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自从丁建筑走了以后,我就睡没过一天早晨,每天早起晚睡,整的我小小年纪都有黑眼圈了,而且还很重。

    我用了好多眼霜都不起作用,这老大爷真是讨厌的很。看来要召唤一下小玄子才行,不然我这好日子就真到头了。

    ‘小仙女,求投靠!’给小玄子发了一条微信。

    ‘滚!’回的相当高冷。

    ‘来我家,给你温暖!’我继续厚着脸皮,接着吹。

    ‘有事说事,别磨叽!’小玄子果然懂我。

    ‘我快被老爷子折腾死了,天天7点准时报到去晨跑,连个回笼觉都没法睡!’赶紧对着小玄子诉苦。

    ‘我来也没用!’

    ‘有,我家老爷子就听你的话,只要你一声令下!’

    ‘多久!’

    ‘丁老三回来就行!’

    ‘好!’

    这下好了,只要小玄子跟老爷子撒个娇,还愁什么事儿!

    跑完步回来,出一身汗,冲个澡换好衣服出门了。

    到了店里孟瑶接了两单结婚的单子还没回来,就我看着。

    我一个人也是无聊,夏天基本上都是定的外卖,很少有人出门来店里。

    我也乐得清闲,我没出去上班,一是因为我不会人际交往,二是我说话容易得罪人,三也是最重要的,人一多我就慌,莫名的心慌。孟瑶说我是人口密集恐惧症,一般我都呆在里面不出来。

    一到下午我就想睡觉,眯了一会儿,最近不知道怎么的,老是做一些不好的梦,吓得我出一身的汗。

    “怎么了!”孟瑶的声音冷不丁宁的从后背传来,整的我想打人。

    叹了口气,趴在桌上,“没有,就是做了个不好的梦!”

    孟瑶笑了笑,忙自己的事,“你不是向来不信梦吗!”

    看着面前的多肉小盆栽,用手去抠它的根,“是啊,要是别人我也没这么大的反应!”

    孟瑶一听就知道我梦到什么了,一屁股坐到我对面,拿走了那盆多肉,趴在我眼前,看着我,“你梦到丁叔怎么了!”

    我对孟瑶向来不留底,有什么说什么,“消失不见了!”

    “消失不见……”孟瑶琢磨着,起身走了。

    还以为孟瑶要和我说些什么呢,结果自己一个人走了,留我一个人烦恼。

    “丁当,大金毛来找你了!”孟瑶给我支了个眼神。

    我回头一看,这死小子好久没来看我了,怎么没说一声就来了。

    “丁当,有空吗?”大金毛真是能掐会算,看着我才找我的吧!

    “暂时空着!”没好气的接着趴在桌上。

    “孟瑶,丁当借我两小时!”大金毛过来放下包。

    “借走不送!”孟瑶倒是大方得很。

    我刚起身,大金毛就往厕所方向走,“上个厕所先!”

    我接着坐下,孟瑶到我身边跟我闲聊,“你的朋友里,就他最温柔,脾气最好!”

    我冷笑几声,不屑道,“没有人天生好脾气,只不过是不想失去罢了。”

    “你们说啥悄悄话呢!”正好大金毛出来了。

    看了孟瑶一眼,对这大金毛微笑,“没什么,走吧!”

    大金毛嫌弃的边走边说,“你这笑得也太假了!”

    我十分不屑的加快脚步,“要你管,准备带我去哪儿撮一顿!”

    “这个点……”大金毛愣了一下,又改口,“你想吃什么?”

    “烧烤!好久没吃了!”大金毛一来我就想好了!这自己上门请我,又不是我要求的!

    “好,烧烤就烧烤吧!老地方!”

    大金毛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的,又闭口不谈,看来有事情!我全当没看出来,直接上车系安全带。

    大金毛追的那个女孩的表哥,好像就是卖烧烤的,自己说去老地方,也不是我让去的。以前还说要照顾她哥生意,现在都不提了。

    大金毛带着我去老地方却绕了一大圈,让我不明白的是,绕就绕吧,偏偏绕的地方和那个妹子没什么联系,白饶了一大圈。

    到了之后,他说要去买喝的,我就让他去了,这边我看着菜单点了一大堆,点了两份每次必点的脑花。

    等我看着他过来的时候,有些吃惊,抱着一箱小麦王就进来了。

    想买醉,来几瓶歪嘴就行,干嘛买这么多啤酒?

