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三天后,陈令刚清理周边城镇的丧尸回来,就看到边晴云在军营里等他,郑炆友也在,一脸兴奋的说:“令哥!成了!”

    “什么成了?”

    “抗感染疫苗!”郑炆友激动地道:“上午十点钟的消息,科学院的研究人员们这些天几乎不眠不休的搞出了第一支抗感染疫苗,在隔离区的十名志愿者身上试验之后起效了,今晨确定了疫苗名称,暂时还在观察反应没对群众公布,但是沈出杰先生让我告诉你说,这事儿已经百分百的成了,他还让我让你抽时间去把卞之泉博士带过来!”

    “……”陈令还算淡定,点了点头:“卞博士那边暂时是不行,其他人都知道这事情了吧,他们都是什么反应?”

    郑炆友掏出一张请柬来,居然还是手写的:“这是赵将军发给令哥你的,让你今晚过府一叙,现在是非常时期,设宴不合适,就私下里请了些人聚一聚。”

    陈令说:“知道了。”

    他看向边晴云,边晴云最近都没跟他一起出去清理丧尸,不是在家就是在军营训练他们带过来的那支小队,她穿着一件黑色无袖的衣服,下身是合身的迷彩工装裤,修长的腿一寸也没有露出来,高过脚踝的战术靴擦得锃亮,头发扎的高高的,倒是颇有些英姿飒爽的味道。

    她踢了踢脚边的那个箱子,努了努嘴:“喏,沈教授他带的博士生还把营养剂给搞了出来,第一批生产出来就给你弄了一大箱。”

    陈令走过去弯腰打开那个箱子,箱子里规矩排列的是牙膏一样的软管状物体,拧开封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挤出来是颜色有些黄绿的软固体,陈令尝了一口,微微蹙眉,边晴云道:“纯营养物质,一点调味料都没,甚至还有点酸苦。”

    “味道得改良一下了。”陈令没有再继续吃,盖上了盖子,交代郑炆友把这些分下去,大多数都放到随身包里,这玩意难吃归难吃,补充体力和营养物质是真的快,就适合做战备物资。

    “改良能改到哪里去。”边晴云小声嘀咕了道。

    她可是记得的,到最后营养剂这个东西也和什么美味无缘,这酸苦的口感后来干脆变成了完全无味的,曾经有人开玩笑说过,吃了营养剂之后喝水都能尝到甜味,可见这东西到底无味到了什么程度。就算是这么难吃的玩意儿,却也是末世里难得而珍贵的资源,与末世前的大米等主食有着等同的重要地位。

    等水源污染和土地污染变得愈发严重的时候,粮食无收,土地无法播种,净化颗粒没被发明之前,谷物蔬菜甚至只能靠实验室里的无土栽培,到那时候,每个基地都实行“余粮收集制”,集中所有的粮食,制作成营养剂每日限量发放给基地居民,艰难的度过了很长一段日子。

    陈令给郑炆友说了这东西的重要性,郑炆友把它带下去分发了,陈令用水洗了洗脸和头发上的灰尘,相当随意的擦了一擦,他所在的这支部队是听令于陈将军的,陈将军有心把他放在这里,为的就是让陈令树立起威信来,才能在这危急的关头接下这个担子,而最好的树立威信的方法,就是带着这些人,在“战场”上展示他的实力。

    这三天,陈令很好的“展示”了一番,本来就对陈令略有耳闻的24军,对这个陈将军的继承人也有了更深的了解,陈令待人从来都不会刻意拉拢,但是他能看上的人,一般都逃不过他的手掌心,边晴云这三天就看到了前世几个熟悉的面孔在陈令身边聚拢了起来,这些人后来有的牺牲了,有的撑到最后和陈令一起去打了丧尸王,重活一世,陈令还是选择了这些真正属于他自己的心腹,边晴云心中并没有什么怨怼,她知道这些人和害她的那一批不一样,他们都是真正能为陈令而死的。

    边晴云始终觉得,陈令是应该站在那高高的顶端的,像他这样的人,就应该走在众人前方,引领所有人前进,她知道陈令会有很多追随者,因为严格来说,她也是陈令的追随者之一……她愿意追随,为此不惜卑微,追随一个可以信任的人,把他当成自己的信仰,为了他而付出,全身心都托付给这个人,不以任何价值来衡量,因为与陈令前世今生的缘分无价可量。

    虽说是私下里的聚会,但是该有的礼节还是得有,晚上七点,陈令和边晴云收拾了一番,坐车前往赵将军家中,边晴云微卷的发披在肩上,穿着一件洁白的礼服长裙,披肩是绣着细密云纹的柔软的薄纱,下车的那一刻,不少人都注意到了她,这些人多数都是认识她的——陈将军的义女,以前存在感不高,也鲜少和这一辈其他人交际,这里的许多人在以前始终都抱有一些轻视的心思,但是边晴云身上确确实实还打着“陈家人”的标记,只要不是蠢人,是不会主动得罪她的。

