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 第八十四章是你的谁也抢不去

第八十四章是你的谁也抢不去

    钱老太太神色凝重的道:“阿凯,我支持你出去,并不是要你净身出户,什么也不带的离开钱氏。对于钱氏,你付出的心血大家有目共睹。可以说钱氏有今天这般产业,你居功至伟。哎……钱氏的担子本不该由你一个人担着,可你从来没抱怨过。这一点啊,你和阿峰还真像。”

    老太太说起钱峰,眼中的光瞬间暗淡下来。王凯明白这种无力的痛苦感觉,无论时间过去多久,都无法消散。

    老太太并没有沉浸在痛苦中,她忽然升高语调,坚定的道:“阿凯,可你究竟不是阿峰,你会比他走得更远。钱氏有你该拿走的东西,也是钱氏欠你的,今天过后放心去拿吧。”

    什么?

    放心去拿?

    “奶奶……”王凯双眸骤聚,惊恐于老太太的最后一句话。她的意思是知道自己要和钱卫民站在对立面了吗?

    “不要这么看着我,我虽然老了,腿脚不便。可是我不糊涂。我也不想做什么老顽固。“钱老太太继续道:“阿凯,以后不管你去哪里。记着,世间纵然不公,却也有自己的法则。不是你的你拿不去,是你的谁也拿不去。”

    老太太说完,眼睛里弥漫着慈祥的光。

    王凯顿时觉得喉咙一紧,心中百感交集。老太太深明大义,可是将心比心,两个至亲之人形成水火,任谁也不能轻松释怀。

    对于自己,老太太无疑是做出了最大的让步,给予了最大的支持。

    “不过啊,我不能帮你什么了。当然,卫民那我也不会帮忙。一切就看你们自己的。输与赢,胜与负,都是你们自己的事。只要记着,最后给我老太婆留一个面子就行了。”

    最后的面子……那就是给钱卫民最后留有余地,这是一个母亲最后的嘱托。

    “好……”

    王凯虽然只说了一个字,却感觉已经用尽全身的力量。在这场较量中,他必须胜,因为他能做到的钱卫民不一定能做到。

    王凯看着钱老太太,眼中除了感激还有不忍,已经过了耄耋之年的老人家难道不该享受天伦之乐吗!可如今,她的儿子和孙子却要进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钱老太太拍了拍王凯的手,欣慰的道:“孩子,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你做不到的事。只要你想做,便一定能成功。”

    王凯眼中不知不觉有了雾气,他垂下头,嘴角虽然仍有笑意,确是为了掩盖心中的愧疚。

    王凯知道,他姓王,离开钱家的决定是顺理成章。可是他骨子里却想要一个温暖的家。家可以不用很大,有爹有娘,有爱就够了。

    可惜,他如此简单的愿望,这辈子却无法实现了。他好想抱着老太太放肆痛哭一场……

    分离……总是用尽了全力互相伤害。

    幸好这时张妈回来了。张妈向来笑呵呵,什么事都不往心里去。她人刚到门口,笑声已经传进王凯的耳朵。

    “哈哈哈……这汤啊,可香了。”

    王凯急忙隐去眼角的雾气,回头望去。张妈笑呵呵的在前面走,她身后跟着一个端着汤锅的佣人。

    “来来来阿凯啊,来喝汤。”张妈招呼着佣人把汤锅放在王凯身侧。

    她一抬头,却吓了一跳。不过半个钟头不见,王凯的眼睛里布满血丝,红的吓人。

    “阿凯,你眼睛怎么了?”张妈惊呼。

    王凯猜想是自己刚才情绪太激动,眼睛有些反应。他急忙用手摸了一下,解释道:“没事,可能是天气干燥。”

    张妈急忙夺过他的手,“不能用手揉,越揉越严重。”

    她回头让刚才端汤锅的佣人去拿温湿的毛巾。

    “哎,你说说你,都这么大了,还不知道爱惜自己。”张妈一边说,一边仔细打量他的眼睛,看样子挺严重的。”

    “没事,真没事。我都没什么感觉。”王凯不想让张妈担心,急急地解释着。

    “哎……看来婉丽说的对,你是该找个人照顾你了。”

    呃……?

    王凯再惊,张妈的话怎么有种预谋的感觉。

    钱老太太也一直探头看着,满眼是写不尽的关心。不过,当她听到张妈说找人照顾王凯的时候,会心一笑。既而帮腔道:“是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媳妇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孩子都有了。”

    王凯惊讶的回头,老太太换话题的频率太快了吧。不过他自知理亏,只能傻笑。

    佣人急匆匆的进来,把温热的毛巾递给张妈。张妈把毛巾轻轻地敷在王凯的眼睛上,轻声问道:“好点了吗?”

    王凯点头道:“好多了,放心吧张妈,我真没事儿。”

    王凯拿下毛巾,道:“我一会回去继续热敷,现在咱们还是先吃饭吧。”

    张妈一拍大腿,自责道:“哎呀,你看我都忘了,大小姐还没吃饭呢,你们快吃,快吃。”

    钱老太太胃不好,不能饿着太久。

    张妈给王凯盛了一碗汤,然后急忙走到老太太身边,伺候她用膳。

    王凯和老太太吃完饭,回到客厅休息。老太太让张妈把准备的东西拿过来。

    “都是一些补品,给你妈带回去,让她注意身体,不要想太多。”钱老太太语重心长的道。

    王凯谢过老太太,也知道她字里行间的意思。如果他和钱卫民发生冲突,王婉丽不一定能像老太太那般看的开。在中心医院就是很好的例子。

    王凯收下礼物后没有着急走,又和老太太聊了很多过去的事,还提到了钱峰。现在,也就只有他们一老一小能心平气和的说起钱峰。

    二人一直到晚上十点多,张妈开始催促起来。

    “大小姐,您该休息了,这已经推迟了两个小时了。”

    王凯差点忘了老太太的作息时间,急忙告辞。

    钱老太太近年来身体确实不怎么好,双腿已经无法站立行走,平时都是靠药物维持着。

    王凯走时,钱老太太再次叮嘱道:“如果遇到合适的女孩子就带回来,让我这个老太婆也看看。就算不能参加你们的婚礼,至少帮你掌掌眼。”

    王凯心里又是一阵酸楚,老太太从来没对他有过什么要求,这唯一的期望怕是也要让她失望了。

    王凯离开翠云山后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公司。中央城的项目虽然拿了下来,但后续工作还有很多要开展,首先就是要向银行提起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