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天使请补齐订阅哦~达到订阅却看不了的麻烦清下缓存哦~  夏西琼不留痕迹地微勾了下唇角, 在心底解释道:“这很简单,首先我丧失了活着的信念, 他要找个由头让我无法再自尽。”

    李承祈虽还未喜欢上她,但凭他们的交情,李承祈必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自尽而亡。

    夏西琼淡淡补充道:“其次, 他对我心中有所愧疚, 想以此作弥补。”

    “孤心意已决,你们不必多言。”

    蒋英及一介将士皆心中一沉,历朝历代倒也有娶亡国公主的先例,然而不过皆是妾让人把玩的玩意儿!

    而如今太子一出口便是八抬大轿,夏西琼就算当不上太子妃,品阶也至少是侧妃, 无论如何必定会引起群臣非议。

    更何况, 瑢王狼子野心, 一直想方设法抓住太子的错处,此事一出瑢王必定会借题发挥。

    蒋英刚想继续劝诫,却是一个清冷声音突然响起,“我不嫁。”

    众人皆是震惊地看向夏西琼,只见她明亮美眸中尽是坚定。

    对于一般人这可是天大的服气, 她竟毫不犹豫地拒绝太子!

    “此事由不得你。”李承祈背负着手淡淡道。

    “若是太子执意如此,我自是无法拒绝, 只是进门的不过是个尸首罢了。”

    李承祈虽处处为她考量将她放在心上, 却也是身为太子的颜面体统, 这般突兀地在属下面前被驳了面子, 当即有些面色不善地甩袖走了出华西宫。

    系统安回掉下的下巴,有些瞠目结舌问道。

    见李承祈走了出去,夏西琼瞬间心防大卸,精疲力尽地倚靠在软塌上休息了会儿。

    这副身子实在柔弱地紧,今日这般闹腾了一场,她早已身心俱疲,全靠着心底那股子劲强撑着。

    她抬起手顺了顺气息,方解释道:“若是我一下就接受了,岂不是显得我是个贪图享乐,得了点甜头便丢了气节的女子?”

    夏西琼眯起了美眸,隐去其中满满的算计,“所以,要嫁也必定是要在他的强压之下,我——迫不得已地嫁与他。”

    ,系统在心底猛拍起了手,联想至今个儿的事,他猛地回过神来,

    夏西琼点了点头,漫不经心道:“教训那两个炮灰不过是顺带,谁叫他们如此触我霉头,一个跑来百般羞辱,一个直接持剑相对。那冯钰竟唆使蒋英来对付我,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简直是两个蠢蛋,不自量力。”

    一招解决了带有敌意的龙套,嫉妒着自己的女配,顺带还让李承祈越发对她愧疚上心。

    真当是一箭三雕!

    系统不由啧啧称奇,不由又好奇道:

    夏西琼弯了弯唇,抬起纤手摆开,那涂有艳丽蔻丹的指甲里,还有着少许奇箐磨制的红色粉末,“只需少许,便足以达到那种剂量。”

    系统联想起夏西琼勾引蒋英时,曾不停用手指轻轻摩挲着蒋英的唇。

    他喃喃道:

    随即又想起夏西琼曾又用在蒋英胸前撩拨,他突然恍然大悟地道:

    夏西琼吹去残余的奇箐粉末,淡淡道:“总算还有点长进。”

    ***

    李承祈走进来便瞧见夏西琼倚靠在软垫上,乌黑的发髻散了下来柔柔地垂在身后,纤细的身影格外让人动容。

    他停住脚步,轻声吩咐门外的手下将药端来。

    方又将门关紧走了进来,走近才瞧见她苍白着俏丽的脸,如玉的额头被白绸布包着伤口,俞显楚楚可怜。

    此刻她的目光直愣愣地注视着前方。

    仿佛是感受到了他的存在,夏西琼执拗地偏过脸去不瞧他。

    李承祈说不上心头是什么滋味,当初领旨攻打西夏国他是无比畅意的。

    十年为质之仇终于得报,也终于将那些个欺他害他的皇子公主一一惩治。

    他自问所做无愧于心。

    除了夏西琼。

    对于她,他是亏欠颇多。

    让她一朝从公主变成了阶下囚,甚至还险些被人欺辱。

    想及此,李承祈心中隐隐暗痛,不敢想象若是昨日迟来一步夏西琼会落于怎般的境地。

    她本就性子倔强忠烈,若当真受了如此欺辱,必定……

    李承祈不敢细想,撩袍在床边的梨花木圈椅中坐定方缓声道:“方才西夏国新帝下了道旨意。”

    见夏西琼未有要搭理他的意思,他微挑了眉梢,“西琼你就一点都不好奇?”

