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周游身负的使命,就是将秩序重建。

    他站在台前正中央,首先冲着自己身前大臂一斩:“想回家的,站在左边,想留下的站在右边。”

    “回家,需要你现在的本体同意,然后来到乐园位面进行人格融合。”

    “留下,樱愫紫会为你们安排乐园原住民的生活,或者是退休生活,当然如果你们喜欢演员或者编剧这样的职业,也可以继续做这些。”

    “犹豫不决的可以暂时去后排,回家运动会持续很久,原则上没有期限,你们随时可以再次选择。”

    听到这些话后,本来激动的人们,变得慌乱。

    本来绝望的人们,眼中再次绽放出光彩。

    无论是周游带来的新秩序还是樱愫紫对他们的补偿,都遵循着一个根本的原则——尽可能尊重个体,为每个个体提供自由的选择。

    角色们开始变得慌乱多话,一个个问题砸了过来。..

    “需要本体同意才能回家吗?”

    “人格融合有危险吗?”

    “这个是不是也需要排队的?”

    周游不得不进行一系列的延伸解释,最后强调回家是要有顺序的,先报名的会优先处理。

    确定要排队,人们才终于变得果决起来,随着第一个人排到了左边,更多的人争先恐后排了过来。

    “别加塞啊。”

    “我跟他一起的。”

    “周游老大,人太多了,再开一队吧?”

    “再开一队。”

    “冷邪遥星他们不来排队么?”

    “那个是英雄小队,开国元勋懂么……”

    “那也得排队啊,凭什么有特权啊?”

    乱糟糟的情境让周游啼笑皆非,大吼大叫,各种推搡,甚至有人叫嚷着要求台上的冷邪等人也下来排队,但至少还没人让周游也来排队就是了。

    任周游怎么喊,场面也没法重新冷静回来,他根本想不到一个排队会瞬间混乱成这样,带来新秩序什么的果然还是想太多。

    冷邪摇着头拍了拍周游:“一看你就没管过超过3个人的团队。”

    周游不禁低头数了数:“真的。”

    “枪。”遥星冲周游勾了勾手,“快,我赶时间。”

    周游犹豫了一下。

    冷邪点头道:“给她吧。”

    “注意安全。”周游这才把枪摘下来交到遥星手上。

    遥星拿起枪,二话不说走到台子最前面,瞄准一个插队最严重的区域,几乎都没怎么瞄准,按住扳机就不再撒手。

    嘭嘭嘭嘭嘭嘭!

    嘭嘭嘭嘭嘭嘭!

    惊叫四起,血液飞溅。

    一阵猛烈的无差别扫射,持续了足足20秒。

    20秒后,这片区域所有人都趴在了地上捂着头,当然还有几个被扫烂的人,正在缓缓地重新恢复形体。

    全场鸦雀无声。

    遥星这才用很低的声音说道:“我,赶,时,间。排队!”

    一个刚刚被扫到的人爬起来吼道:“你丫……”

    嘭嘭嘭嘭嘭嘭!

    “现在开始,全员禁言。”遥星扫视全场,“都闭上嘴,排队。害怕的,不着急的,就站在后面;想说话,想商量的,就回休息区。谁再说半个字,我就扫谁。”

    人们面面相觑,至少没人敢说话了,但也没人敢动。

    十几秒后,遥星忍不住喊了出来:“都给我赶紧的!”

    嗖嗖嗖……

    人们立刻行动起来,走入自己的队列,规整的排队,谁跟谁都不敢多说半个字了。

    遥星这才退回了周游的身后:“继续。”

    周游咽了口吐沫:“遥星,我们之前可能有一些误会,但我一定不是有意的,今后就这样相忘于江湖好吗?你也不用替我跟你未婚夫道歉了。”

    “你再废话,我发誓会找到踏破虚空入侵地球位面的方法。”

    冷邪在旁边捂着嘴笑道:“没有的,她找不到的,你放心。”

    “有你这样的吗?”遥星气得牙痒痒,“你跟株的破事儿我还没掰扯呢。”

    冷邪闻言,神色一紧,默默做了个收声的眼神。

    遥星立刻会意,只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哎呀。”冥帝却左右四望道,“是啊,我还说呢,那个谁呢,那个……”

    这次冷邪直接捂住了他的嘴:“我不歧视穷鬼,但如果你傻,就少说两句。”

    冥帝不明所以,推开冷邪的手骂道:“我只是穷,我才不傻。”

    “不,老铁。”周游这次也绷着脸看着冥帝。

    “啊?”冥帝浑身一震,被冷邪说无所谓,但他老铁的预期,似乎也很悲观。

    周游不忍心多说,只是笑着点头道:“你不穷也不傻,我们等等再说关于她的事。”

    “呼……我就说么,哈哈哈。”冥帝感觉很稳。

    接下来,周游宣布了回家的流程。

    首先,写一封信给现实中的自己,让他了解情况,也了解自己。

    如果现实中的自己同意融合,那就进入乐园位面的访客队列,排队使用访客名额来到乐园位面,由樱愫紫完成人格融合。

    如果现实中的自己不同意,可以选择继续写信联络感情,也可以随时成为乐园位面的子民,由樱愫紫来安排归宿,也可以退休或是继续在乐园工作,所有的选项都留给了他们,并且随时可以改变选择。

    说明白以后,来自各个位面的,想要回家的人们,开始用各自的方式,记录起自己要对自己说的话。

    台上的四个人,互相之间也很好奇。

    冥帝偷偷拉着周游:“喂,老铁……你怎么跟自己说的?”

    “太羞耻了,不说。”

    “还好吧。这样,你说,我就说。”

    “你先说。”

    “你先。”

    遥星在旁哼笑道:“你们这帮大男人,越来越恶心了。”

    “不然你说一个?”冥帝回头抬起鼻头骂道。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遥星劈头盖脸说了起来,“我就跟她直说,我要回家结婚,不然就死。”

    “……”周游想了想,表情很复杂,“你这算什么?你这样用自己的命威胁自己?自攻自受,自己对自己撒娇?”

    “哼,女人。”冷邪也逐渐放下了严肃,回归了周游更熟悉的一种状态,“我写了万字长文,将自己多年的经历记成了纲要,我的本体一定会迫不及待拥有这些经历的。”

    “哦,是吗?”遥星嘴一咧哼笑道,“我偷看了你的信哦,我看到的内容跟你说的不一样哦~~”

    “……女人,住嘴!你在触碰你根本无法理解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