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重回80当大佬 > 第147章战争爆发
    《沪江滩》的首轮热播,在9月16日结束了,因为强烈的社会反响,央视正式破天荒地决定,在次日晚间就直接从头再播一轮,算是创造了中国影视史上的一幕记录。

    尽管秋老虎还未褪去,黑风衣却又一次疯狂热销起来,比一年半前高仓健带起来的那波潮流更加迅猛。

    与此同时,《少林寺》剧组,已经拍完了在太室山中岳庙的那部分外景戏,正式挪到了钱塘的花港观鱼和净慈禅寺取景拍摄。张导演也多次给顾骜电话反馈进度,表示拍摄速度不如预期,但12月份一定能放李联杰回来,不会耽误顾骜的事儿。

    顾骜并不知道,历史上的《少林寺》拍了将近一年。

    但这并不意味着本时空这部电影也要拍一年。

    因为历史上之所以慢,是内地和港方合作上有些沟通障碍,中间还推倒重来、换了一次导演,并且浪费掉了前面40多万港币的投资。选新的取景地时,也花了好几个月时间与其他地方政府旅游部门沟通。

    如今有了其他合拍片的可借鉴经验,双方沟通起来自然更加方便,这些波折都是可以省掉的,真正按港片的进度,静下心来好好拍,三个月搞定一部电影已经算慢了。

    不过,对于闭关了半个月、整理课题结题报告的顾骜而言,这些小打小闹的利好新闻并不能激起他的兴趣。

    同样是在9月16号这天,一条从巴格达章忠那儿发回国内的第一手消息,才是顾骜一直等待的。

    伊拉克的侯赛因总统,正式向伊朗人发动了进攻!

    这只“黑天鹅”的爆发时间,比另一个时空稍微早了五六天,或许这也是顾骜、章忠等人提前介入伊拉克、导致的蝴蝶效应吧。

    可能侯赛因总统就是因为多了一条买华夏军火的路子,提前几天做好了战争准备也说不定。

    当天凌晨,伊拉克空军集中数百架战机,突袭了伊朗前沿15座城市和空军基地,随后出动6个师、1200多辆坦克组成的地面部队,对伊朗靠近两河河口的胡其斯坦省发动了进攻。试图包围胡其斯坦首府、波斯湾重要港口阿巴丹。

    而对于西方世界而言,最大的影响显然是金融市场。

    战争爆发的消息刚刚传到美国时,纽约的期货交易市场因为时间差的关系,正在休市。

    但期货不同于股票,因为全世界各大交易所卖的都是这些品类的期货,不存在“某种股票在纽交所上市、所以伦敦和东京没法买卖”的问题。

    伦敦、纽约、东京三大交易所,分别差七八个小时时差,总有一家是在营业时间的。

    所以,东京的期货交易所第一个作出了反应,国际油价瞬间上跳30%,原油价格从每桶19块6美元,上涨到了27块7。

    不过,这其实还没有完,因为战争刚刚爆发的前几个小时,伊朗政府有关部门和新闻部门都还没上班,也没有正式宣布即日起停止出口原油的消息。

    如果这时候,美国人肯勤快点,比如那些24小时有人守着的机构投资者,那么还可以追逐一波利差、赌一会儿油价会进一步恶化。至于晚上要睡觉的散户,则只能等醒来后白白看着机会溜走。

    (1980年期货主要还是电话交易,交割也比较慢,跟信息时代的高频交易不能比。如果通讯和消息灵通的话,遇到大事件,哪怕你不是穿越者,靠时间差赚一两成小钱还是可以的。)

    果不其然,等伦敦、纽约那边相继开市时,关于战争规模的第一手新闻报道,也已经在媒体上出现了,伊拉克和伊朗的石油部门也正式发声,60天原油期货价格再次猛跳。

    从新闻公布前的28块多、涨到新闻公布后的30块,以及两国石油部门公开声明后的32块。

    ……

    伊拉克那边战争爆发时,国内的京城时间已经比伊拉克早四五个小时,大约是早上6点。

    当时国内的媒体反应没那么快,早间新闻也不可能赶得上报道。

    顾骜还是在早上7点多、准备去图书馆跟大伙儿讨论结题报告的攥写时,被香江的代理交易员梁劲松、以及身在纽约的表哥陆光复,先后用电话提醒的。

    梁劲松是专业的交易员,当然要时刻紧盯行情。发现黑天鹅后,他立刻打电话问顾骜要不要抛单。

    “不要慌,再等一等。”顾骜电话里指示梁劲松别急,然后让他每隔两个小时给他发一次行情过来。另外,如果油价波动超过1美元,也每1美元汇报一次。

    而陆光复则是本着一个哥大金融系毕业生的习惯,从cnn的晚间八点档新闻上看到战争爆发消息后,立刻去查询东京的开市行情,然后和表弟打电话,确认对方的意见。

    别说陆光复这家伙也挺有魄力,知道东京开市与纽约这边开市之间的时间差里,还能有一波来不及涨完的行情,于是在28块的高位依然果断买进、甚至是紧急借了所有能借到的亲戚朋友的现钱买进、加了高杠杆。(此前顾骜为了保密,并没有把对石油危机的预测告诉表哥,陆光复这点本钱也增加不了多少利润)