    “怎么了,大哥!”看着他没啥反应,“失恋了?”

    他哭丧着脸,“都没恋,算失吗?”

    我随即回答,“算,为什么不算,单恋也是恋啊!”

    “她要结婚了!”大金毛都快成了哈趴狗了。

    “呦!这下尴尬了!”这位不知道姓名,和长相。又把大金毛迷的团团转的女人,我是一点也不好奇,亏的我和大金毛这么多年交情。

    主要是大金毛追人家的时候,有些奇葩,人家当时正闹分手,但又没分。

    不知道怎么的,那个女的就和他暧昧上了,大金毛可是个十足的暖男,成天送花,送温暖。对她是无微不至,恨不得事事亲力亲为,晚上十二点能自掏腰包送外卖,直接送到家门口,还不上人家里坐会儿,说是怕给她带来麻烦。

    大冬天的那女的说感冒了,大金毛屁颠屁颠买了一大堆药,去她家楼下等她开门,那女的也没让他上楼喝杯热水。

    又后来有听说那个女的,压根儿就没分手,只是和男朋友吵架冷战了几个月而已,大金毛退缩了。

    再后来那女的被家暴,想起大金毛的好来了,喝醉酒说是喜欢大金毛。周围的朋友一听不得了,赶紧和撮合他俩,那女的还害羞说没说过!自此之后大金毛过上了人生巅峰,以前玩得好的几个也没怎么联系了,大半年没怎么理我,就连游戏也很少上线,估计天天和那女的好了。

    这会儿大金毛变成哈趴狗,说她要结婚了,就是不知道新郎是谁!

    “她要和他结婚了,我算什么?”说着就开了一瓶,喝了一大半。

    “说话说一半,你当我是柯南,自行推理她和谁结婚?”我最讨厌说话不说清楚的,懒得猜。

    “他男朋友,婚期都定了,国庆那天结婚!”大金毛看着伤情得很,这回怕是真的受伤了。

    “她真好意思请你?”我也有些意外,一般这种状况,不是应该避嫌吗!

    大金毛又开一瓶,喝了一口,拿出包翻了起来,翻出一张红色请帖‘砰’一声放桌上,吓了我一跳。

    拿起请帖看了看,这才知道那个女的叫沈欣怡,男的叫席辰,这两个人名字取得太缺德了,都跟不上90年代的潮流。

    我爸肯定是亲爸,不然怎么给我取了个狗的名字!

    “名字取的好,长得肯定一般!”随口感慨一下。

    大金毛鄙夷用的眼神看了一眼,“比你好看!”

    “我去!问的是那个男的!”我就随口一说,这小子跟吃了药一样,又不是他老婆,护了两年,还不是跟别的男人跑了!

    “比我有钱!”大金毛眼神暗淡,低着头又喝了几口。

    “我爸也比你有钱!”

    这回是真的顺口,不过大金毛倒是没怼我,不会真是和老男人跑了吧!这大金毛也温暖不了那颗向上攀爬的心。

    “真和老男人跑了!”我小声的嘀咕一句,本来只是开开玩笑的,还被我说中了!“你说说你,算起来年轻有为,有担当,颜值加持,都挽回不了她喜欢你的心!要不换个人重新来过!”

    “也不算老男人,就是比我大了16岁而已!”这大金毛真是不开窍,还为那女的说话。

    不过怎么那么巧,那女的男朋友不就大她14岁吗?和大金毛不清不楚的搞了两年,又回头和她男朋友结婚了,大金毛算是什么,她生活中的调味剂?

    和她男朋友谈了四年都不结婚,再加上这两年,该是六年了,也是!要是在不结婚也玩完了。

    大金毛被她玩了两年,还不自知,是真笨,还是被爱情冲昏头脑,看不清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