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账房先生见顾明从二楼老板屋子出来,手中还拿着书信和玉简,知道这少年的确是得到了老板的授意,不然不可能进入老板房间还从房间里带东西出来。因为平日里得不到老板授意,旁人想擅自进入根本不是就进不去,就是被一种奇怪的障碍光环弹飞出来。

    “老先生,你家老板给我留言说她有要事办不再回来这里了,让我代她处置此地。”

    “少侠您尽管吩咐,老朽自当配合。”账房先生就是这附近村庄的麻瓜,在这酒馆里暑来寒往也近三个年头,如果说对这小酒馆没有丝毫眷恋那是不可能的。但老板没将打理的权限交给他,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先生不用客气,不知您可愿意在今后掌管这家店?”顾明打算好了,与其将酒楼转让交给别人还不如留给一直以这里糊口营生的账房先生,起码感情上会努力爱护这家店。

    顾明成为修士之后对这金钱概念忽然变得淡薄,如果放在以前肯定得把酒馆交给家里人打理。现在苏醒了上一世的记忆又成为了修士,一间酒馆这样的蝇头小利根本不放在眼里。

    账房先生闻听顾明所说十分惊喜,又有些不敢置信:“少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了,不过我有两个条件。”顾明回道。

    “少侠请讲,转让费我一定如数交给少侠的。”账房先生在这酒馆干了两年多了,宇文夏竹对待他和店小二十分不错,没有因为是麻瓜就歧视他们。反而逢年过节、婚丧嫁娶诸事繁多的时候为二人发些赏银。真正的修真者对金银黄白之物在乎的少之又少,所以宇文夏竹出手非常大方,两年多不说工钱,单单是打赏账房先生的碎银就够他后半生衣食无忧。所以对于这酒馆的转让费用,账房先生并不匮缺。

    “想必你也知道金银之物于我无多大用处,我要跟你说的两个条件并不是有关钱财的!”顾明觉得好笑,看来老先生真把自己当一个守财奴了。

    “那请少侠吩咐,我一定照办!”

    “第一,酒馆的名字不能更换,不管是你还是将来你的后代子孙经营都不许换。你能做到吗?”

    账房先生急忙点头,他还巴不得用这块老招牌呢。很多顾客是冲着这块招牌来的。

    “第二个条件就是这张醉仙酿的配方……”顾明说着将那信封中的醉仙酿酒的配方抽了出来,放在二人之间的桌子上。

    “这酿造配方我赠送于你,但是你不能更改配方,不管谁经营酒馆,终生不得更改这个酿造配方,你能做到吗?”顾明将第二个条件提了出来。

    “少侠放心,我牛玉钟对天发誓,一不动不换醉仙酿的招牌,二不动不换醉仙酿的配方!如违此约当叫我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顾明满意的嗯了一声,“希望牛老先生你能谨记今日的承诺,我不希望将来我宇文前辈回来的时候,这个地方的醉仙酿消失不见或者易旗换主。好自为之吧!”讲完佛袖而去,不再回头望这里一眼。

    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至于醉仙酿今后发展顾明他根本没想那么多。他只是想给宇文夏竹一个念想、一份回忆。

    回到清虚观的时候,他看见屋内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打扫收拾自己的房间。

    没错,正是从天台镇上顾家赶回来的大汉向左。

    顾明推门而入,哈哈一笑:“老向,你怎么一回来就是收拾房间,我这房间有那么脏吗?”

    “少爷回来啦,嘿嘿,是向左闲不住,马上就收拾好了。”向左扭头看了一眼,依旧忙活着手里的活儿。

    顾明无奈,只好坐到一边与向左闲聊起来。

    “老向,那涂八指表现如何?”顾明忽然想起来因为自己见义勇为坏了他的好事,对方在丛林中设下埋伏想杀了自己,结果却被自己断其两指还服下了噬心丸。

    “那家伙啊,现在在快手联盟里混的风生水起,相信再过段时间他就能坐到第二把交椅了。”向左对少爷收服的涂八指并无恶感,所以说起他来也有亲切之意。

    顾明听着老向的话就知道着涂八指肯定八面玲珑,并不招人烦。

    “是吗,没想到他倒是真有些本事,要是能在天台镇混出个模样也行,以后我不在此地了,也好多个人帮你打理一些琐事。”

    向左听罢手下的活儿暂停了下来,把在顾府夫人叮嘱的话讲给了顾明:“少爷你上次走的匆忙,夫人她还让我见到你问你什么时候回去相亲呢,听夫人说对方的姑娘条件很不错,百里挑一啊!”

    “切~~相什么亲啊,我一堆的事儿等着我办呢,哪有那功夫!回头你跟我娘说,就说我励志天下,想趁着年轻多外出历练一番,女朋友这件事,不是,那个成家的事情还是得看缘分。你看我师傅本正那货不也是到了四十多岁才娶了胡家二小姐嘛!”

    听顾明讲起他的师傅本正,向左忽然想起一事来。、

    “少爷,我前两日见你师叔本空仙师了,还救了他一命!”

    顾明一听不敢置信道:“什么?不可能吧,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那小师叔可是正儿八经的修真者!”

    “错不了,那日他被一个英俊的少年一刀捅在了腹部,如果不是我和涂八指及时制止,他估计真被那少年杀死,暴尸街头了。”

    英俊少年?拿刀捅了小师叔?

    顾明心中大怒。虽然本空小师叔行为古怪,爱好古怪,但是那也是自己的师叔啊。

    “那捅我师叔一刀的人是谁?是不是药房的伙计,叫丁一?”

    向左不知道少年叫什么,但是却知道这少年确是药店的伙计。

    “是啊,就是那福春堂药店的小伙计。长得挺俊俏的,没想到下手那么狠!”向左此时想起那少年怨厉的眼神都觉得阴冷。

    “不对啊,我师叔是修真者,怎么可能被这么一个麻瓜给捅伤呢?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对修士下手啊!”顾明疑惑的问向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