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极赋 > 第一百一十一章阴差阳错

第一百一十一章阴差阳错

    茫茫大秦,想找到一个人很难。

    师姐单容是否还在大秦境内,元正不知晓。

    苦笑道:“扛把子,咱们继续浪荡就好,能不能遇见师姐,还真的就是师姐说的那话,得看缘分。”

    相逢不如偶遇,一个人的旅途多少也有些孤单。

    元正很想要见到师姐,絮叨很多事情,然后师姐弟两人,一起游荡大秦的江湖,也是一桩幸事。

    明显,事与愿违。

    元正换了方向,朝着大秦的西面而去。

    跟着人家东方明月的后面,有些鬼祟,本来一切如常,也会让人家女孩子觉得有些事情会发生。

    虽说好奇东方明月到底想干些什么,可尾随人家,真的不好,也丢武王府的脸。

    听闻大秦的西面,是百万大山,里面居住着无数的妖兽,甚至有传闻中的龙凤之流。

    一路往西,并未遇到多少人,一直都在山野之间,偶尔倒是能遇到一两只妖兽,品相好一点的,扛把子直接进食,品相不好的,撕碎了便是。

    不知不觉间,便到了下午,元正前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他也想感受一番大秦山河的壮阔与不凡。

    走马观花,轻剑快马恣意,江湖有的时候很冷清,起码元正一个人都没有遇见。

    这是一个很漫长的下午。

    直到傍晚,元正也没看到一个小村庄,连一间土地庙都没有看见。

    暂时没了歇脚的地方,让元正觉得有些别扭。

    难不成还真的要在荒郊野外凑活一晚?

    他在西蜀清平江附近,已经凑活了半个月,那种日子算不度日如年,可一到了晚,没有一张舒服的大床,是真的有些磨人。

    就在元正觉得这个夜晚注定很平静,很寂寞的时候。

    前方蒸腾出了火光,一道黄金剑气直冲天宇。

    扛把子抬起了头,那剑气很雄伟,可轻易开山,将寻常妖兽轰成齑粉。

    元正不是一个喜欢看热闹的人,但也受不住这种一个人的清冷孤寂。

    骑着扛把子往前走了一段时间,前方是一片乱石窖。

    约莫有一群拿着长枪短棒的浑身覆甲的人,围住了一个青年。

    那青年手里拿着一杆镗,重量的话,差不多有三四千斤,有点像是凤翅镏金镋,不过没有那股灵性和锐意。

    更多的是透出一种舍我其谁的大气魄。

    而那些浑身覆甲的人,也不像是官府里的人,估计是装备还算不错的一支土匪。

    元正刚临近此地,便有一位小头领直勾勾的看了过来,大呼道:“这里又来了一个人,还骑着甲等战马,今晚的运气还算是不错啊。”

    果不其然,是一支土匪。

    挥舞黄金镗的青年蓦然转身,惊疑不定的看着元正。

    元正也像是见鬼了一样,看着对方。

    那是一张坚定而又英俊的脸庞,眼眸中,尽是野性的光辉。

    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能遇到一位故人,真的是运气使然。

    这一群土匪,境界修为多数都在感境巅峰,少数几人在象境,实力不俗。

    似乎还懂得一些军阵之法,围困住李尘,也让李尘的黄金镗施展不开。

    元正拍了拍扛把子的头,顿时雷炎光辉闪烁,如天神下凡,显化出万里烟云照的本来模样,照亮了整个夜晚。

    刹那之间,那些土匪们神色大变。

    有人惊呼道:“是万里烟云照,难不成是皇族成员来了?”

    扛把子张口喷出一片雷光,准确无误的避开了李尘,轰向了那些土匪们。

    浑身覆甲的土匪们见状,下意识的开始避开,可是没用,因为元正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住扛把子正面的轰击。

    轰隆隆!

    电闪雷鸣,一大群土匪被密密麻麻的雷蛇覆盖纠缠,武道修为弱的,第一时间倒在了血泊之中。

    稍微强一点的,还在死撑当中,可被雷电纠缠住,他们自然也就无法动弹了。

    李尘抓住这个机会,一镗横扫而过,卷起大片的血光,隐约间,还有黄金剑气激荡。

    整个乱石窖里面,弥漫出恶心的血腥味儿。

    元正的出现,让李尘结束了这一场苦战。

    李尘将自己的黄金镗顿在地,靠在一颗已然裂缝的大石头,大口喘息当中。

    元正好奇问道:“我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你会来秦国,也没有想到,我会在这里遇见你。”

    李尘喘息道:“看样子,你我都在漂泊啊,我知道你在江南的所作所为,也没有想到你会来秦国,还以为你在大魏的江湖里呼风唤雨呢。”

