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灵弑之途 > 第33章打道回府
    一座极为磅礴的巨山,几道年轻的人影渐渐浮现,正是暮云,苏菲一行人。

    他们六人在和武坤分别后,就飞速朝剑宗赶来,一路上也是遇到了不少妖兽,不过所幸,大都不是太厉害,六人还应付了过去。

    不过也正因此,六人身上多了些凌冽,尤其是暮云,因为包裹的丢失,没了换洗的衣服,身上沾染了不少血迹,看起来颇具狰狞。

    望着掩藏云雾的巨山,以及山腰处开辟出的宏伟宗门,暗暗砸了咂嘴,虽然他在剑宗待了不少日子,不过这确实是他第一次看到剑宗正门,很是壮观巍峨。

    剑宗五峰除了设立的正门外,其余五峰都有进山下山的通道,以供各峰弟子方便,反倒是正门,却有很少弟子通行。

    当暮云一行六人走到山腰的剑宗大门处时,顿时几道凌厉的眸子扫射过来,淡淡的气势,让暮云心头一凛。

    那是六位身穿金甲的剑宗弟子,他们站成两排,手握寒枪,守护在宗门正门的地方。

    跟着苏菲走上前,见苏菲几女拿起自个的腰牌交给临近的金甲弟子,暮云也依照前几人,照葫芦画瓢,将自己的腰牌交给身旁的金甲弟子。

    很快,他们便通过了验证,拿着腰牌,跟着苏菲穿过大门。

    “苏菲师姐,这些金甲弟子什么来历”,走了片刻,暮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你不知道他们吗?”,闻言,苏菲俏目望向暮云。

    摇了摇头,他的确没有见过身穿金甲的弟子,不过身穿银甲和黑甲的弟子他倒是见过。

    前几日他离开木灵峰时,在木灵峰的下山通道处,他看到几位身穿银甲的士兵,而且在灵值殿,他也与黑甲士兵交过手,但这金甲士兵,他还是第一次见,而且暮云从他们身上感觉到很强烈的威胁气息。

    苏菲打量了暮云一会,狐疑道:“你不会是第一次从正门走吧”

    “嗯”

    “难怪”

    见状,苏菲点了点头,随后俏目朝四周望了望,压低声音道:“这些金甲弟子,可是宗门刑阁的成员,他们执掌五峰刑法,不受任何一峰的管辖,此外各峰还分别设定银甲弟子和黑甲弟子,相信你在木灵峰见到过”

    “而且据说这些金甲弟子实力极其强悍,甚至能比肩执事,很厉害,就是各峰长老,他们也不放在眼里,不像银甲弟子和黑甲弟子,他们只是为了做任务而已”

    “这样啊!”,暮云点头,怪不得自己会从他们身上感受到那么大的威胁,实力堪比执事,要知道成为执事首先得有灵轮气劲的实力,由此也可以想象这些金甲弟子有多么恐怖。

    再度伴行了一炷香的时间,一行人来到一个分叉口,这里是前往不同侧峰的路。

    “暮云师弟,这次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恐怕我们也不会有如此收获”,苏菲玉手负于身后,微倾身子,眼波流转,很是俏皮可人。

    “举手之劳而已,何况诸位师姐出力也不少,我也是占了大便宜,怎能让师姐谢我”,暮云摆了摆手,微微笑道。

    “好吧,不过过些日子可要来我们水寒峰玩,那里可是有很多漂亮师姐哟,而且你上次可是得罪了紫灵师姐……”

    “咳……有时间,一定过去给诸位师姐赔礼”,暮云摇头苦笑,心道,女人果真是最记恨的物种。

    “咯咯,暮云师弟,如今天色也晚了,咱们就在这里分别吧!”,望着独臂温和的暮云,苏菲说道。

    “嗯,诸位师姐小心”

    “就此告辞”

    “师弟一定要记着来我们木灵峰玩啊!咯咯”,众女喊道,清脆的笑声在山谷荡成回音,不多时,几道倩影渐渐化为黑点,然后消失在黑幕。

    旋即暮云也转过身,不在滞留,辨别了木灵峰的方向,犹如箭矢般朝远处飞身掠去。

    ………………

    竹海内,一间木屋。

    “黄长老,今天又走了五名弟子,现在咱们竹海的人手太少了,您刚种下的灵苗,若是再不解决,恐怕……”

    胡胖子手中拿着一张名单,胖乎乎的脸上满是苦涩之色,随后将之递给一旁的黄长老。

    “这是弟子暗中调查的,您看看……”