    她未吭声,李承祈也不恼自顾自地继续道:“和安公主夏西琼温柔谦和,德贤淑慧,才情出众。择日与大延太子李承祈结秦晋之好,永固边疆。”

    夏西琼抬起首冷眼瞧他,“新帝?秦晋之好?”

    李承祈见她终于有了反应,微抿了唇角,“永安侯的儿子刘书睿昨日登基。”

    西夏改朝换代,连君主都改了姓。

    她冷笑了起来,“太子殿下好手段,扶持一个八岁孩童上位登基,又拿我作为联姻的工具。太子殿下口中秦晋之好说的好听,不过这和亲公主选谁都可以,不过都是被把持的工具罢了,这与当初您来西夏作质子有何区别?!”

    被她点破真相,李承祈却是未恼从手下手中端来药递给她,“先把药喝了。”

    虽说她话中说得未错,无论怎般都会从公主中决出和亲人选,但他私心希望那个人选是她。

    李承祈凝视她良久,“我只是想好好照顾你,你与我回大延我必不会亏待你,以前怎样今后便怎样,我给予你的只会比你在西夏得到的更多更好。”

    “照顾我?原来太子殿下还是将我这幼时的伙伴挂在心头的。”夏西琼轻笑一声。

    “可我分明记得太子亲自带人攻进西夏皇宫,您破我城池,杀我百姓的时候怎么就未曾想过我呢?”

    她美眸湿润,随即又忙拿出丝帕擦拭去泪,“也是,在家国大业面前,我一个女子又算得了什么呢,我本就没资格和太子殿下抱怨这些。”

    夏西琼倔强地偏过脸颊,“可我至少也该有选择接受与不接受的权利,太子殿下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药我不会喝的。纵使沦为亡国奴,我也绝不事这嗟来之食,您可以出去了。”

    “你是我未来的妻子,如今你的存在代表着西夏与大延的长治久安,所以你必须要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李承祈站起身,将药放在床头柜上。

    他声音薄凉,带着警告之意,“你若是死了,自会有人代你受过。你的幼弟、驻边将士、西夏百姓都会因你的死重回痛苦的深渊。”

    夏西琼怔愣地看了碗中黑澄澄的药液,倒映着她凝绝的面容,她蹙着眉思忖了下随即果决地一饮而尽。

    见她终于喝了药,李承祈终于温声劝道:“待回了大延,你若不想嫁与我,我可亲自为你择婿。”

    夏西琼解恨一般地将碗扔至地上,碗瞬间碎成了几瓣。

    “李承祈,你以为你这样对我,我就会原谅你吗!你做梦,这辈子都不可能,我恨你!”她仍旧不解气地一字一句咬牙切齿道。

    李承祈微吸了口气,抑制住心头的窒塞感,沉默了片刻。

    他低声道:“我知道你怨我、恨我,这些皆没关系。”

    夏西琼冷声道:“你将我强留在这世上,有朝一日我必定会杀了你,将你挫骨扬灰以祭我大夏将士。”

    “要想杀我,也先养足了身子。”

    李承祈眼中神情复杂,苦笑了下,她竟恨他到这般地步。

    不过,只要她好好存在这世间便好。

    除此之外,他便不再多奢求什么。

    李承祈微叹了一声抬脚走至门边,却是听见她轻亮而坚定的话。

    “我一定会杀了你。”

    李承祈脚步顿住,“好,我等你。”