    元正问道:“你的弟弟呢?你们兄弟两人,应该都是寸步不离的。”

    李尘说道:“走散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来大秦的时候,遇到了大秦铁骑,我们两个人为了活命分开跑,我是活着的,就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应该也还活着,那个家伙膂力过人,可短时间里面乘风而行,不至于丧了命。”

    元正跳下自己的坐骑,来到李尘身边,打眼看了一眼,李尘的腹部,大腿,都是深可见骨的血槽,肩膀的位置,有一层皮外伤,可是啊伤口发黑,明显中毒了。

    “我给你运功疗伤?”元正道。

    略微感受了一下,李尘的武道修为进展喜人,虽说是吞了紫金鹏鸟的内丹才脱胎换骨的,可这么快能到达象境,也算是不容易了。

    这背后,李尘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血,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李尘的喘息一直没有停止,到底缠斗了多长时间,元正推算不出来。

    “不必了,这种程度的伤势,我还是没问题的。”李尘盘膝而坐,运转真元。

    在其身后,浮现出一尊巨大的紫金鹏鸟虚影,展翼而动,刹那之间,李尘身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复原,肩膀的毒,被强行逼出体外,融化了旁边的一颗大石头。

    元正惊疑不定的看着李尘,笑道:“搞得我都想要吞噬妖兽的内丹了,这样的疗伤速度,有点生猛啊。”

    李尘说道:“我怀疑还会有追兵,先离开这里再说。”

    元正嗯了一声,没必要的架,就不用打了。

    李尘大喝一声,身后浮现出一双紫金色的鹏翼,微微晃动之间,风雷阵阵,说不出的奇异动人。

    直接展翅高飞,速度极快。

    元正则骑着万里烟云照跟在李尘的后面,单以速度而言的话,李尘绝不是万里烟云照的对手。

    不多久之后,李尘进入了大山深处,鹰一样的眸子,寻到了一处阴暗潮湿的洞穴。

    进入洞穴里面,李尘悬着的心才稍微放下来了一些。

    元正知道李尘有伤,探出一只手,洞穴外面,立即飞涌而来一大堆的枯树枝,万里烟云照喷出一道细微的火焰,在洞穴里面点燃了篝火。

    隐约间,还有滴水的声音。

    李尘不在意,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只要是个吹不到风的地方,就是安身之所。

    元正道:“肚子若是饿了的话,我让扛把子去抓点猎物回来。”

    李尘点了点头,神情有些落魄。

    万里烟云照火速离开了洞穴,外出寻找猎物。

    元正不知道怎么说,弟弟的失踪,让李尘的心里肯定备受打击,不知道是生还是死,可就是找不到人了。

    只能问另外一个问题:“怎么会招惹那群土匪的?”

    大秦境内的土匪,都拥有还算不错的军备,那样的阵容,在军伍之中,都算是不错了。

    李尘指了指自己的黄金镗,说道:“这虽然不是传说中的凤翅镏金镋,但是也能用,那也不是一群土匪,而是天魔宗的人。”

    “我和弟弟最初来秦国,也是抱着天下何处不是家的打算,结果刚越过苍云城,就遇到了大秦铁骑,我们散了。”

    “我不知道李鼎是怎么样的,反正分开跑的时候,我是慌不择路的。”

    “被追杀了大概一千里,我进入了一片妖兽山脉,山脉里有天魔宗的人寻找这黄金镗,恰好被我给遇见了,我当时所处的位置,也比较容易得手。”

    “然后我就顺走了这个黄金镗,大秦铁骑和天魔宗的人遇见,自然是要厮杀一番的。”

    “我就跑了,不知晓大秦铁骑和天魔宗最后的结果如何,反正拿到这黄金镗之后,我就遭受到了天魔宗的追杀。”

    “刚才遇到的那群人,只是一个小分队,那样的小分队,大概还有几十个。”

    “我不知道应该哭,还是应该笑,来到大秦之后,得到了我想要的兵器,却也一直遭受着追杀。”

    元正有些懵,是真的有些懵。

    李尘的遭遇,太符合说书人嘴巴里那些奇遇不断地能人异士了。

    这杆黄金镗的品相还是不错的,精美摇曳,有种邪魅的霸气,无形之中,透出凶杀之气。

    遇到李尘这样的主人,也有些委屈了。

    元正玩笑道:“看样子,我得要和你保持距离啊,一个被追杀的人,是千万不能与之为伍的。”

    李尘苦笑道:“我活着都已经使出了所有的力气,可老天爷还让我被追杀,还是天魔宗的人,我虽然感觉到力不从心,可很多事都身不由己,在这个关口,弟弟还不见了。”

    元正说道:“现在不要觉得心塞,心塞的事情还在后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