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网 】,♂小÷说◎网 】,

    当晚,村长回来的时候,告诉大家,说秦有宁和秦有刚赎出来了,原来老秦氏身上有一只银镯子,当了20两银子。

    秦氏一听,忙接口道:“我倒想起来了,我婆婆确实有一只银镯子,说是她的陪嫁之物。如今到老却得拿出来当了!唉!”

    众人一番感慨,也都无可奈何。

    秦筝静静地听着,唇角扬起一抹邪肆的笑意……

    一连几天,大家都在埋头苦干之中度过。

    辣椒变成了剁辣椒、辣椒黄豆酱、泡椒、炸辣椒等等,另留了百余斤炒菜吃。

    炸辣椒是用磨碎的大米和剁辣椒混合制成的,是乡间土味,真正的山野美食。用炸辣椒糊炖新鲜小鱼,是秦筝的最爱!

    腊肉也腌好了,秦有安还灌了腊肠。猪下水洗干净了,想吃就来点。

    秦筝把辣椒和做好的剁辣椒等,分送给村里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人。

    大家托她的福,吃到了买不起的辣椒,个个对她赞不绝口!

    秦氏和小兰开始给大家做新衣服。

    秦氏看着小兰给秦有强量尺寸,不易察觉地扬起了嘴角……

    眨眼间,便到了腊月廿八。

    这天,秦筝想和大家一起再去镇上买些年货,还想买些对联和爆竹,好过个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春节。

    正准备出门,猛听得马蹄声四起。

    抬眼看时,好些马匹和一辆马车已经到了跟前。

    那辆马车,金碧辉煌、熠熠生辉。

    那些马,油膘肥亮、肆意张扬、傲立风中,一看便知是难得的好马。

    其中领头的黑马灵气十足,更胜一筹。

    马上的人儿,一袭白裘,飘逸潇洒,如月落凡尘,星抚流水,令人沉醉。

    直到他下得马来,喊她的名字,秦筝这才反应过来,居然是慕容舒。

    关键人来也就罢了,还弄这么大阵仗。

    秦筝挠了挠头,讪讪笑道:“慕容舒,你来啦!请进屋坐!”

    一面让他进屋,一面将他介绍给家里人。

    秦文微微一福,怯怯说道:“慕容公子,上次多谢您的救命之恩!”

    秦音一惊一乍的,像是想起什么,拉着秦氏就嚷嚷:“娘,姐姐挨鞭子,这个哥哥救了姐姐!”

    秦氏和众人一听,忙都诚恳行礼。

    秦有安惶恐道:“多谢公子对小女的救命之恩!公子快请屋里坐!”

    一家人毕恭毕敬地将慕容舒让进堂屋,诚惶诚恐的,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搁了。

    也是,慕容舒一张惊为天人的脸,一身华丽至极的白裘,光腰间那块血玉玉佩就已经价值连城了,再加上那通身的气派,土生土长的家人何曾见过这样的风·流人物,自然是战战兢兢、手足无措了。

    天冷,屋里倒是生了炭火。但是,小兰送来的茶却实在是登不得大雅之堂。

    秦筝讪笑着:“慕容舒,茶不太好,你将就着喝点。还有,能不能请你手下的人都进来坐坐,你看外面天寒地冻的。”

    “随你!”慕容舒言简意赅,“不过,我倒给你带了些好茶和食材。”

    秦筝忙往外看,只见一众仆从,竟从那辆豪华马车上,一担担地往外挑着东西。路边,早已又站满了父老乡亲。

    秦筝微微蹙眉,心中虽暖,却正色道:“慕容舒,无功不受禄!你这是?”

    “你是我想要保护的人!”他淡淡说道,眼中一抹温柔,唇边一丝笑意,帅得一塌糊涂。

    看着他俊美的容颜,秦筝若有所思,淡淡说道:“慕容舒,这么多的礼物,会吓着我的家人的!”

    果然,话音刚落,秦有安跑进来,急切说道:“慕容公子,这可万万使不得。您送的这些东西,有些,我们连见都没见过。这,我们实在是不能收啊!”