    瞧着李承祈将门关严实,夏西琼方松了口气忙从枕头底下掏出了块布包,从布包中捏了块蜜饯放进唇间。

    她蹙着秀气的眉毛埋怨道:“那破药难喝死了。”

    系统瞠目结舌地问道。

    夏西琼又随意挑出块蜜饯含在唇间,在心底慢条斯理地解释道:“他灭了我的国家,我这般态度自然是合情合理,我若是向他示好、放低自己的姿态,他反倒觉得奇怪。他心中对我带着愧疚,若是我过早的原谅了他,靠着他的愧疚度日获得那么一点点恩宠,时间一长感情一淡,对于李昱那种凉薄之人,愧疚便也不值得一提了。”

    “更何况有些人尝够了千依百顺,偶尔处处逆他的意,触他的霉头,他反倒觉得新鲜。李昱便是这样的人,他身为大延太子,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识过?能真正走进他心中的,那必定得是最特别的那个。”

    那初次见面时10点好感值便是这么来的。

    一向怯懦柔顺的夏西琼在他面前展现了不同于往的模样,软弱的皮囊下却是忠烈无比的性子。

    当初那个默默忍受着欺侮、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的小女孩,如今却是毅然决然走上登高台,誓不做亡国奴,欲与西夏将士共存亡。

    这般强烈的矛盾让李昱觉得特别又新奇。

    系统提出疑问。

    夏西琼眯着凤眸感受着唇间蜜饯的甜意,微勾了下唇,“当然是要等一个契机。”

    她还要靠着这个将来憋大招呢。

    ***

    临离开西夏前一晚,一个黑影从天际划过,稳稳当当地落于华西宫后院。

    他垫着脚尖灵巧躲过门外侍卫的看守,转身一跃翻进了正殿中。

    程越在殿内站定,却是蓦地觉察到不对,猛地向床榻的方向看去。

    床榻上的女子半支着手臂倚靠在床榻上,美眸微眯看着他。

    契机自个儿来了。

    夏西琼没有动怒,只淡声道:“程越,你好大的胆子。”

    程越心中一咯噔,万没想到夏西琼竟然此刻醒着,见到他还没有半分惊吓的模样。

    他心中隐隐觉得奇怪,随即忙冲着她跪了下来,“末将参见公主殿下。”

    夏西琼一声轻笑从贝齿间泄露,“公主殿下?没想到程越将军还当本宫是西夏的公主,西夏被李承祈攻破那日,本宫便成了他的阶下囚,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跑来欺辱我一番。程越将军如此深夜前来,莫非也是来欺辱本宫的吗?”

    她话中带着唏嘘和自嘲。

    程越脸色一变,低下头去道:“公主哪里的话!末将万万不敢如此。”

    “既然不是来折辱本宫,还当本宫是西夏的公主,谁给你的胆子深夜单闯本宫的华西宫!”夏西琼神色转冷,扬声斥责道。

    “大延太子派人将华西宫日夜看守,如今的华西宫俨然是一个巨大的牢笼,无诏任何人都无法进入。末将实有不情之请,不得已为之,如此怠慢公主是末将罪该万死!”程越揖手道。

    “程越将军真是说笑了,我一个弱女子又能帮你做什么呢?”夏西琼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容,随即伸出纤细的指尖指向直棂窗,“既是不情之请,那便不必再言。趁外面的守卫还未曾发现,从哪儿来往哪儿去便是。”

    程越站起了身,声音硬邦邦地,“那大延太子殿下虚伪至极!为了博得一个仁慈之名,虽表面上将皇上、皇后、皇子众人流放,实际却是在流放途中被李承祈派去的人围剿干干净净,一个活口都未留下来!如此血海深仇,公主难道不想报吗!”

    关于这点,夏西琼心知肚明,是程越误解了李承祈。

    那灭口之事多半还是李承祈手下背着他去做的,但李承祈并未苛责手下,分明也是知晓斩草除根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他这算默许了手下的作为,倒也算半个帮凶,故夏西琼也未有要帮李承祈辩解的意思。

    “所以,程越将军的意思是要本宫助你杀了李昱?”

