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九零军婚有点甜 > 103你家出事了打赏+
    宁老太太嗷呜一声,被推在台阶上,摔的屁股墩生疼生疼。

    这还了得,都动手打起人了!

    宁老太太撑地就要爬起来,结果就听见“喀嚓”一声,腰折了。

    “哎呦,哎呦,老二!我腰折了!”

    宁老太太吓的大呼小叫。

    宁卫东也怕了,飞过去搀扶宁老太太:“妈,妈,你怎么了妈?”

    宁老太太如果出啥事,宁卫国还不得捶死他。

    宁老太太一手扶宁卫东,一手扶腰:“老二,他把我腰摔折了!”

    宁卫东慌了神,再没平时的故作冷静和虚伪表情。

    他抬头对张海说:“张海,你把我妈打伤了,确定想撕破脸是吧?”

    张海一点也不害怕:“我妈被你妈骂的人事不省,她只断了腰,我还嫌轻呢!”

    “想我张海,虽然只是个工人,没你们家有钱有势,可是老子年轻的时候,也是道上混过的,在s市,谁不喊我一声海哥?”

    “这十几年,因为妹妹嫁到你们家,我对你们表现的太温柔,让你们轻视了,是我的不对。”

    “从此刻开始,就让你们记住我海哥的名号,不是白来的,我妈也不是谁都能气的!”

    说着,张海一捋袖子,胳膊上的青龙纹身全露出来了。

    宁老太太看见,唬的一哆嗦,疼都忘了。

    宁卫东以前听张翠芬吹过,说她哥年轻的时候混的多好多好,他只是当笑话听。

    街头流氓,一盘散沙,不成气候,混再好又如何?

    今天张海发狠,让他见识了粗人是怎么行事的。

    说实话,宁卫东心里确实害怕。

    但是宁老太太都伤着了,他总不能还像上午一样,对着张海服软吧?

    宁卫东心里矛盾,左思右想,半天不吭声。

    张海以为他怕了,冷笑一声:“呸,你瞧你那怂样!宁卫东,别逼老子,老子手里有你把柄!”

    宁卫东更不敢吭气了。

    宁老太太可不知道什么把柄。

    她见张海都这样,宁卫东还跟个鹌鹑一样,气的腰更疼

    她一拳捶在宁卫东身上:“你娘被人打了,你去骂,去打,去报警抓他!”

    “你真是白生了你这么个儿子,还不如你哥!”

    宁卫东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他松开宁老太太,猛的起身:“张海,你别以为手里有依仗,我就怕你!”

    “你倒是去举报呀,看你能从我家抠出一毛钱,看我哥能放过你!”

    张海不就是要钱吗?

    他举报了宁卫东,一分钱也拿不到,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

    再说,举报又怎么样!

    宁卫东能被捞出来,说明有人不想他进去。

    他肯定没事!

    张海被宁卫东突如其来的气势,给阵住了。

    宁卫东怎么突然不害怕了?

    他这个大老粗的脑子,可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想,继续砸吧!

    张海又是一嗓子:“哥几个,别停手,继续!”

    屋里“乒乒乓乓”,又是一阵。

    宁奕殊和宁可欣回家的时候,家门口围了一群人。

    宁奕殊停住脚步,叼着冰棍抬头看天。

    夕阳西下,该回家做饭了。

    这帮娘们孩子站在这里干什么?会有应激反应

    “姐。我肚子疼,去个厕所!”宁可欣突然捂着肚子说。

    宁奕殊没揭穿她。

    宁可欣上次出过事,心里有了阴影,面对人群会有应激反应。

    这次看见么多人堵在门口,她又起反应了。

    宁奕殊担心她一个人,咬掉最后一口冰棍,转身跟上宁可欣:“我也去。”

    公共厕所,在胡同一入口五十米处。

    还没踏进去,两姐妹就听见里面传来的声音。

    “哎,老宁家到底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没听说老二和他媳妇干架呀?”

    “你们发现没有,老大媳妇也好久没看见了。”

    “两个媳妇都离家出走,老二媳妇娘家哥还带着人来砸,到底老宁家做啥天神共怒的事儿了?”

    宁奕殊和宁可欣呆住,互相看一眼。

    已经咬起来啦?

    宁可欣探头往里偷偷瞅一眼,默默退出来。

    “姐,回家解决吧,位置满了。”总共六个坑,全满员。

    其中两个提着裤子站在上面,也不知道是已经解决完了,还是刚开始上。

    反正几个人聊的热火朝天,一点也不嫌弃厕所里的冲味。

    宁奕殊叹口气:“这是个有味道的话题。”

    两姐妹转身,默默朝家的方向走。

    围在门口的邻居,远远看见她们两个,都不叽喳了。

    有个大妈朝宁奕殊和宁可欣打招呼:“殊妮儿,欣妮儿,你们家出事了!”

    宁奕殊很配合的问:“周奶奶,出什么事了?”

    周奶奶说:“你二婶娘家兄弟带着几个凶神恶煞砸你们家呢,你们两个别进去。”

    “就是,太吓人了,你们两个小姑娘躲远点!”又有人提醒。

    宁奕殊低下头:“”

    想笑,忍不住。

    抓着她胳膊的,宁可欣的手,也是抖呀抖。

    宁奕殊偷偷斜眼一瞧,宁可欣也是低着头,肩膀抖个不停,眼看要露馅。

    宁奕殊伸手在宁可欣背上,狠狠拧了一下。

    “哎呦!”宁可欣呲牙咧嘴,眼泪都出来了。

    宁奕殊一把搂住她:“妹妹别哭,别害怕,咱不进去!。”

    宁可欣:“”

    “要不咱们报警吧?”突然有人来这么一句。

    当即有人看宁奕殊:“是的,殊妮儿,报警吧,这么砸下去还得了!”

    宁奕殊说:“这样好吗?万一二婶回来知道,骂我们怎么办?”

    “是呀,我妈妈都被她骂的找我爸去了。”宁可欣不遗余力,往张翠芬身上泼涨水。

    大家都震惊。

    怪不得许久不见李秀梅。

    不过宁奕殊说的没错,家务事把警察闹过来,两口子将来就不好往一块过了。

    周奶奶说:“那,也不能这么砸吧,刚才听见你奶奶叫了一声,也不知道伤着她没有。”

    “要不,我进去瞧瞧?”宁奕殊五官都皱一块,一副不敢进去,又放心不下宁老太太的表情。

    周奶奶看着不忍心:“别进去了,你们俩赶紧给你爸爸公司打电话,叫几个人来。”

    宁奕殊当即点头:“好的周奶奶,我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