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自临渊台一番波折后,润玉便命人封锁了临渊台,严禁天后靠近半步。邝露的行动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无论去哪里都有一众仙娥紧紧跟随。她索性也不出去了,只偶尔在璇玑宫附近走走。

    这晚,润玉不曾来璇玑宫用膳,邝露一人草草喝了碗蜜雪粥,遣了宫娥,独自一人出了璇玑宫,不觉中进了殿旁紧邻的竹林内。只见幽暗深沉的湖水边,一个白衣少年正合眼枕着一块圆润的大石头休息,上半身人形,下半身却是一条月华粼粼的鱼尾,不,应该是龙尾,这少年正是润玉。他换下了天帝的制服,只做寻常休闲打扮,白衣胜雪,一如夜神当年。似感到邝露到来,润玉一下睁开眼,眼神迷朦,很快便恢复清明,见邝露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尾巴,俊脸一红,蓝光一闪,那条银白珠光的大尾巴就化成了双腿,他略整衣襟站起身道,“刚阅了公文,接见了几个外史,与太白金星小酌两杯,一时忘形,让露儿见笑了。”

    ‘’可算是看到你的真身了。‘’邝露心想。

    “露儿还是第一次见到我的真身,莫要笑话我形貌丑陋才好。”润玉道。

    邝露微觉讶异,她自是初见润玉真身,难道锦觅也不曾见过吗口中却道,“怎会,我第一次见,方知龙尾竟是这样光华璀璨”说着,脸便红了,眼角余光扫向润玉刚枕的那石头,见石下一丛墨绿的叶子,中间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小花,竟有两种颜色,红白相间。润玉也顺着邝露的目光看去,微笑道,“是满天星。上古霁神赠予爱妻的礼物,不想这里竟也会有,还一株花开两色,真是有趣!”

    满天星,这里竟有满天星!邝露忽然感到心底涌起一丝暖意。润玉的龙鳞她一直放在元神里,自入了试题,她几乎都感觉不到这片龙鳞的存在了,可是如今她又能感应到龙鳞的气息了。

    一幕幕场景在脑海中串起,归梦丹的用途,锦觅的阴谋,瞬间消失的昙花,临渊台的死亡引诱,竹林内的真身初现,石下的双色满天星……原来如此,原来这就是试题的真相。如拨云散雾,邝露缓缓抬起头来,心里已如明镜,她深深望着润玉,润玉也深深望着他,情意绵绵的双眸如梦似幻,让人沉醉。

    “夜深了,露儿,我送你回去吧。”

    “好。”

    明日初八,宜嫁娶,是天帝娶亲的好日子。昨儿初六润玉依旧在勤政殿批了一晚的折子。卯日星君上值,天边曙光初现,邝露端了热茶糕点进去的时候,润玉刚好在打盹,一只手撑头,面容恬静安详。邝露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让宫娥退下,轻步上前,放下手中的食盘,想了想,又从架上取下一件银丝月光缎的披风轻轻盖在他身上,然后便静静打量润玉。

    她所见的润玉,多是隐忍的,压抑的,虽卑以自牧,待人接物极尽妥帖细致,却鲜少开怀,即使面上挂着笑容,眼底也藏着哀伤,也许他只有睡着了,才会这般平静放松吧。这么想着,邝露不禁伸出手去,想要描摹那帅气的眉眼,润玉却一下子醒了,看了看身上的披风,笑道,“露儿莫非忘了,我早已是上神之身,风寒不侵的。”说毕又笑道,“还是露儿在学那凡界贤妻,如今也知体恤关怀夫君了”

    邝露不接他话头,只道,“我知你最爱天水香,这披风我命人用天水香熏过的,你可喜欢”

    润玉低头嗅了嗅,笑道“露儿有心”

    邝露见他一夜公务,刚又打了盹,发丝有些乱,便上前,取梳子蘸了碧花水为他梳头。取下金玉发簪,让如墨秀发倾泻而下,手指穿梭其间,先用梳子仔细梳理,那发丝柔软光滑得让邝露差点拿不稳手中的梳子,她定了定心神,娴熟地为他绾好头发,将簪子插上,如此方算完工。

    润玉只是微闭着双眼,轻靠住她,神情放松,似是享受。

    “陛下可知何为无瑕之心,冰清之爱”

    “无瑕之心传说那是上古圣人魂魄所聚,世间万年不遇,至真至善至美。有此心者是天生的修仙奇才,修行一日千里,每每历劫总会逢凶化吉,更上层楼,注定要位列上清天。可是冰清之爱却是无瑕之心不可逾越的劫数。”

    “什么劫数”

    “大爱无私,而男女情爱大多自私,故修道者常断情弃爱。无瑕之心为修道而生,大多是无情无爱的。若是这无瑕之心对谁动了情爱,那便是冰清之爱了,冰清之爱对爱人无私无悔,毫无保留,是世间最真挚最纯粹的情感。然而无瑕之心者动了冰清之爱,便如明珠蒙尘,无瑕变有瑕,再难悟道归真了,实是可惜!”

    原来如此。

    “露儿,明日便是你我大婚了,我真的好高兴。这一天我似盼了千年万年,我已等的太久,如果这只是一场梦,就让我永远不要醒来,好吗”

    是该做出决断了。邝露下定决心,望着那双深情的眼,道,“陛下,今晚彩虹桥下,我有话想对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