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桃花咒既解,邝露终获润玉允许去翼渺峰寻朱鹤王子。临行前,润玉终是不放心,特从破军手下调了俩得力小兵,名唤何忧与吴惧,与邝露随行。

    “此番你二人须保护好上元仙子,回来本座重重有赏。倘若上元仙子有何闪失,你们从此也不必回天界了。”

    “是,属下谨遵陛下圣谕,就算拼了性命也会护上元仙子周全。”俩小兵应道。

    润玉交待完毕,一回头,见邝露正在背后冲他扮鬼脸,不禁莞尔,笑道,“一路小心。”

    三人入了翼渺峰地界,便隐去仙气,邝露扮作一公子哥,俩小兵作书童装扮,一行人自云是外地游客入山赏玩。

    这翼渺峰怪石磷立,蜿蜒崎岖,山里多奇花异草,云雾缭绕,虽风景秀丽,但与寻常山峰也并无不同,唯一一点就是特别宁静,人烟稀少,三人在山里走了半日,别说什么朱鹤王子,半个人影都未曾见。

    “公子,这翼渺峰虽然寂静,但一路下来丝毫不见邪气,反而隐隐地能感到些许灵气,不知何故。”小兵吴惧道。

    “许是此处风水极佳,也或许是有世外高人在此隐居。无论怎样,我们不可掉以轻心。”邝露道。

    说话间,三人竟走到一处悬崖边,崖上山风凛冽,崖下云遮雾绕,不知深浅。

    “公子,这前面没路了,我们换个方向吧。”小兵何忧道。

    邝露刚想答应,忽而腕上幻珠蓝光闪烁,那悬崖竟凭空伸出一道铁索桥,遥遥伸向对岸。

    “想不到这里竟有幻术布下的障眼法,恐怕先前那些来寻的人多半被诱去了他处,看来朱鹤王子极有可能在铁桥的对岸处,他的失踪果然与穗和有关……”

    邝露暗忖,对俩小兵道,“大家小心。”三人便踏上了铁桥。

    谁知脚刚迈上铁桥,周遭竟风景突变,哪里还有什么悬崖,什么铁桥,映入眼帘的明明是一座茶棚,背倚一片茶林,环境清幽。

    那茶棚的小二见有人来,忙热情地上前招呼道,“三位客官,可要喝点什么吃点什么?”

    邝露三人相互对视一眼,邝露点点头,“如此,来一壶热茶。”

    小二应了一声,甩一下肩上的巾子,便进去了。三人也入得茶棚,茶棚里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客人,时不时说笑几句,还有几名伙计穿梭其中,上茶上点心地忙活着。

    先前招呼邝露一行人的小二很快便端着一壶茶出来了,他殷勤地招呼三人坐下,仔细擦了桌子,这才放下托盘,一一摆好茶杯,一遍沏茶一边笑吟吟道,“三位客官且尝尝,此茶名唤流芳滴翠,是我翼渺峰的特产。”

    茶汤入杯,立时腾起一片芬芳,中间还透着阵阵茶叶独有的清香,不禁举起杯来,只见汤色清澈,茶叶翠绿欲滴,再饮上一口,入口初时微微苦涩,随后回味甘甜,加之茶香幽远,竟让人如置身于初春美景一般心旷神怡,的确是好茶!

    看着三人饮下,小二面露古怪,瞬间便恢复如常。“不知小哥在这茶棚里可曾见过一锦衣公子,带着一队鸟族精英将士?他大概这么高,身形健壮,衣饰华贵,喜着红衣,色如烈火…”邝露将临行前看过的朱鹤画像大致描述了一遍。

    小二只道,“不曾见过。”

    “那又可曾听有客人提及过鸟族朱鹤王子之事?或者有兵马前来探听?”邝露又问。

    “亦不曾。”,说毕,小二笑道,“三位定是远客外来,不知我们这翼渺峰的典故,才会如此问。”

