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死人债 > 第五十三章:事情尚未结束

第五十三章:事情尚未结束

    小÷说◎网 】,♂小÷说◎网 】,

    “巴不得你快点找到办法,让我早日与她撇清关系。”

    我伸出中指,对着陈岩比了一下。

    “那就好,我就怕你小子和她相处旧了,会生出感情来。总之呢,你要记住,她始终是僵尸,僵尸就是僵尸,永远不会有人性,永远……”

    说到这里,陈岩微叹了口气,愣在原地似乎想起了什么,想的还挺入神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说不清的神情。我回头看了一眼夏晓莜,她似乎不知道我和陈岩在说什么,在后面站着东看看西瞅瞅。

    容陈岩回忆片刻,我打断了他的思绪。

    “刚才你不是说有事吗?啥事啊?”

    陈岩摇摇头:“没啥事,刚才我去屋里找你唠嗑来着,发现你没在家,她也没在家,就寻思着你肯定把她带出去了,这不怕你惹出啥事儿嘛,就跟过来看看。”

    “那你咋知道我在那家小店的?而且你和那里的人好像挺熟的,你们啥关系啊?”

    “没啥关系,说起来连朋友也算不上,就见过几面而已。至于我为啥知道你在那里,这还不简单?我手里有你的生辰八字,你搁哪儿我都找得着你。”

    我两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走到家门口了。

    陈岩站台阶上看了一眼时间,旋即朝我说道:“行了天也不早了,我呢就先回去了,明天你去上课的时候,把门锁好,钥匙放窗户上,找个东西压着就行,你不在家把她放家里我也不放心,我得经常过来看看。”

    其实我觉得没这个必要,现在的夏晓莜蛮乖巧的,她自个儿在家我也放心。但陈岩就是担心,无奈,我把钥匙放在窗户角落,找了块石块压住,完了他才放心,临走前,他还不忘告诫道:“对了,以后别去心情故事,也别和那里面的人接触,你身负死人债,是修道人士的眼中宝,尽管他们不会害你,你也别去,以防万一嘛,毕竟那里面走动的人,什么样的都有。”

    陈岩离开后,我回屋躺床上用手机看起了电视剧。

    夏晓莜在房间的角落里练习走路,尽管她有了很大的进步,可她走起路来,还是怪怪的,感觉很别扭。

    她走到床边的时候,手机里刚好在放一段戏曲,倒不是我要看,而是无意间划到的,一听到戏曲的声音,夏晓莜突然停下了脚步,我还以为她有事,便问她怎么了,谁知她居然在盯着手机看。

    “你喜欢看?”

    我指着手机,一脸惊奇的看着她。她微笑着点了点头,这让我更加惊讶了,没想到她还懂这玩意儿?

    我起身让她坐下,她动作僵硬的扭动着身体,坐在了我旁边。

    我把手机抬的高一点,使她看的比较舒服一些。她一直盯着手机看,看的很入神,眼睛都不眨一下。

    她在看手机,我在看她。总觉得她穿这样怪怪的,她的衣服和现代的衣服格格不入,老穿这样走出去,肯定会引来别人的注意。想到这里,我对她说道:“要不,我给你买新衣服?”

    “新…衣…服”

    她偏着头,一字一句的念着。

    我点点头,但又摇了摇头,叹气道:“还是算了,就算买来了你也不会穿。”

    “如果,你不是僵尸的话,那该多好?”

    可惜啊,叹息的同时,我也蛮好奇她为什么会变成僵尸的。

    我轻声嘀咕道:“你生前,到底受了什么罪呢?为什么会变成僵尸?”

    “僵……尸”

    她语句缓慢的重复着。

    这时,手机赫然响了起来。

    看了眼手机,是条扣扣消息,发消息给我的,却是陈可然的闺蜜,张雪。

    “张易风,能不能帮我个忙?”

    “什么忙?”

    “帮我拿点东西,我在……”

    她发了张图给我,照片中的场景离我不远,我让她等我一会,完了将手机丢给夏晓莜。

    “你在家好好待着看你的戏曲,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她没回应我,头也不抬的盯着手机看。

    我吐了口气,将门关好后就离开了。

    刚出门,就吹来了一阵冷风,吹的我浑身一激灵。我搂着胳膊朝巷子口的方向走去,绕了一条巷子,快到巷子口时,路灯突然闪烁了起来,发出呲呲呲的电流声,整条巷子,瞬间变得忽暗忽明。

    与此同时,在我的脚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影子。

    我吓的往后看了一眼,回头的瞬间影子消失了。

    “喵呜——”

    一声猫叫声传来,一只黑猫站在不远处注视着我。

    “哪来的猫,吓死你爷爷了。”我拍着胸口长吐一口气。

    呲!

    刚松了口气,路灯就突然熄灭燃起了火花,我站在路灯下,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

    灯很调皮,熄灭了不到两秒,就又恢复了,不过,电流声还是很大。

    巷子暗下去时,我失去了视野,看不到那只猫的身影。再亮起来时,那只黑猫已经不见了。

    可在黑猫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影。

    寒思雨!

    看到寒思雨,我瞬间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壮着胆问道:“寒,寒思雨?刚才用张雪的扣扣给我发消息的是你?”

    寒思雨微微点头:“张易风,我求求你帮帮我,我想去投胎,我想轮回,我不想留在阳间。”

    “我求求你帮帮我好不好?”

    寒思雨的话让我随之一愣,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那天晚上阴兵不是已经把所有的鬼魂带去地府了吗?

    我不解的看向寒思雨道:“那天晚上你们不是已经去地府了吗?”

    寒思雨摇摇头,苍白的脸上夹杂着许些悲伤。

    “我们被封在了镜子里,只有找到那面镜子才能把我们救出来,张易风,你帮帮我好不好。”

    “你先告诉我镜子在哪里,还有,和季小蝶订下契约的是谁?”

    “镜子在陈可然家门口的水井里,至于契约人是谁,我不能告诉你,说了我们就得魂飞魄散。”

    话音刚落,寒思雨面色一变,慌张说道:“我先走了,张易风,求求你帮我,你一定得帮我……”

    砰!

    寒思雨话落瞬间,路灯突然炸裂,我抱着头跑到一边,再抬头时,寒思雨已经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