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酋长大人的绯闻女友 > 第八章第七节水穷奇

第八章第七节水穷奇

    强良却撇撇嘴,向他示意前面,诸人俱是骇然,无不现惊恐之色,前面浩浩荡荡成千上万之多,绕过水道爬过来的,不是这灰不溜秋的软壳虫子是什么?这一批虫子却远比捕食小鱼的那些大得多,差不多有成年人半个手掌那么大个儿,实乃生平罕见的巨大昆虫。

    虫子制成的毛毯所过之处,不论平地河流,只余下森森白骨。

    但见河流里的石头块上,水波冲刷之后,数以百计的大小各不同的鱼骨架露出河面撞在岩石块上。那河流也被血迹染成赤红色,在蚌壳灯灯光的照耀下红色扎眼,空气里都是呛人鼻子的血腥味道。

    诸人心中惊骇不已,都望向黎天,玉灵儿更是打了个寒战,靠过来伏在他手臂上不愿再向前看一眼。

    黎天就胸有成竹的看向飞廉屏翳强良奢比尸四个,走过去逐一拍肩勉励道:“尔等俱是准兽神,个把虫子而已,何足惧哉”

    强良和奢比尸为难道:“我两个乃是雷兽,用不大上,若是祝融等能兴风点火就好办了”

    飞廉却道:“不是带了火折子吗,这便好办的很了”,黎勇主动送出点火的一干事物,飞廉动作娴熟的点起几只火苗,待那几株火苗渐渐变大,便扔向巨虫方向,然后自怀中取出五明扇,口中轻念,“月离于箕,风轻扬”,疾速煽动几下,火苗迅速蹿高,火势迅速扩大,逐渐弥漫四处,火光盈天,无数条火龙奔着虫群的方向,四下飞窜。

    这几下动作迅雷不及掩耳,那虫子们还没反应过来的功夫,山洞里却已经传出噼里啪啦声响不绝,然后是各种烤肉的焦熟味道,不出半刻,爆烤的虫子堆成小山。

    众人且惊且敬的看向飞廉,灵儿更是一蹦三尺高,“飞廉叔叔好厉害啊!”

    越来越猛烈的火势转而要烧到他们这来的时候,屏翳上前,从怀中取出一只手掌大小的蓝色陶钵,口中轻念:“月离于毕,俾滂沱雨”但见水钵之中,飞出无数条水龙,水龙渐渐粗大,瓢泼的大水覆盖在柚子猖狂吞噬的火龙之上,那火龙逐渐低头式微,水龙更加强劲的围攻,缠绕上来,逐渐将光芒暗淡的火龙绞杀殆尽。

    众人跨过烧焦了的虫子堆,继续向前投石问路。

    除了滴滴答答的水声之外,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低哑的兽吼声音。

    随着他们的走近,那“嗷嗷”不尽的兽吼之声逐渐放大。

    岩洞前面转了个弯,才一抬头就见百尺之外,靠近岩石左壁的方向上,一个巨兽杵在那里。

    身高四五米的怪兽,它的巨大的头颅刚好顶在洞穴顶部,这巨兽外形似牛,却在头顶生了树杈一般的鹿角,嘴巴微张能瞥见里面一对匕首一般锋利的獠牙,一身毛发似刺猬,背后一双退化了的羽翼已经施展不开了。

    寻常的凶兽不过两三米高,这巨兽却是寻常凶兽的两倍有余。

    强良奢比尸对视一眼,这要两两对战,气势上便先就输了。

    那巨兽偏偏示威一般时不时人立起来。

    “这是个什么东西啊?”强良眯起眼睛,却听见见多识广的黎勇告知:“若是在下判断不错,这是在阴暗潮湿的地方逐渐变异的穷奇族类,又叫水穷奇。竞神失败,手中有沾惹太多人命官司,这厮已然妖化,而且注意言辞,这妖兽虽口不能言,却听得懂人话。”

    奢比尸仰天长啸,伏在地面上化作兽态,黎天等人第一次见到奢比尸的兽态。

    毛发类似棕褐色,细看身形,它是生了野猪一样粗大毛糙的身子,却长着狮子一样的脸面,象族一般蒲扇着的大耳朵,贴近脖子的部位,耳环一般挂着两条碗口粗的青蛇,那蛇柔软的身子曲成S形。

    原本有些亲缘关系的强良的兽态和奢比尸颇有几分类似。只是奢比尸脸面似狮,而强良脸面似虎多些。

    飞廉是鹿头雀羽的野兽,并无凶相,他为准风伯,擅长飞奔与兴风之举,与其他兽族对峙厮杀这样的事做起来并不擅长,屏翳与他类似,因此他两人看向黎天,得到默许后悄然后退,站在黎勇后边替换他提灯供应光亮。