    “愿闻其详。”邝露笑道。

    “这翼渺峰本是上古时代的一座荒山,条件艰苦,草木难生,历来是我鸟族重犯的流放之地。后来有一天,我族神勇大将军青翼将军奉族长之命入山巡视,在山脚遇一盲眼老妪拉住他哭诉,只道当年她的独子因在沙场做了逃兵,后来被抓回,受惩流放在此,从此再未归家,老妪思子心切,又不得入山,便在山脚日日守候,因夜夜心碎流泪,致双目失明。青翼将军动了恻隐之心,便赦免了老妪之子,让他们母子团聚。后来,青翼将军又令人传授这些犯人种茶之术,将他部落里的至宝流芳滴翠的种籽传入这翼渺峰,并言之凡能种成功者,便可得到赦免,回家与亲人团聚。

    流芳滴翠极具灵性,不近污秽,唯真正改过自新者,心中浊气尽消,方可种植成功,而那些人在种茶的过程中辛勤劳作,不断探索,又得茶香熏染,也能更早幡然悔悟。

    翼渺峰因着不断地种植流芳滴翠,环境也发生了变化,渐渐山中绿树环绕、百鸟鸣唱、流水潺潺,竟成了风水秀美之所。那些囚犯们渐渐都得了感化,有的回家与亲人团聚,有的就留在了这山中继续种茶植树,悟道修行,竟渐渐日有所成。青翼将军出自鸟族神鸟部,流芳滴翠本是他部中秘宝,种植不易,产量极其稀少,他为了感化鸟族中犯错之人,甘愿献此珍宝,而那流芳滴翠从此也在这翼渺峰落地生根,枝叶繁茂、郁郁葱葱,成了一方特产。可以说,如今六界之中,唯有我们这翼渺峰可以种出流芳滴翠。”

    “青翼将军?为何我们竟从未听过他的大名啊?”何忧问。

    “此事说来话长了。”小二一边殷勤为三人续茶,一边道,“后来,鸟族族长失德,竟插足于天界的权位之争,至荼姚登上后位,更是变本加厉,为了天帝一己之私连年在我鸟族调兵遣将,四处出征,皆是不义之战,族人多夫妻离散,骨肉分离,人心日渐涣散。青翼将军不忍见族人受苦,也不愿发动内乱加剧百姓之痛,遂带着神鸟部亲信隐居于这翼渺峰中,一些得其宽佑感化后来留在翼渺峰的人也主动加入其中,遂有了如今的神鸟一族。不过他们居住之所设有结界,寻常人是靠近不得的。

    翼渺峰如今山青水秀,又得神鸟族的庇护,早已不再作为流放之地。不仅如此,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任何军队不得入山。偶有不遵先人嘱咐擅自带兵闯入者,大多都会被困于各种阵法之内,直至人困马乏方被释放,一旦出阵都仓皇逃离了。所以客官之前询问是否有人马经过此处,可见是不了解我们这翼渺峰的典故了。那位朱鹤王子纵然是带了人马前来也必要乔装打扮一番,化作寻常商队。更何况他是神鸟族公主青鸾之子,更不会忘记这条铁律。”

    “青鸾公主?”邝露道。

    “是啊,此事在翼渺峰之外,知之者甚少。但于我翼渺峰,却绝非什么秘密故事。当年仙鹤未做族长之时,只是一闲散贵族,喜四处游玩。有日他入翼渺峰踏青,巧遇青鸾公主,二人一见钟情。后来青鸾公主下嫁于他,还带去了神鸟族兵符青鸾印。后来他能顺利登上族长之位,一来他心性宽厚,鸟族渴望和平,需要一位仁厚的族长,二来就是因着那枚青鸾印了。

    虽青鸾公主与他成婚后不久就病逝,青鸾印也下落不明,但他毕竟神鸟族的女婿,也是使青鸾印重现鸟族的希望。虽然神鸟族避世已久,然族中长老多认识此印,知道若得神鸟族为后盾相助,鸟族必得安稳,故一力推举仙鹤上位。

    近年来啊,这入山寻人的倒是不少,不过他们不是寻找什么朱鹤王子,而多数是来此打探神鸟族行踪的。有传闻,青鸾公主并非病逝,而是因为某种原因回了神鸟族。她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这翼渺峰。”

    那小二倒是见识丰富,一段鸟族传奇就这样说书般娓娓道来,三人听得入迷,不知不觉中一壶茶就见了底,邝露刚想让他再上一壶,忽见他嘴角绽出一丝古怪的笑意,只听通通两声,何忧吴惧二人已经伏桌昏睡过去,邝露心里一惊,佯作推了二人几下,便按着额头,低吟“头好晕!”趴倒在桌上。