    秦筝听他如此说,便也走过去看了看,一见之下,也吓了一跳。

    一只鹿、一只羊、一头野猪、鸡鸭鹅若干,尤其有海参、蛤蜊肉、干鱼虾等等,茶叶、点心、干果亦不少,连对联和鞭炮等都贴心的准备了……

    “慕容舒,你这也太大手笔了!这个,我家里人不会收的!”秦筝实话实说。

    慕容舒却也坦然,浅浅一笑,墨色美眸盛满温柔:“秦筝,这些,是我今后来吃饭的饭钱,不是白送的。还有,今天,我能在这里吃饭吗?我想吃你们平时吃的那些菜。”

    秦有安一听,忙说道:“慕容公子,您是筝儿的救命恩人,您要想来我们家吃饭,我们随时欢迎的了。但这些东西……”

    慕容舒唇角微扬:“伯父,如果您执意不收,那我也不吃饭了,以后也不敢来叨扰了。只是,我真的很想吃秦筝做的菜!”

    秦筝听了,只得接口道:“爹,既然慕容公子坚持,那我们就收下吧!”

    “那,那,慕容公子,您在屋内坐着。我让筝儿给您做饭去!”

    翩翩贵公子送来了一马车的吃食,却对他们说,想吃他们平时吃的那些菜。

    秦家人都不笨,懂得山珍海味吃多了,也会想换换花样的道理。

    于是,一家人便扑腾扑腾地忙碌了起来。

    秦有安在鱼塘里捞了鱼,秦氏、小兰他们准备各种食材。

    秦筝负责下厨。

    慕容舒负责欣赏。

    剁椒鱼头,美味异常;

    炸辣椒炖新鲜鱼,鲜香爽辣;

    辣椒炒猪肝,靠的是火候,猪肝要不老不嫩,才最好吃;

    猪心直接炖汤;

    猪肚煲空间鸡,好喝到爆;

    火爆辣肥肠,那个酸辣,简直无法言喻;

    辣椒萝卜丁配萝卜叶咸菜,做成一碗自制外婆菜,下饭无敌;

    糖醋排骨,红烧猪蹄,泡椒腰花,再来一碟辣椒黄豆酱……

    一律就地取材,做成最地道的农家菜。

    秦筝看着,虽食材简陋,但也尽心尽力了。

    一边做着饭,她倒还好,慕容舒可是受罪了。

    只见他懒懒地坐在她身边的炭火旁,接受着烟熏火燎的考验。

    秦筝见他凤眸迷蒙,只差落下泪来,一面炒菜,一面笑道:“慕容舒,你说你这是何苦?白瞎了你这一身白裘,等会出门一看,变成黑的了。再说,你这被熏得眼泪都掉下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秦筝,前几天,我来过这里……”慕容舒懒懒说道。

    看他欲言又止的神情,秦筝手上动作不停,心中暖暖的,笑道:“慕容舒,我并没有被人欺负啦!你放心!”

    “秦筝,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慕容舒风轻云淡地说道,声音温柔至极。

    秦筝刚好将一盘泡椒腰花盛起来,放在灶边保温,便笑着开口:“慕容舒,你知道吗?就像这腰花,它们被扔在角落里,没有人会多看一眼的,根本不需要保护。只是如果它们硬是要挤到羊肉、鹿肉一堆去的话,那就一定很危险,注定会被人扔出来的了!”

    慕容舒慵懒的神情有丝丝变化,像平静的夜空划过流星般,转瞬,又无痕了。只是淡淡接口道:“秦筝,你几岁?”

    “回公子的话,小女子马上11岁了!”一边干活,秦筝一边逗笑道。

    “哦。”良久,慕容舒有些迷惘地开口,“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秦筝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慕容舒,谢谢你来看我!”

    “我也想来吃你做的菜!”慕容舒诚心诚意地笑道。

    到开饭的时候,秦筝可算是哭笑不得了。

    准备了两桌饭菜,管家模样的人便坚持带着众仆从在厨房里吃,爹和四叔便在厨房作陪。

    娘和其他人全都不见了,不用想也知道他们躲了起来。

    堂屋里,只剩下了她和慕容舒。

    ------题外话------

    撒娇卖萌打滚求收藏!谢谢亲!么么哒!一路写下来,许多内容,都是笑笑的生活。比如炸辣椒,如果不解释,大家很可能以为是炸辣椒油。但其实它是一种米粉与剁辣椒搭配的乡野食物,难登大雅之堂,却是笑笑的最爱!所以,这章,看了许多遍,觉得删无可删,只能2500字给大家,希望亲们也能大快朵颐!谢谢亲们!书城那边一如既往地求推荐票!谢谢亲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