    一下车边晴云就感受到许多道含着恶意的视线,她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挽住陈令的手,顿时恶意的视线更多了,这让她觉得可笑,说来这些恶意竟然不是女人在吃飞醋,而是他们在实实在在的嫉妒陈家,连带着她这个不姓陈的“陈家人”也在被这些人诅咒着。

    不过看这一张张迎上来的挂着伪善殷勤笑容的面孔,根本没有露出一丝丝异状来,边晴云心中暗笑,放在和平年代,这些人都能人手拿一个影帝了。

    陈将军一进门就和赵将军握了握手,赵夫人主动和陈夫人攀谈起来,态度很是热络,赵纵带着妻儿走过来,跟陈令握了手,看到边晴云,还热情的打了个招呼:“边小姐,好久不见了!”

    边晴云含着笑微微颔首,赵纵给他们介绍自己身后的妻子和儿子:“这是拙荆,董琳,这是犬子,赵恪。”

    董琳长相温婉大气,身架比边晴云要壮实一些,举止也很文雅,边晴云和她寒暄了两句,只有三岁的赵恪看着还懵懵懂懂,但是已经很乖巧了,他仰着头看边晴云,脆生生的喊她姐姐,把旁边其他女性逗得直笑,对边晴云说:“边小姐太年轻,赵恪小朋友都不知道该叫你什么了。”

    赵恪不知道她们在笑什么,但是他看得出大人之间的气氛还不错,于是叫错了也没有改口,董琳留意了一下边晴云和陈令之间的距离,微微笑了笑。

    边晴云和陈令被陈母和其他人叫走之后,有一个董琳娘家的姑娘在她耳边道:“姐,他们俩真的……?”

    董琳避开了其他人,把孩子交给了家里的保姆,把人拉到角落,低声对那个女人道:“我看是差不多了。”

    “这……”那女孩儿面上有些不好看:“那五哥要是知道了,肯定不好受。”

    董琳瞥了她一眼,道:“小五去找你了?说了什么?”

    女孩被她看的有些不安,小声说:“也,也没什么……五哥就说他以前就喜欢边小姐,现在边小姐回来了,他想让我打听一下,看看能不能……能不能……”

    她在董琳略显严厉的目光下把头越垂越低,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干脆说不出话了,董琳深吸一口气,缓了缓,颇有些恨铁不成钢道:“他说什么你就信了?他喜欢?喜欢怎么当年不追,他们俩可是在一个大学里,小五要是真的有心,早就下手了,现在说这些……呵。”

    “不过是听了外面的风言风语,知道人家是异能人了,就动了心思,想攀陈家的这个关系。”

    女孩出了一身冷汗:“琳姐我错了,我不知道小五他……”

    “行了。”董琳皱眉:“你去找找他,今天在场的人不少,别让这个没出息的给董家丢人了。”

    女孩暂时离开了,董琳穿过人群看向被陈母介绍给其他人的边晴云,忽然发觉,从宴会开始直到现在,陈令始终在边晴云身边,一步也没走开过。

    她叹了口气,挽了一下自己规整的盘发,有人上前来寒暄,她又打起了精神挂上了得体的笑,继续接待每一个客人。

    陈令那边,一波一波的人上来和他们打招呼,边晴云和陈母一起寒暄了半晌,说话说的嘴都干了,陈令随手拿了一杯饮料给她,低声问:“累了?”

    边晴云摇摇头:“还行。”

    “不想说话就别管了。”陈令道。

    “这那行……”边晴云揉了揉抽痛的额角,她的力量是无差别释放的,从刚才开始就被迫接受大量信息,现在已经有些头痛了:“我没事的。”

    陈令认真的道:“我是说真的,你带着妈找个安静的地方歇一会,这里交给我和父亲。”

    “……”交给陈令和陈将军,这两个不会聊天的人真的能和人寒暄么?

    二楼的阳台的门开着,外面没什么人,在陈令的坚持下,陈母微微露出疲色之后,边晴云就拉着她以休息的名义往那边去了,把父子俩留在了一楼,前来搭话的人瞬间少了一半,陈母在阳台惬意的吹了会儿夜风,看向边晴云怎么看怎么觉得满足,笑的真心实意的高兴。

    “晴云啊,去给妈拿杯小酒来,刚才在楼下都没机会喝。”

    边晴云应了声,拦住了一个女佣,拿了一杯红酒,回头的时候却瞬间顿住了。

    陈母背对着外面,笑眯眯的看着屋里喧嚣的热闹,在她背后的黑暗里,一个丑陋的影子飞速攀爬到阳台的石柱子上,举起了手,闪烁着寒光的指甲忽然暴涨,试探的往陈母的脖颈上袭去!

