”裴佳宁点了点头。

    林雾不由得疑惑道:“可是,为什么呢?就算你和我的灵魂一样比较特殊,死后爆发阴气,但也要灵魂融入身体里,身体才能吸收到阴气发生尸变吧?”

    萧秦若有所思地说道:“或许,你的身上有一件蕴含极致阴气的阴物?”

    “或许是这样。”裴佳宁微微点头,“不过,还是很奇怪。”

    “是很奇怪。”萧秦点了点头,说道:“一般来说,尸体就算发生了尸变,也没有什么自主意识,只有最简单的本能,为什么你的身体会自己离开呢?”

    裴佳宁叹了口气,“经历了这么多次重生,我也不知道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能还有什么未知的吧。”

    “这么多次?”林雾疑惑道:“不是三次吗?”

    “三次?怎么可能?”裴佳宁摇摇头,“虽然我只是一个副人格,但每次重生之后,我都会清醒过来,具体的次数我也不清楚,可是起码也重生过上千次了。”

    “上千次?”林雾不由得惊了。

    “是啊。”裴佳宁感慨道:“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想做什么,或许是在尝试什么吧,不断地一次次重生……”

    林雾沉默了片刻,问道:“怎么样才能找到你的身体?”

    “我也不知道。”裴佳宁摇摇头,“不过既然我的身体是纯血僵尸,那就不会死,总有一天会遇到的吧。”

    林雾皱眉道:“万一遇不到呢?你就一直等?”

    裴佳宁看了他一眼,忽然露出一丝笑意,摇头道:“傻瓜……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当鬼,想让我找一具身体继续当人,但没什么的。”

    林雾微微一怔,说道:“你先找一具身体生活,等你遇到你的尸体之后,你再转移过去不就行了吗?就算会损伤灵魂,但也有六次换身体的机会,没什么吧?”

    “没那么简单的。”

    裴佳宁摇摇头,说道:“损伤灵魂……损伤的是思想、记忆,灵魂一旦缺失得多了,说不定会导致性格大变,甚至于失去一部分记忆。”

    萧秦也轻轻点头,“的确是这样,所以没有多少僵尸愿意随便换身体。”

    林雾顿时沉默了。

    “没事的,我现在这样陪着你,也挺好的。”裴佳宁柔声道。

    “我一定会尽快找到你的身体,让你也真正的活着。”林雾注视着她。

    “嗯……”

    裴佳宁露出一丝笑意,搂住林雾的脖子,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低声道:“婚礼之后,我还没叫过你老公呢,虽然是萧秦代替我结婚的,但咱俩也算是正式结过婚了吧?”

    林雾轻轻地应了一声。

    裴佳宁笑了声,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地唤道:“老公,再见。”

    下一刻,她原本纯洁干净的连衣裙上,便浮现出了大片血迹,光滑纤瘦的小腿也重新变得扭曲骨折,身体也缩小了点。

    林雾松开裴佳宁,发现她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懵懂迷茫的状态,看来那个人格已经重新沉睡了。

    “唉,佳宁……”林雾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裴佳宁的脑袋。

    裴佳宁一脸茫然地望着林雾,忽然慢吞吞地说道:“……她……让……我……叫……你……”

    林雾疑惑道:“叫我什么?”

    裴佳宁小脸红了下,小心翼翼地缓缓道:“……脑……公……”

    “乖。”林雾一笑,低下头在她嘴唇上亲了一口,顿时满嘴血腥味,刚才副人格恢复了正常,却是没有现在这么血淋淋的。

    林雾刮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子,叹息道:“希望能早点帮你找到凶手吧。”

    裴佳宁应了一声,继续眯着眼睛趴在他怀里。

    ……

    ……

    回到自家小区后,林雾也没急着在车里陪佳宁睡觉,准备先回家码字,今天的更新还没写呢,顺便还要看看琉璃的状态。

    毕竟琉璃也算是帮了他一次,还被镜中妖掐断脖子扔回了电脑里。

    虽然当时他在灵魂状态时,感应到琉璃并没有什么事情,但当时还是吓了他一跳,还是关心她一下比较好。

    回到家中。

    老爹老妈正在客厅看电视,杨安琪也回来了。

    估计是老爸听到杨叔醒过来的消息,大喜之下去医院探望了杨叔,顺便把杨安琪接回来了吧。

    “今天跑出去一天啊。”老妈嗔怪地看了儿子一眼,问道:“吃饭了吗?”