    夏西琼抬起手凑在月光下欣赏着指甲艳红的蔻丹,一面漫不经心地问道。

    “没错,末将听说公主欲以身殉国,必定是深明大义之人,故深夜来求公主相助。”

    夏西琼将手放了下来,微蹙了秀气的眉为难道:“你要本宫杀了自己未来丈夫,本宫可就成了寡妇,再嫁便可难了。”

    她顿了顿,突地勾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来,“难道将军娶我不成?”

    程越闻言惊诧地抬眼看去,床榻上的女子侧躺着,月光如纱一般勾勒着她凹凸有致的曲线。

    未施粉黛颜色却如朝霞,更显娇艳无双。

    和安公主他倒是也见过一次,与先前的柔柔顺顺所不同,如今的夏西琼气质清冷中又带着魅惑。

    如泉水般泠泠的声音,却是说着孟浪的话语。

    殿内光线昏暗,仅有淡淡月光得以照明,更是为此刻增添了三分暧昧。

    程越的心不由砰砰地乱跳了起来,随即轻咬了下舌尖恢复清醒,低头不去瞧她正严道:“公主殿下您怎可……”

    夏西琼打断他的话,“程越将军想说,我身为公主理应为皇室尽责,怎会说出如此自私自利之话是吗?”

    程越猛地揖手道:“末将不敢,末将只是觉得公主是如此深明大义的女子,应是愿意为西夏作出贡献,所以……”

    夏西琼轻笑出声,“好一个深明大义,果然还是不能当好人。若是一直作恶,偶然行了次善,反倒被人夸赞。好人就不同了,这世上对好人的框框条条太多,稍行错一步,便是等着的是千夫所指……”

    她虽笑着,但话语中却是感慨和讥讽。

    程越心下隐隐起了几分愧疚,他这般对公主实在是苛责太多。

    和安公主不过是一个随波逐流的弱女子,也不过为自己前途着想。

    然而李承祈身边固若金汤,他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破绽,实在没了法子只得冒险深夜来向公主求助。

    程越不肯放弃最后的机会,揖手沉声道:“末将初次下策实为迫不得已。”

    随即他像是咬了咬牙,“公主若是担心嫁娶之事,如若不嫌弃,末将愿意迎娶公主。”

    夏西琼却是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声音娇娇柔柔,“程越将军,您倒是想得美!”

    程越对夏西琼的阴情不变怔愣一下,方道:“也是,公主千金之躯,必定是瞧不上末将这般粗鄙之人。”

    “将军自谦了。”夏西琼悠悠道。

    她先前不过是要让他知晓,自己为此会付出的代价。

    若是轻易答应了,他反而会轻视,觉得他理应答应自己。

    她抬眼打量了程越几眼,他常年在外行军打仗,皮肤呈小麦色,面容棱角分明,格外坚毅。

    虽比不上李承祈的俊美,倒是也有几分英武。

    这程越倒也是番人物,上辈子行刺李承祈失败后竟是能从他手中逃脱,转而改名换姓投入李承祈皇叔李瑢晔的阵营,成为他手下的得力战将,并成功帮助李瑢晔与李承祈分庭抗礼。

    可惜的是,最后李瑢晔棋差一招,败在了李承祈之下。

    不过若是能成功笼络得了程越,或许在大延自己还能有个靠山。

    “只是本宫可不能这般容易地就帮了你。”夏西琼回过神美眸微转,随即红唇边带着一抹笑,“将军来向本宫求助,总该先给本宫一些甜头吧。”

    在月光下,夏西琼的眸光更显潋滟、波光无双。

    程越喉头微动,不知面前的娇美人打得是怎般的主意。

    他揖手道:“公主想要什么,只要程越能做的必定奉上。”

    “本宫想要将军的心。”

    程越心漏跳了一拍,“公主此为何意?”

    夏西琼垂下长睫毛,轻悠悠地道:“将军可知道,若不是大延入侵,皇祖母原先是属意给本宫与你赐婚?”

    她歪头笑着,露出三分小女儿家的娇羞,“将军每次入寿安宫,本宫就在那仙鹤飞天屏风后面偷偷瞧着你,那时本宫一心以为将军将会是本宫未来的驸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