    “妈!趴下!”边晴云瞬间抽出精神触手用最快的速度刺向那个藏在黑暗中的怪物,同时一个箭步冲上前扑了过去,把陈母按倒在地上,锋利如刀刃的精神触手刺入怪物的脑核中,那东西凄厉的叫了一声,把楼下院子里得人吓了一跳,纷纷抬头看去,被精神触手攻击,那玩意居然没有失去行动能力,而是腾的暴起,挥舞着爪子再次试图攻击,边晴云把全身的力量都调动起来去刺激它的晶核,一触到那红色的晶核,边晴云心中大震——五级丧尸!

    她咬了咬牙,跳起来用精神触手直接把那个丧尸从二楼阳台的柱子上拽了下去,三四米的距离他们很快就掉了下去,那只丧尸后背触地的瞬间,它直接原地自爆了,飞溅的血肉染红了边晴云的裙角,她的脸上也溅上了几片血迹,这一切发生在几秒之间,一楼院子里的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仍满脸惊魂未定,屋里的人也出来了,看到院子里的一地狼藉和站在丧尸血肉中的边晴云,表情都很是惊悚。

    尖锐的哨声吹响,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赶到,边晴云抖了抖染了血色的裙子,表情冷冰冰的脸上还带着血迹,看上去竟然如同地狱里走出的修罗一样骇人,刚刚一瞬间爆发出的那令人窒息的精神上的压迫感还没完全消散,饶是心智再坚定的人,被她扫一眼也会有一丝畏惧蔓延上来,忍不住后退一步。

    陈令脱掉身上的外套,盖住了她满身的血色,看向地面上残缺不全的碎肉块,眼神里满是厌恶。赵将军这才如梦初醒的令人处理场地,声音里有难以掩饰的慌乱。

    头发微微有些散乱的陈母从二楼下来,后怕的上前去,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看到边晴云一身血,还以为她受了伤,陈令说没事才放下心来,跟着一起去了休息室里,好歹得把身上溅到的血肉洗干净才行。

    陈父在休息室外和赵将军一起处理后续的事情,所有宾客全都进了屋子里,还在为刚才见到的那一幕而腿软不已,精神上的那种压迫感更是令他们十分不安,就算之后卫兵报告说外面的危机已经解除了,宴会的气氛仍是没能再热络起来,全然被恐惧的阴影笼罩了。

    陈母在场,边晴云不好对陈令说什么,换了衣服,用水简单清洗了一下裸露的皮肤,又消了毒,表情始终凝重,这又是一只五级丧尸……她七级巅峰的精神异能竟然不能制住这只丧尸的行动,而且最后那一刻,与其说是被她攻击,不如说是那只丧尸自己自爆了。

    “妈。”陈令微微蹙眉:“你稍微回避一下。”

    陈母刚想问两句,就看到陈令抬起边晴云的下巴,直接亲了上去,顿时一愣,脸微微发热的扭过头出去了。边晴云仰着头与陈令交换了一个湿润的亲吻,分开的时候气息都紊乱了,陈令摸了摸她脸上之前溅到血的地方,低声道:“以防万一。”

    边晴云平复了一下气息,道:“你感觉到了吗……这东西和上一次我们遇到的那个五级丧尸又有些不一样了……”

    陈令点点头:“我没想到这些东西能把气息隐匿到这种程度……”

    边晴云说:“它是冲着这一屋子人来的吗?”

    “也许。”陈令道:“上一世这类袭击很多,我并没有注意,现在回想一下确实是有这个可能。”

    边晴云闭了闭眼,再睁开眼的时候神色已经恢复了:“好了,出去吧,外面那些人该吓坏了,我刚刚太着急了,没控制住……”

    “这也不是坏事。”陈令又亲了一下她的唇角,深沉的眉眼浓的如同墨色,望一眼就能把人吸入其蕴藏的风暴中:“今晚过后,他们就都知道你了。”

    边晴云失笑:“你……”

    陈令吻了一下她的额头,道:“我说过,你有的一切都都会全部还给你的。”

    这是上一世陈令走之前说过的话,边晴云没想到他还记着,更没想过陈令会用这种方式实现他的诺言,果然不论什么时候,这个人始终是一言九鼎的。

    陈令在想什么,她忽而彻底理解了。边晴云上一世是川渝基地的二把手,实力强悍,从来目空一切,谁的气也没受过,更不用看谁的脸色,违背自己的意志对什么人曲意逢迎,她是骄傲而自尊的,那样嚣张而耀眼的人,陈令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把她一直囚在自己划定的范围内,做自己的附庸,他想让所有人知道,边晴云是站在他身边,而不是跟在他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