    眼看着黎天拿出铃鼓,召唤出了藏匿在不远处的巨猿朱厌。

    于是强良和奢比尸为主杀,而黎天率朱厌寻隙旁击。

    众人看见黎天要递补兽族,亲自上场对付这四五米高的食人凶兽,虽然见识过黎天的本事,可是仍旧不免替他担忧。尤其是玉灵儿直拽住胳膊嘱咐:“哥哥千万当心才是!不行就躲开,性命要紧!”

    四杀手合围住水穷奇,水穷奇背面靠墙,他们于是分左右各两人同时进行攻击,几个主要攻击部位是咽喉脊柱和腹部。

    黎天身高是短板,然而最是灵活,能够灵活下钻,徘徊在怪兽下盘伺机攻击腹部,强良和奢比尸的优势之一是利齿,一个配合拥有利爪的巨猿攻击咽喉,一个常在背部攻击背脊。

    黎天躲避妖兽凶爪的时候,身体上跃,挥动佩剑巨缺,巨缺微动擦过妖兽耳朵的时候,竟然给削下来半片,那紫金色的血激射而出,四下都是。这次击杀的过程中,最出人意表的是黎天的佩剑巨缺,剑锋太利,当时最先进的装备青铜剑还没有出现,根本不能相提并论,更别提黎天给强良等将领配置的铜剑了。

    而这巨兽在被黎天划过耳朵之后似乎更加警觉了,高大的身体并无减缓他的灵敏度,这溶洞越是深入,越是开阔,洞顶越高,它蹲卧的位置,头距离洞顶也还有些距离,并不影响它在格斗过程中的起跃腾挪。

    强良的前爪刺中了水穷奇的眼睛,紫金的鲜血顿时迸射而出,嘣了强良一脸血,不远处的奢比尸也被波及,手臂上左肩膀都是血。那怪兽更是疼的嗷嗷嘶吼,兽吼之声在空旷的洞穴里回荡,听着很是惨烈。它猛然发力扑向强良,利爪在他背上,脸上抓出许多划痕,强良给它抓花了脸,鲜血直顺着脸颊向下流,观之可怖,他却硬是咬着牙一声不吭,黎天等敬服道:“强良兄果真好汉也。”

    黎天不慎摔倒,给那妖兽踩在脚底,那妖兽左前肢按住的黎天被它脚上的倒刺刺进皮肤里,胸口处鲜血直流,玉灵儿看的眼泪直流。却是那朱厌极其忠心,迅速蹿上那妖兽脊背上,将两手上的倒刺狠狠刺入它脊柱的位置,那妖兽疼的无法,这才松开黎天。

    朱厌回转身看他的时候,众人才发现,他前胸与后背上,全是来自妖兽鲜血淋漓的抓痕。它却只是伏低了身子给黎天摸摸头以示安慰之后,龇着牙继续扑向妖兽。

    右眼被抓的一片青色,左腿被妖兽踢了一脚,一瘸一拐的蹒跚过来的奢比尸,瞄准机会试图伸出前爪刺伤它另一只眼睛的时候,却被黎天拦住,“除了刺激它更凶猛的还击,那是没用的招数,这水穷奇常年居于阴暗之处,夜里视物的能力只怕厉害得很,纵使瞎了也丝毫不受影响,你近距离攻击,给它的利齿划伤就遭了。”

    黎天有个旁人不具备的优点是同时可以分散精力完成两件以上的事情,还能两不耽误的完成好,比如此刻,他还同奢比尸说着话,就突发性进攻妖兽的腹部,他记得方才黎勇的嘱咐,这厮听得懂人话,因为他说的挺多,竟然使得听得懂人话的妖兽一时分散了注意力,转头看过来,给黎天偷袭成功,巨缺深深刺入腹中,黎天迅速的顺时针旋转那剑柄转了一周之后迅速抽出,肚子上被豁出了好大一个口子的妖兽,肠子也流了出来。

    却在这关键时刻,强良与朱厌一个伸出利爪一个利齿上咬,同时攻击那妖兽咽喉,奢比尸则配合地在妖兽的伤口上猛然撕咬。那妖兽在一阵又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声嚎叫之后,如山倾覆,轰然倒地,但听“嘭”地一声巨响,地面一阵晃动。那怪兽伏在地上,四肢划动着挣扎了一会儿便一动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