    最后还真被他赌到了,赚了28块到32块之间的差价。不过也正是因为陆光复只是追涨杀跌,赚时间差,杠杆又太高,他心里也是很虚的。只赚了4块多差价后,持有了24小时就果断抛掉了,唯恐后续有反向新闻出现或者恐慌退潮、把自己挤爆仓。

    因为本金不多,差价也不多,即使有杠杆,陆光复最后只是赚了七八万美金。

    不过这一把也让他把此前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书的花销赚回来了。省着点用,还够读到博士毕业的学费和生活费。

    同时因为这些钱是合法合理、凭自己的眼光赚到的,陆光复的保密意识肯定没那么强,他也没必要保密。他完全可以在同学之间稍稍炫耀一下自己的魄力和能力。

    “听说那个亚裔赚了好几万美金!就靠在期货市场上打时间差!”

    “真的假的?就是28块之后那一波行情?我怎么没想到!该死,没想到亚裔胆小鬼还有这种魄力。”

    很快这些小道消息就在这一届的国际商法研究生之间传开了,下一次开国际关系的大课时,与国际关系专业的学生一起交流时,这个“战绩”也会被慢慢传过去。

    最后,制作国际关系课的“大师公开课课件剪辑”的工作人员,也会注意到。

    “诶,好像这个陆光复有个亚裔朋友,一个多月前在布热津斯基顾问的大课课后,就逮着一群人辩论来着。当时有提到中东越不稳、国务卿和安全顾问处置越不利、油价越波动、卡特总统的连任就越危险?”

    “对啊,我当时就在场,好像那个亚裔是陆光复的表弟,当时他为了证明自己的眼光,还说自己买了100万美金的油价期货,赌大选之前肯定还有一波大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100万美元,没想到啊没想到,那么不显山不露水的,居然眼光这么毒。”

    “那期课好像是公开课诶,有录像带录了课件的,走,去找管课件的教授查询一下。”

    ……

    哥大那边渐渐酝酿发酵的同时,国内知道顾骜能耐深浅的同谋者,也一个个瞠目结舌。

    米娜是第一个反映过来的,毕竟她就在顾骜身边。

    当初她也出于信任,挪了家里酒厂的大多数流动资金、以及各种巧立名目低息无息借贷过来的资金,累计投了将近100万美元。如今眼看着油价真的暴涨,她担心得如梦似幻,每隔半个小时就要问一句:“顾学长!能不能卖掉了!”

    第二天,连韩婷都从特区飞了回来——特区还没机场,所以她是连轴转先飚车到粤州,再从粤州飞的。

    她的疑问也跟米娜差不多。

    “再等等!我们是17块8建仓的,现在怎么跌我们都爆不了。等到32块以上,第一个回调拐点出现后,我们跑也绝对来得及!前两天都是各种消息瞎冒的时候,肯定没涨完呢!战争长期化的趋势还没出现,而一旦这个趋势出现,肯定是一个新的看涨点,你们急什么!”

    顾骜拼命安抚,不过也终究只能为她们提供参考,不能越俎代庖决定。

    大伙儿什么都不干,就守着那部可以打国际长途的电话,随时准备给香江的交易员委托交易。

    “35块2了,今天的东京早盘新高!”

    “伦敦的早盘回调到了34块1,回调都超过1美元了!还是卖了吧!”

    一番激烈的内部辩论后,顾骜还是接受了这个建议,落袋为安吧。

    “算了,见好就收,咱不贪。等战争影响有减弱趋势时,咱再稍微做空一波好了。”顾骜最后在34美元上下,把资金陆续退出。

    后来的历史证明,这一波的行情,最高峰时出现在11月底,油价摸到了41块美元的高峰。

    顾骜在34块出手,还是少赚了一两成。

    但他毕竟只是靠对战争和政策黑天鹅的预测赚的,谁敢真的踩到最高点呢。

    月盈则亏,水满则溢,太贪往往没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