    黄长老一脸严肃的将名单拿过来,扫视了片刻。

    “啪”

    一声闷响,顿时黄长老老脸铁青,怒气骂道,“混账,柳沧那老东西真是越活越不济了,这种手段都用的出来”

    紧紧握着拳头,黄长老一肚子火气,前段时间,因为暮云的原因,来往竹海的人越来越多,他很高兴,而且还以此扩展了不少灵田,可不知为何,他前两天种下灵苗后,不断的有弟子离去,开始他还不在意,可是后来,人大批大批的离开。

    灵田因为开扩的太多,而且他刚种下灵苗,要想像暮云那一阵子一样,一人照顾灵田,根本不可能,必须要人手,暮云又不在,他只能让胡未去暗中调查。

    只不过,他没想到,柳沧那老不要脸的白菜梗子心胸如此狭窄,竟然将兰阁中给予杂役的价格提升到十灵值,比竹海多出一倍,而且还派兰阁的内门弟子弟子私下威胁,并且在最关键的种苗期,将人挖走,而这一切就是为了给自己孙子出气,间接让暮云分心。

    “长老现在该怎么办,咱们就是现在提高灵值价格,估计也不敢有人来”,胡未苦笑,他很理解此刻黄长老的心情。

    “唉!”

    “小胖子,咱们木灵峰现在还有多少人”,平复了下心情,黄长老问道。

    “两人,还是因为和我关系极好,不然他们也会离开”,胡未笑了笑,面带苦涩。

    而这时,一旁的黄长老忽然面色一抖,望着着远处,浑浊的老眼掠过一丝喜意。

    不大一会,破风声陡然响彻,一道年轻的身影迅速穿疾,然后缓缓的落在了木屋门口,正是回来的暮云。

    “暮兄弟,我靠,你终于回来了”,见状,胡未豆眼一眯,看清来人后,哈哈大笑,三两步跑了过来,给后者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见过黄长老”,和胡胖子打趣一番,暮云绕过胡胖子,给后者施了一礼。

    “呵呵,回来就好,这段时间……啧啧,看来收获挺大”,望着暮云身上淡淡的血腥味,还有那一丝厉冽气息,黄长老捋着胡子道。

    “我还行,不过……现在先说说竹海的情况吧”,暮云看了看两人,道。

    “你知道了”

    “嗯,来的路上听一些弟子议论来着,我便打听了一下,不过具体还是不太明白”,暮云言道。

    “暮小子,你看看这个”,旁边的黄长老将手中皱巴巴的纸张递了过去。

    半晌,暮云眉头皱了起来,手上灵气喷薄,将名单烧成灰烬。

    “这是针对我,看来柳夙是铁心想找我的麻烦了”,暮云叹息一声,但眼目之间,却布满了冰寒之色。

    上一次是灵值殿,这一次又是竹海,这柳家的手伸的够长啊!

    “暮小子,你也看出来了”,黄长老笑了笑,笑容有些苦涩,他原本准备去找峰主做主,可是后者手脚做的太干净了,并没有留下什么把柄,虽然提升了杂役灵值的价格,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如果自己贸然上议事厅,或许还会被柳沧那老家伙倒打一耙,兰阁若是没有了柳沧,但底下仍有弟子,还能运行,可竹海若是没了自己,那就真的玩完了。

    其实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势力不够,多年的沉寂,他黄庭在木灵峰的痕迹愈来愈少了。

    “胡胖子,现在灵田还需要多少人才能维持灵苗”,沉吟了片刻,暮云看向胡未。

    “现在有两人,加上你我四人,还需要……差不多八人”

    “八人!呵,还行”,暮云点了点头,嘴角掀起一抹笑容。

    “怎么,暮小子你有办法?”,见状,黄长老说道。

    “咳……暮云,你若是想以高价灵值招人,还是放弃吧,我已经试过了,没有人肯来”,没等暮云说话,黄长老再次苦笑道。

    “呵呵,没有招到人,还是因为价钱不到位罢了,若是价格够高,诱惑够大,我可不信”,暮云看了看两人,一副莫测的样子。

    “那你想……什么价格,若是太高咱们也承担不起啊!”

    “您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暮云笑了笑,转身看向胡未。

    “这样,胖子,你就去外面宣称,我们需要八个人,若是有人前来,除了每天八个灵值外,十日内赠送一株白磷草,记住一共要八个名额,多了不要”

    “我还就不信,这样的价格会找不到人”,暮云嘴角含笑,眸子却冷冽无比。

    “柳夙,既然你们柳家纠缠不休,那咱们就斗斗,看看我是否怕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