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绝世小猫侠 > 第一百二十六章残剑

第一百二十六章残剑

    瞅了瞅身遭,都杀疯了。没人理会立即扔出那头剑鱼妖兽。

    是的!一根手指头长短,黝黑的金属斜斜的插在它的头上。

    那样子仿佛是被人当做暗器射进了头颅被卡在脑壳上似的。只是,它李靖这一锤下去,脑壳整个都给锤瘪了。若不是这小棍挡了一下,早就开花了。

    轻易的将它挖了出来,咬破食指,一滴血滴了上去。

    “轰!”李靖的脑海里响起一声炸雷般的轰鸣声。

    接着小铁棍电射着落在曾经是熨斗的另一头。

    没有声音!或者说是脑子里没有回应。只有寂静,身遭的喊杀声都消失了似的。只如置身荒凉无一物的死寂之中。

    浓浓的悲伤没来由的袭上心头。万物俱灭,宇宙齐哀的悲恸牢牢的占据了心田。

    “残剑!”李靖忽然明悟的举着尖端多了两公分尖锐的椿米杖,泪水刷刷的流个没完。

    “我怎么会这么难过?怎么会?心怎么会好痛啊!”李靖抹着泪水嘀咕着道。

    金无影落寞的道:“我似乎看到了未来。老子瞧着这东西,莫名的看到了未来。”

    “啊!啊!啊!战吧!熊孩战斗吧!我看到了,万物俱灭。只有你,亦真亦幻的!”金无影怒吼着道。漂亮的蓝眼睛流出了两行热泪。

    都死了,全都死了!万物寂灭。只有他的身影在大荒上亦真亦幻的。

    “那就战吧!”李靖莫名的满心悲愤的提着残剑站了起来。

    确实是残剑,还是残得不能再残的残剑。半米长的手柄,前端仅有两寸长食指粗细的凸起。

    这个样子,任何想象力丰富的都无法脑补它的本来面目。

    甲板上的修士们都打疯了,没人关注他。

    事实上,在李靖落在战舰下方之际,那位筑基后期的还时不时关注之外,就没人再刻意留意了。攻击战舰的剑鱼妖兽愈来愈多。没时间分心。

    李靖借势上了战舰当然更没人在意了,所有人全都一心一意的对抗着剑鱼妖兽。

    怎么打?练气期都是五人一组的释放着元气弹,远距离攻击着。筑基期三人一组御使着宝剑远距离攻击。

    他李靖一个人冒着弹雨冲出去啊?那不叫参战,那是添乱。

    “唳”长啸声中,远远的结丹初期的大副狼狈的倒飞而回。

    大副败啦!其他人呢?舰长程建德与副舰长王邦呢?

    李靖神色阴沉的望着倒飞而回的大副。一颗心沉入了深渊。

    舰长与副舰长战死了吗?若是这样,那还有必要继续吗?不如趁早逃跑。

    茫茫大海上,虽说这么逃跑无异于自杀,可也好过呆在战舰上等死。

    亏得只有李靖这个闲人注意到了,否则,只凭大副狼狈倒飞的样便会引得军心打乱。

    “杀,杀,杀~!”的震天嘶吼声中,军士们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

    结丹期妖兽的长啸声,上空狼狈的大副都被忽视了。

    纷乱中,李靖环顾着忘我杀敌中的军士们。

    忽然,只如置身莽荒似的,死寂一片的周遭,身前身后满目都是尸体。

    “啊!啊!啊!战啊!”李靖忍不住热泪盈眶的咆哮着。

    热血在心中沸腾,都死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战死!

    满脑子的死战!热泪长流着,神识盯着高空之上的巅峰对决。

    “呔!”大副爆喝着,手握三米长的大剑迎头劈了过去。

    “噹!”震耳欲聋的脆响声中,大副倒飞着到了战舰的上空。他的嘴角潺潺的滴着鲜血。

    巨响震得下方的战斗一阵窒息。接着,剑鱼妖兽愈发的狂躁了起来。修士们则神色难看的继续防守着。

    大副受伤了,大副要败了,怎么办?所有修士都会被抹杀。

    魂不守舍的军士们,左撑右支的维持着摇摇欲坠的颓势。神色难看的时不时瞅向大副方向。

    一百五十米,大副距离自己一百五十米的样子。李靖悄悄的放出了柄宝剑。清风刀太慢了。大混战之下极易丢失法宝。

    再说了,他只是打算利用宝剑给自己以踏脚用而已。垃圾法宝丢了就丢了。关系不大。

    大副与剑鱼妖兽再次狠狠的撞在一起,他狼狈的倒飞而去,斜斜的擦着桅杆向着船尾落去。

    说时迟,那时快。李靖炮弹般弹身而起,宝剑电闪着直奔结丹期剑鱼妖兽的腹部。

    只见剑鱼妖兽轻蔑的侧身,左鳍轻轻划拨着,宝剑便倒飞而回。

    早有算计的李靖立即控制着宝剑翩若蛟龙般落在自己脚下。弹身而起的他,恰巧在空中踏实了,再次暴蹬而起。

    两次暴蹬!第一次的高度便是近百米,第二次便到了剑鱼妖兽的腹下,残剑狠狠的砸了过去。

    闪电般的速度,几乎是宝剑被撩开,他的身形便到了剑鱼妖兽的腹下。

    剑鱼妖兽不屑的加速掠过着,尾巴顺势狠狠的甩向李靖。

    “啪!唳!”残剑狠狠的与它的尾巴撞在一起。两寸长的尖端在它的尾巴上拉出一道血痕,痛得它尖啸了起来。

    硬怼之下李靖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往下掉着。

    结丹期剑鱼妖兽的尾巴猛甩之下,震得手里的残剑差点脱手而飞。整只手臂都是酸痛酸痛的使不上劲来。

    “擦!老子疯了不成?与结丹期对战。”被巨力打醒了的李靖暗忖着道。

    这么多人在玩命还轮不到老子呢!真是个傻不拉几的愣头青啊!

    打毛啊?老子不是来拼命的,老子是收集内丹的。

    李靖这么想着,心中的战意潮水般的褪去。

    “唳!”结丹期妖兽怒吼着,立时调转了身子,水中游似的直奔李靖。

    “啊!李岛主,小心啊!”大副大声疾呼着道。眦目欲裂的。

    结丹期妖兽啊!就是他这个结丹期的都不是对手,筑基期修为的李岛主能逃过一击吗?值得怀疑。

    “我日哦!能不能不打啊!”李靖凌乱的暗忖着。

    身在空中,无处闪避。只得运足了法力,残剑交左手迎着他的尖嘴狠狠的砸下。

    “噹!”尖嘴与残剑狠狠的撞在一起。李靖炮弹似的飞跌了出去,这一击砸得左臂面条似的耷拉着。完全失去了知觉。

    “好样的!李岛主不亏为俊杰啊!”大副不禁大声称赞着电射而至。

    “李岛主威武!”

    “李岛主壮哉!”军士们士气暴涨的呼喝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