    “没呢。”

    林雾刚说出口,又想到自己现在是僵尸,似乎不用吃饭,便加了一句:“不过我下午吃得多,现在也不饿。”

    老妈刚站起来,一听又坐了回去,“冰箱里有下午蒸的包子,你饿的时候自己去热一下。”

    林雾点点头。

    杨安琪却是一溜地小跑过来,眼巴巴地望着林雾手中的布娃娃,大半天没看到姐姐了,她有点想念了。

    “林雾,让我陪陪安琪吧。”杨婉卉的声音响起。

    林雾笑了,蹲下来揉了一下杨安琪的脑袋,把布娃娃递给她,“喏,给你。”

    过两天,等杨安琪见到杨婉卉本人了,她就更开心了。

    “对了。”

    林雾忽然心里一动,如果让杨婉卉的僵尸之躯和她原本的样子一模一样的话,那不是麻烦了吗?

    一旦被人认出来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一个已经被烧死的女孩,忽然活生生地出现了,谁能不惊讶?

    林雾想到这里,便站起身,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卧室里,拿出手机,又找出‘尸记’的秦子钰给他的名片,按照上面的号码拨了过去。

    “喂?”对面传来了秦子钰婉转动听的声音。

    “秦老板,是我。”林雾咳嗽一声说道。

    对于这个马上成为他孩子妈的女人,他还是感觉有点尴尬的。

    “原来是林雾先生啊。”

    秦子钰丝毫没有惊讶,笑吟吟的声音中满是调侃和暗示意味:“你怎么还叫我秦老板呢,陆会长和你说清楚了吧?林郎,你应该叫我什么?”

    叫我去死,林郎是什么鬼,还好不是大郎……林雾翻个白眼,笑呵呵地说道:“那我叫你孩他妈吧。”

    “随你呀,相公~~”秦子钰丝毫不害羞不腼腆,不愧是活了一百多年的老怪物。

    怎么又改口叫相公了……林雾无语,说道:“我刚才想到一件事,关于僵尸的容貌,不能调整得一模一样,万一被人发现了,那不就麻烦了吗?”

    “官人放心,我已经考虑到这一点了。”

    秦子钰娇笑道:“我会给那位妹妹准备一张人皮面具的,只要不把面具揭下来,谁也认不出来。”

    能不能稳定一个称呼,怎么又变成官人了……林雾吐槽了一句,这才说道:“那就好,多谢你了。”

    “我应该感谢你才是,良人~”秦子钰笑道:“等我怀上你的骨肉之后,另一具优等品僵尸再给你,莫要着急哦。”

    稍微固定一下称呼行不……林雾无奈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和我生孩子?”

    秦子钰羞答答地低声道:“老公你喜欢这么直接的吗?”

    “……叫我孩他爸。”林雾忍不住纠正了一下她的称呼。

    “好的孩他爸。”秦子钰娇声叫了一声,这才笑吟吟地说道:“我这两天再调整身体状态呢,等我身体状态调整到巅峰了,孩他爸你再来临幸我吧。”

    “……额,你们僵尸有大姨妈吗?”林雾忽然好奇道。

    “当然……没有了。”秦子钰听似害羞地低笑。

    林雾兴致勃勃地问道:“那有前七后八的安全期吗?”

    秦子钰也不避讳,轻笑道:“随时都可以是安全期,也随时可以使排卵期。”

    “好吧。”

    林雾耸耸肩,“后天见。”

    秦子钰却是说道:“对了,孩他爸,最近苏市出现了一个老怪物,您可要小心啊。”

    “老怪物?”林雾疑惑道。

    “是一个从古墓里逃出来的无头僵尸,正在被亡委会通缉呢,刚才还来鬼市,换了一颗新鲜的头颅,可惜亡委会来晚了一步,被他逃了。”秦子钰笑道:“林郎你要是害怕的话,可以来奴家这里待几天哦。”

    古墓出来的无头僵尸?

    去了鬼市?

    林雾心里一动,忽然想起了今天离开鬼市时,遇到的那个脖子上包着围巾的男子,他就是有点怪异,明明一米六几的个子,却有一个很大的脑袋,虽然喷了很重的香水,但还是可以闻到血腥味的。

    莫非……古墓逃出来的无头僵尸,就是那个男子?

    林雾脑海中念头闪过,不过也没什么害怕的,便摇头道:“这就不必了,苏市这么大,它还能找我不成?”

    “那无头僵尸还是有些特异之处的,不过您是陆会长的朋友,有陆会长保护您,自然没什么好怕的。”秦子钰笑了笑,便说道:“那相公后天见,有什么事情,随时找奴家哦。”

    这称呼也是够乱的……林雾翻个白眼,说了声再见,这才结束了通话。

    ————

    ps:(嘤嘤嘤~~这两天恢复之前,暂时四千字,嘤嘤嘤~~等纱布取下来了再六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